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4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盛这人很是光棍,给我道歉道:“陆长老,吴盛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小看了您——想想也是,当初掌教真人把你放出去,单枪匹马清理门户,愣被你做成了,更别提之前茅山大战,您一人手刃三百多的一流高手——千面人屠,果然是千面人屠,我特么的真服了,这天下,还有你干不成的事儿么?”
  他说的话让我心里面一阵舒爽,也就不再端着架子了,呵呵的笑,说有啊,就算萧老大,还有陆左我堂哥,这两个干我,哪个都像打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得到了我的确认,吴盛心满意足。
  自家的外门长老如此强势,吴盛精神振奋得很,跟我简单聊了两句,然后说道:“得嘞,您慢慢吃,我再去查探消息,您什么时候回去,让罗胖子通知我一声……”
  我这边挂了电话,慢条斯理地吃完,感觉还没有怎么饱,又点了些。
  我吃饱喝足,又去附近看了一早场电影。

  片子是烧脑片,我早就想看来着,一直静不下心来,现在好了,事儿办完了,心里敞亮了,就耐得住性子来。
  《心迷宫》。
  看完这场我觉得是目前最好看的小成本悬疑电影,我回到了茶馆,结果吴盛和罗胖子都在这儿等着我。
  他们瞧向我的眼神,都有些怪异,显得十分尊重。

  我挠了挠头,说你们别这样,搞得我都不自然。
  两人都笑了,恭维我,说还是您老人家有魄力,说叫杨康三更死,不能留他到五更。
  我说甭废话,说后面。
  吴盛跟我汇报,说今天这事儿闹大了,好多人都懵了,原本设好了圈套,好多势力都在看着,结果还给您万军丛中去了首级,最关键的是还让你走了,而且都没有人知道是谁,这事儿可闹大发了,不但公家一头雾水,江湖上也是暗流潜涌,但总之一句话,洪家这一次,脸是丢大发了。

  具体的事情,还在打探,吴盛着急忙慌地跑过来,主要是想表达一下内心里对我的崇拜。
  我告诉他,别这样。
  个人崇拜,不是一件好事情。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黄胖子打来的。
  他告诉我,说总局的孙英雄,托人跟他递了一句话,说石中剑在他那里,让他有时间过来拿。

  要是没时间,他叫他儿子给送到梁溪去。
  呃……
  说完这些,黄胖子问我,说陆言,你说我该怎么办?
  呃?
  我犹豫了一会儿,说你怎么想的呢?
  黄胖子在电话那头笑了,说我的大兄弟,我当然是看你的态度了——你若是不同意,我肯定跟他硬刚到底,爱谁谁;若你点了头,那把剑毕竟是我老子传承下来的,我这些年的心思和精力也有大部分耗在了那上面,肯定是不能丢的。
  我说关我什么事?
  黄胖子说你老哥就别在这里跟我装了,洪天秀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人一击必杀,杨康在洪天秀的追悼会上化作灰烬,但凡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谁在动手。
  我说你可别往我身上泼脏水啊,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黄胖子说我的意思,是这把剑,拿不拿,您给句准话啊,我也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不是?

  我说孙英雄那老东西前些时候还琢磨着把你们慈元阁分割成几大块,恨不得让你们都拆了,现在又眼巴巴地递话给你服软,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黄胖子说不知道,你要是点头,我就回京都来看看。
  我说凭什么,他们明抢过去的,现在还得咱们屁颠屁颠儿地过来拿?让狗日的送过去,送到梁溪去。
  黄胖子嘿嘿一笑,说得,我也是托了你的威风爽一把,出口恶气。

  挂了电话,我回头把这事儿跟罗胖子提了一回。
  稍晚的时候,吴盛来电话了,说徐师兄开完会,出来之后,第一时间通知了他,让他带我过去,直接去他家。
  徐淡定出山,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
  吴盛派来接我的车在路上,司机是我认识的吴猛,上了车,小伙子一脸崇拜地看着我,弄得我挺不自在的。
  徐淡定家离外交部并不算远,我跟他虽然算是比较熟悉了,但还是第一次到他家来。

  大概是职业的关系,他这儿的安保也挺严格的,吴猛送我上了电梯,敲开了门之后,这才离开。
  家里出了徐淡定和吴盛之外,还有徐淡定的夫人和一儿子,和他母亲。
  他儿子已经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了,长得一米八的高个儿,坐在角落处,我走进来的时候,徐淡定正穿着围裙做饭呢,过来帮忙介绍了一下,让那少年叫叔叔。
  少年郎有些个性,心不甘情不愿的。
  饭菜准备得差不多,我来了,就直接吃饭。

  餐桌上面不谈公务,简单吃过之后,把桌子留给母亲和夫人,徐淡定领着吴盛和我进了书房。
  吴盛很自然地帮忙泡茶,而徐淡定领着我坐下,对我歉意地说道:“这几天一直在开会,答应了我爱人回家吃饭的,又挺想见你,就让吴盛把你直接交到了家里,怠慢之处,还请多见谅。”
  我笑了,说难得有机会尝一尝徐师兄的手艺,求之不得呢。
  简单寒暄过后,当书房里只有我、吴盛被他三人之后,徐淡定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了起来:“我这边的会还没有开完,就收到了许多的话,一出门无数的消息就传进了我的耳朵,而最多的,你应该也知道,就是关于洪天秀和杨康的死。”
  我说是我做的。
  我说得坦然,因为我根本不打算隐瞒徐淡定,而他也笑了,说这事儿我知道,不过有人问,我自然是否认的。
  我说没有人为难你吧?
  徐淡定摇头,说为难我的没有,不过那帮人倒是明里暗里地套话,给我顶回去之后,又想要通过我,跟老鬼,还有老鬼请来的人传个话。
  我说什么?
  徐淡定说有人提出来,说江湖上不管怎么样,都得讲理、讲公义的,不能为所欲为,真的要凭着自己的性子来,想杀谁就杀谁,掀起白色恐怖的话,是会受到整个江湖憎恶和唾弃的……
  我说这话儿听起来怎么那么酸?
  徐淡定抿了一口茶,然后说道:“讲句实话,我也给你这两次的出手给惊到了。”
  啊?

  我说为什么啊?
  徐淡定说如果是搁在平日里,无论是洪天秀,还是杨康,这两人就算是死,也绝对不可能有多轰动,关键是你做得太漂亮了——洪天秀是众目睽睽、甚至还在孙老的面前动的手,一击必杀,远遁千里,而杨康更是在重重包围之下击杀,你让那帮人怎么想?
  日期:2017-01-21 09: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