《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2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到了夏文博,自己将凭空多出两个可怕的仇敌。
  除此之外,关键中的关键还在于,夏文博上任才一个月左右,这样的人被一棒子打倒,伤害的不是夏文博本人,应该是整个清流县的县委常委,人们会把嘲笑和不满都发泄到常委们身上,他们将会成老百姓茶余饭后的一个笑资。
  有人会说他们瞎了狗眼。
  有人会说他们有眼无珠。
  还有人会说他们是一群混蛋。
  这的确也是一个无法解释的事实,刚刚被他们推到位上的人,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家伙。
  所以,铁军才会对着这个份实名举报信,看了足足有两个小时,却一直拿不定主意。
  从举报信上看,事实几乎很详细,因为这家石材矿在手续上没有完善,无法进行正常的年审,老板连续的找了夏文博几次,最后夏文博提出了要求,他要好处费,说只要给钱,他就可以帮他摆平此事。
  情急无奈的张老板,为了石矿的正常经营,不得已,今天一早拿出了十万元,按照夏文博给出的银行账号打了进去,可是,刚刚打出了钱,夏文博又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说自己要参股这家石材厂,不然还是不给通过。
  张老板一气之下,当天下午就到纪检委来举报夏文博了,他说他怕夏文博会贪得无厌,一直敲诈他。
  以铁军对此类举报的经验判断,这应该是一个真实的举报,因为里面的细节合情合理,还有夏文博的银行账号,这可是不能瞎编的事实,谁会用这样的手段来诬陷别人呢?那是自讨苦吃。
  面对这样的事情,铁军一直深恶痛疾。

  他站起来,在办公室来回走动了几圈,又站在窗口,对着夜色沉思了好久,他决定,这样的人不能轻易放过,就算会危及到常委们的声誉,也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只是在处理的手段上要略微的技巧一点,既能收拾了这个贪墨之人,还不要引起别人的议论,更不能给自己树立欧阳书记和袁青玉这样的两个强敌。
  所以,他想分三步走,第一步,先和国土资源局沟通一下,确定一下他们的观点,以免在处理是的时候文局长会死保夏文博,增加处理的难度。
  第二步,这个事情可以假手别人,这个别人最好就是县委书记段宣城,他有实力应对欧阳书记和袁青玉。
  第三步,在调查清楚以后,自己要建议处理暂时迟缓一下,先把这小子调到其他地方,等他被人们淡忘之后,再下重手。

  考虑清楚了所有的步骤,铁军给文景辉去了个电话:“文局长你好,我铁军,你休息了没有啊?”
  “是铁书记,你好,你好,我刚准备休息呢,请问铁书记有什么指示。”文景辉的比平常的语调要亲切热情了许多。
  “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你们局刚去的那个夏文博,对这人你怎么看?”
  电话那头的文景辉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这枚丨炸丨弹就要爆炸了,今天一天,他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有几次,他看到夏文博在自己面前晃悠,他都在心中冷笑,他真想看到当这枚丨炸丨弹爆炸时,夏文博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铁书记怎么会问起这个人?”他似乎很好奇的问。
  “也没什么,这不要搞个干部摸底鉴定吗,对这人我不太了解,所以问问。”
  “哎呀,我的大书记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工作,注意身体,注意身体啊,至于你说的这个人,我只能说马马虎虎吧,工作能力很一般,不过社交能力倒还有点,最近很多矿主,客户们都喜欢到他那里坐。”
  “奥,这样啊,看来也还是有优点的。”
  “呵呵,这可不好说,局里已经有传言了,说他少年得志,嚣张跋扈的很,经常帮客户给下面同志施压,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是吗?这就不太好了,你是局长,年轻人你要多带带,那就这样吧?”
  铁军挂断了电话,他已经可以肯定,夏文博在局里的人缘关系并不好,这在以后对他的处理和调查中,就会少很多阻力。
  接着,他就要走第二步,让段书记来关注这件事情。
  他拿起了电话,刚要拨,又停住了,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他不能确定段书记休息了没有,迟疑片刻,还是放下电话,等明天自己亲自见段书记了再说吧。
  他把举报信认真的叠好,放进了自己的抽屉,这才揉一下有些发硬的腰,关灯离开了办公室.......
  他离开的时候,夏文博也正准备离开袁青玉的住所,从上次那个早上他像小偷一样战战兢兢地下楼时候,他就想过,以后自己不能在袁青玉这里过夜的,万一那天早上被人撞见了,自己到无所谓,光棍一条,谁爱说什么说去,但袁青玉就不一样了,毕竟她是县长,还是一个很爱面子的女人。
  扭头看看,袁青玉已经睡熟了,看着袁青玉那熟睡的面容,夏文博有心痛了一下,熟睡中的袁青玉皱着眉头,脸上挂着一丝哀怨和伤感,那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轻轻散落在枕头上,让她显得如此楚楚可怜。
  他知道,她在伤感,为一种连她自己都说不清的东西在伤感,袁青玉的忧伤如秋天的树枝,经风一吹叶子哗啦啦落得干干净净,树枝就突兀地指向天空,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了。忧伤伤最痛,伤人最烈。如风镂石壁,如利斧砍柴,好端端活生生的一个人渐渐地被镂空了被削瘦了,变成了微风轻轻一吹就刮得倒的纸人。
  微微叹口气,夏文博想,以后自己一定要对她好点,一个官场女人也是很难,自己以后再也不骗她了,有什么就给她说什么吧。
  第二天是一个好天气,老天爷难得开恩了,竟然给炎热的清流县下了不场不大不小的雨,雨从空中洒向各个角落,它们从屋檐、墙头、树叶上跌下,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最后连在一起,形成水柱。雨点连在一起像一张大网,挂在眼前,各种花草的叶子上都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
  雨点儿落在夏文博的头上、身上,他仰面向上,闭着眼,张着口品着那点点雨珠,顿时,夏文博觉得自己仿佛在细雨的浇灌下又长了许多,他的脚步也轻快起来,整个人都沉浸在了一种迷离,诗意般的惬意中。
  可是,并非所有人都像他这样轻松,至少纪检委书记铁军在此刻就面色凝重,他正坐在县委书记
  段宣城办公室的沙发上,在他的身边坐着段书记,他们的寒暄已经结束,话题正转入了正事。
  “老铁,你认为这份举报信的可信度有多高!”段宣城不动声色的问。
  铁军用沉稳的语调说:“以我的直觉和判断,可信度至少在百分之90吧!”

  “哦,这么肯定!”
  “是的!”
  段宣城默默的点点头:“既然如此,你可以放手调查。”虽然没有明说,但段宣城还是表示了自己的疑惑,如果说举报的是一个正职局长,铁军过来请示那情有可原,毕竟一个正局长关系重大。
  对一个区区的副局长,段宣城以为铁军如此谨慎就有点不太正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