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0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张清扬重复了一遍,然后看向刘文、刘武,说道:“哥俩个,这伙人刚才让娇娇陪他们玩玩,你说这事能算不?”
  “去他娘的,老子整死你们,连我们的妹妹都敢想,弟兄们,往死里打!”刘文听到这话后气得暴跳如雷,在京城让刘娇受到这样的委屈,他这个当哥哥的觉得很没面子。
  这伙大兵都看向肖铁,必竟肖铁才是他们的头,肖铁点头道:“打,他们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
  五分钟之后,场面有些残不忍睹,就连张清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伙大兵都是打人的行家,下手全在关键部位,一人一脚就够要这伙人的命了。现在已经没有人能站着了,断胳膊断腿的,可地上除了朱校华外,却没有留下一点血,还真是打人的专家。
  叶远没有被打,因为被张清扬拎了过来,张清扬指着他对刘文哥俩说:“就是他,要追咱们的妹妹……”
  刘武二话不说,从大兵手上抢过手枪指在叶远的脑门,叶远望着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没有力气站着了,他的全身都被枪管的寒冷冻住了一般,眼前仿佛就是地狱,腿一软跪在地上,随后裤子湿了,然后散发出一股恶臭…“小子,你还追不追刘娇了?”刘武冷冷地问道。
  叶远没有回答,两眼一黑,只听到“扑通”一声,他晕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妈的,真是个软蛋,就这胆子也配追我们刘家的丫头!”刘武把手枪还回去,很无奈地说。

  张清扬知道大家现在都看着自己呢,他也想快点把事情解决,所以低下头对朱局长说:“我知道你是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可我也实话告诉你,你在我们眼里狗屁不是,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说说这件事怎么解决?”
  “这……您……全听您们的……”朱局长坐在了地上,无力地说,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
  张清扬望着他想了想之后才说道:“第一,叶远全家人,明天必须离开京城,这辈子不要在这里出现。第二,你儿子以后见到我们其中的一个人,要绕着路走。第三,这些伤者的医药费由你付责,有问题吗?”
  朱局长望向了叶远的父母,看到他们在一旁正忙着抢救儿子,这些人当中就自己现在还有思维意识,所以点头道:“没……没问题,都……全都答应你……”
  “很好,很好……”张清扬满意地点点头。
  朱局长看到张清扬点头,悬着的心终于入下了,这才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试探地问道:“这……这事就……就算完了吧?”
  “对,叶远的事情就算完了,不过你的事情……我不好说,当然了,你现在可以离开。”
  朱局长不明白什么是“自己的事情”,可眼下这时候顾不得多想,只想带着众人快点离开这人间地狱,一看到那只冲锋手枪,他的腿肚子就发软。
  “开门,快开门,我们是丨警丨察!”就在大家皆大欢喜的时候,大厅门外有人撞门,听声音好像来了不少。
  张清扬心说坏了,一定是刚才出去的人报了警,他有些为难地望着刘文,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刘文知道张清扬有些担心了,所以笑笑说:“没事,让他们进来。”
  肖铁也点点头,对把门的人说:“开门,让他们进来!”

  手下听命把门打开,立刻冲进来十多个丨警丨察,而且手中还都举着枪:“不许动,双手抱头!”
  刘文不吃这一套,笑眯眯地走过去,身后跟着的两位大兵也在肖铁的示意下掏出了手枪,以担心发生意外的时候保护刘文。刘文没当回事地说:“干嘛啊,你们哪个单位的?”
  丨警丨察一看这伙人是当兵的,心就有些发虚,可为了面子不得不硬气地说:“我们是公丨安丨局的,你们是哪的?快把枪放下!”
  “放你个头!”刘文回骂了一句,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本本扔了过去,“自己看看我是哪个单位的!”
  对面的头头接过本本打开一看,吓了一跳,立刻对身后一挥手,丨警丨察们把枪收起来,他走到刘文面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刘中校,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是你们,听到有人报警说拿着枪,我们就赶过来了……”
  说话的这人眼睛环视了一下周围,他看到地上倒着的人没吃惊,看到满脸是血的朱校华也没吃惊,可当他看到朱局长时吓了一跳,心说我们的副局长怎么上这来了?
  刘文仿佛当做这里一切正常似的,信誓旦旦地说:“我们在军事演习,请你们提供方便!”
  “是,刘中校,打扰你们了,再见!”这位又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带着人迅速走开,心说是哪个王八蛋报的警,没事找事!
  张清扬四处扫了一眼,对刘文点头道:“我们撤吧?”
  刘文看向肖铁,肖铁对手下发命令道:“我们先回队里!”
  “是!”二十位大兵收好武器,排着队离开了现场,朱局长又擦了下汗,心说这下子不会有被枪毙的危险了。
  张清扬看了朱局长一眼,轻轻地说:“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话,如果再让我妹妹见到叶远,那……你们这辈子就别想再见到他了……”

  刚刚被父母亲抢救过来的叶远恰好听到了这句话,顿时又晕了过去…“您……您放心,我……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张清扬又接着说:“还有,你如果心里不服气,可以来找我,我就住在京城刘家……”
  “京城刘家……”朱局长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然后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心想京城刘家,就是那位权势淘天的老人,怪不得这伙年轻人如此强硬,原来刘娇是刘家的孙女…这时候肖铁再看向张清扬的目光就多了分敬仰,其实大家都明白张清扬自报家门的目的,就是为了担心对方今后给肖铁找麻烦,所以才把所有的责任揽了下来。
  张清扬对众人一挥手,然后扶着刘娇出来了,来到楼下,他才对刘抗越问道:“刘哥,你怎么会来京城?”
  一旁的肖铁抬手敲了一下张清扬,笑道:“老三,抗越哥哥可是我们的老大,听说刘家弟兄出了事情,他能不来嘛!再说了,你既然早认识他,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吗?他老爸可是我们总参警卫局的局长,刘上将!”
  张清扬十分不满意地打了刘抗越一拳:“好啊你,刘哥,太不够意思了吧,认识你这么久都不知道你的身份!”
  刘抗越笑道:“彼此彼此嘛,我认识了你这么久,不是也不知道你的身份嘛……”
  “哈哈……”大家放声大笑,通过这件事,几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就连刚刚见面的肖铁,也把张清扬当成了好哥们。必竟是世交,接触起来没有隔膜,而且大家又都是直性子,所以容易交往。
  张清扬拉了拉刘娇,问道:“娇娇,事情这么解决了,你不会怪哥哥吧?”
  刘娇摇了摇头说:“我没怪你,我只是担心爷爷怪罪下来,对你不好……”

  张清扬露出一丝得意的坏笑,望向刘文、刘武说:“事情搞得这么大,我就是想让爷爷知道,所以你们到时候实话实说,就说是我让你们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