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在点出“正厅升副部”的事后,就在观察张燕的反应。他发现对方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显然果有其事,看来自己是歪打正着。他当时不禁暗暗自得,但事后内心也多少感觉不光彩,不过随即他就释然了:情势所逼,不得不为,何况张鹏飞也没少背后使坏。
  从周五的谈判看,虽然什么成果也未达成,对方只留下了“一月为限”的约定,但谈的还算坦诚,最起码看到了希望。对于对方来说,自己提的条件确实苛刻,不知道对方究竟能不能接受,能接受多少。
  在那天张燕走后,楚天齐本来也想过是否要向王永新汇报,但想想还是算了。现在只是和对方见了一次面,没有任何实质成果,没什么好汇报的。而且他也不想把谈判的详情讲给任何其他人,他担心这些详情会扩散,对最终处理此事未必有好处。他也明白,张燕到来的事,王永新肯定会得到汇报,薛涛也会知道。所以他这次下乡做安全检查,既是工作需要,也是为了躲避书记、市长询问此事,过几天也就淡化没人再提了。

  不曾想,市长还是来了电话。楚天齐觉得,应该肯定是要询问张燕上门谈判的情况,市长总不会主动说拨款的事吧。不过今天还真得找机会说说款项的事,见市长一次不容易,尤其春节前更加不易,何况那边还等米下锅呢。本来想着周三再找,现在他才意识到,周三恐怕已经有些晚了。
  一路上都在想着事情,只到汽车停在政府楼下,楚天齐才收回思绪。
  从汽车上下来,楚天齐走进办公楼,直接到了王永新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进屋,王永新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紧紧盯在对方身上。
  被对方看的有些不自在,楚天齐坐到对面椅子上,问道:“市长,什么事?”
  “你又下乡了?”王永新答非所问。
  什么意思?楚天齐不禁纳闷,但还是如实回答:“是,从昨天就去了,检查矿山生产安全。”
  王永新说:“我记得你在十月十日那天也下乡了。”
  “十月十日?”楚天齐一边回想着那天的事,一边心里疑惑对方要干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点点头,“好像是,我当时连着三天查看乡镇房产情况。”
  “还记得当天你是怎么回来的吗?”王永新提出问题。
  “坐车……哦,接您电话回来的。”说到这里,楚天齐多少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又不禁纳闷:有这么巧吗?
  “上次你下乡,有百姓来上丨访丨,这次下乡又有百姓来,而且上丨访丨内容都是你分管的城建工作。”王永新笑呵呵的说,“这些上丨访丨者也太会挑时间了,总挑你不在的时候,偏偏专门来找我这个市长。”
  看看,果然是这事,王永新在怀疑自己下乡的真正目的。上次下乡,楚天齐的确是躲上丨访丨者,因为上该者已经提前找过他几次。他想让上丨访丨者向王永新反映情况,以引起市长重视,但他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这个想法,当然更不知道那些人肯定会在那几天到市里。不过事实证明,那些人果然按自己的预想做了。可这次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居民上丨访丨,只不过是赶巧了而已。
  见对方不搭茬,王永新再次说话:“楚市长,我在和你说话呢。”
  “市长,居民上丨访丨时间正赶上我下乡,这肯定是巧合,至于他们挑没挑时间,我不得而知。”楚天齐无奈的说,“市长,您不应该会多想吧?”他的潜台词就是:你身为市长,不应该胡乱猜测的,那也太失*身份了。
  王永新“哈哈”一笑:“巧合就巧合吧。”
  楚天齐暗道:屁话,这不还是影射我在其中捣鬼吗?因此,他气乎乎的没有接话。
  “现在房改试点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王永新忽然换了一个话题。
  这家伙要干什么?刚才的事呢?楚天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市长,到底是什么人来上丨访丨,因为什么事?”
  王永新说:“有上百市民来上丨访丨,要求拆迁改造,刚把这些人打发走。”
  “为什么呀?”楚天齐反问。
  “他们说,飞天和四海那两个项目的原居民,都拿够了拆迁款,纷纷用这些钱去买新房。可他们的房子现在也已老旧不堪,他们要求市里,给改善住房条件,尽快进行拆迁。”说到这里,王永新停了下来,看着对方。
  “哦,原来是害‘红眼病’了。”楚天齐一笑,“不过这也是好现象,说明市长极力筹措补偿款,赢得了百姓认可,赢得了民心。”
  “是好现象。”王永新拉着长音,“他们还说了,要市里多支持房改试点争取工作,多支持楚市长工作。”
  怪不得王永新阴阳怪气的,原来是上丨访丨者的话为自己惹祸了。对方是怀疑这些人受自己指使,在逼宫呢。你王永新心眼也太小了,我在前方冲锋陷阵,你竟然还在这里疑神疑鬼。想到这里,楚天齐“嗤笑”一声:“市长,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一概不知情。他们之所以这么说,我认为是民意,是他们渴望改善住房条件。现在房改试点遇到的困难,我没对任何人讲,也严格要求其他经办人不能随便乱说。今天您既然提到了,那我就正好反映一下。

  房改试点争取和城建规划设计工作,那是在市委常委会上全票通过的,所有常委全都支持。在之后的市政府专题会议上,所有的政府领导包括下属科局也表态支持、配合。可到现在为止,关于这两项工作的经费一分都未到位,我看不到应有的支持。不但如此,竟然连城建和土地的经费也少拨了一半,理由是筹措拆迁补偿款,可为什么除了那三十多个应该出钱单位外,只有我分管部门会被减半拨付呢?我实在想不通。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依然理解市里困难,并没有向您反映,而是让城建局及其下属部门自己想办法。这两项工作已经运行了两个多月,全是他们自己找钱,有人还把自己家里钱垫在了里面。可现在他们根本没有可用的钱了,试点争取工作在关键时刻面临下马的危险,而城建规划设计工作已经暂停。”
  “没拨款?我可是专门强调,必须要保证经费到位的。”王永新显得很惊讶,马上拿过电话,按下免提键,在上面拨着号,“财政局是干什么吃的?”
  “市长,请您不要质问他们,我担心给城建和土地惹麻烦,只要尽快把经费拨下去,就烧高香了。”说着话,楚天齐拿过桌上烟盒,抽*出一支香烟,点着吸了起来。他并没有给对方拿烟,以此表示自己的不满。
  王永新停下手中动作,关掉免提键:“好吧,那我下来让杨永亮跟进一下此事。”然后话题一转,“飞天和四海的事,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楚天齐心里话:这才是你想问的吧。略微停顿了一下,楚天齐谨慎的说:“给对方发了好几次函,一直没有实质效果,但那些函件可以做为以后的一个补充证据,我们的人证、特证太缺了。上周五的时候,鹏燕公司法人代表张燕来了,直接去找的我。她……”
  日期:2017-08-2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