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1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的真的吗?你真到西汉市了?快说,你住在哪里,我周末就去看你!”
  “看什么啊,我这样的寡妇有什么看头,你就不怕见光死?”
  “不怕,这有什么可怕的,我又不是图你的色,对不对!”

  “嘻嘻,我相信!你就是图手是吧?”
  夏文博直接无语了,这娘们能把人往疯里顶啊,他气咻咻的发了一个怒气冲冲的qq表情:“你太没诚意了,就是见个面,我又不会劫财劫色,你担心个毛啊。”
  女人沉默了一会,才说:“明天我一大早还有很多事,今天先聊到这里,你也累了,休息吧!”
  “嗨嗨嗨!”夏文博连续的发了好几个问号,那面再也没有回话了。

  面对这样的一个女人,夏文博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叉掉qq的对话框。
  夏文博也的确有点困了,不要看有的事情很短暂,但兴奋的强度太高,困就是必然的。
  他一点点的往下出溜,把头放在了枕头上,打一个大大的哈希,关掉台灯,闭上了眼睛。
  “叮咚!”
  手机又响了一下。
  夏文博像弹簧般‘呼’的坐了起来,整个人也全部清醒了,他预感到那个女人要答应和自己见面了,他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打开了手机。
  且!
  不是qq信息,是韩小军发来的一条短信,他带着一点点失望,打开一看:“夏文博,我在茉莉家的大衣柜里躲着的,真他么的邪门了,他老公突然从外地回来了,哥们,你说刺激不刺激?”
  夏文博看着短信,叹口气,心里想,娘的,那我们就让剧情演变的更刺激一点吧,他默默的拨通了韩小军的电话......

  第二天一早,国土资源局召开一个会议,文景辉主讲,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新意,几乎还是老生常谈,什么主意纪律啊,勇于开拓啊,解放思想等等。
  夏文博听得不是很专心,他一直在等着,等着文景辉提到元山张老板的事情,他想,昨天文景辉三人在一起,绝对不是去谈什么风花雪月,一定和张老板的事情有关。
  他设定了文景辉有可能寻找的几个借口,他可能会说先让张老板的年审通过,下一步在让他补办手续,他也可能会说,一切从大局出发,但夏文博是想好了,不管你们用多少借口,不按程序来那就是不行。
  可是,直到会议结束,文景辉一个字都没有提到张老板的事情,这到让夏文博有点奇怪了。
  他有点疑惑的看着文景辉离开会场。
  “夏局,今天发奖金,我把报表一会给你送过去。你看看有什么需要提示的。”
  夏文博一回头,是局财务科的黄科长,她正面带微笑直视着他。

  “我就不看了吧,黄姐办事肯定没错。”
  夏文博早就听说过,这个黄科长就喜欢别人叫她黄姐,虽然她已经50多了,但依旧是个非常注重自身外在仪表和容貌的女人,她处心积虑地割开了眼帘上那层双眼皮,肯定不是为了让年轻小伙子称她为阿姨。
  “小夏局长你这么相信黄姐啊!”黄科长表情夸张的说。
  “那是必须的,”
  “我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黄科长嘴巴向右斜过的动作,透露出其内心的欢快,她伸出兰花指点点夏文博,然后丢下了老嗲的声音:“小夏局长太客气了!”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斐雪慧他们办公室门口,夏文博不由的停住了脚步,看向了里面,办公室里有几个女孩和斐雪慧,她们都在忙于各自的事情,余光里的她们也觉察到了门口有人,不约而同地转过了头。
  夏文博就看到斐雪慧,她穿着深色无袖收腰的连衣套裙,露出了白色的领口和白色的长袖,衣装凸现出她的修长与窈窕,深浅配比显露出她的清新和优雅,站立姿态则是表现出她的文静及教养。然而,最让夏文博心动的,还是那一头乌黑顺服的长发,它顺滑、笔直而又柔软,还透着一丝护发素形成的光亮。

  黑色的长发覆盖于深色的衣裳,深色的衣裳反衬出微亮的长发,谁敢说素装的女人缺少风情,这窗前的身影正是柔美中的成熟和吸引!
  而斐雪慧正看着夏文博,久久地,她没有把目光离去,因为夏文博没有与她对视。夏文博渴望与她的对视,又害怕这样的对视,因为对视可能会让她把视线转移,夏文博思忖着如何读懂她真实的情感。
  “小夏局长,那我先上去了。”黄科长打断了夏文博的思绪。
  “嗯,好的。”
  但黄科长却没有走,她露出了八卦的本性,对夏文博说:“小夏局长还没对象吧!”
  “呵呵,还没。”夏文博心里想尽快地打发她。
  “小夏局长啊,你是不是看上里头的小姑娘了,你要看上谁,给黄姐讲,我帮你去说!”
  夏文博的脸唰地红了下来,连说:“没有啊。没有啊。”
  黄科长那割过双眼皮的眼睛因为堆笑在一起而变得越来越小,但她的眼光却因聚焦而愈加具有穿透力。
  眼见夏文博露出了明显的窘态,黄科长大概是动了她女性特有的恻隐,笑着离开了。
  这时候,夏文博瞥见,斐雪慧迅速将脸移往了别处,她的动作预示着,她不愿意主动和夏文博打招呼!

  夏文博迟疑一下,也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掏出电话的时候,他想到了应该给袁青玉解释一下,他把电话直接打到了袁青玉的办公室的座机上,刚好袁青玉这会也在,夏文博给她说昨天局里有点事情,没能过去,等事情忙完,他看时间太晚,就没有打扰袁青玉。
  他有意的隐瞒了自己陪苏亚梅的事,他怕把这些说出来,袁青玉会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他觉得真是个善意的谎言,心里并没有一点愧疚。
  袁青玉一点都没有怪夏文博,她说他理解夏文博的工作,还说自己昨天本来也很累,所以早早的就睡觉了。
  “没事的,文博,新单位你还不熟悉,多用点功夫是对的。”
  “谢谢你的理解,等闲一点了,我们好好聚聚。”

  “摁,好的,另外文博啊,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熬夜太多。”
  “好的,好的,我会注意。”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亲热话,这才挂断了电话。
  听起来袁青玉心情是愉快,轻松的,可是,实事求是的说,袁青玉并没有她自己说的那样轻松,昨天晚上她的情绪很差,下午在县长会议上,蒋副县长和王副县长都在有意的和她为难,两人一搭一唱,讽刺挖苦了好几句。
  黄县长是会议的主持人,那会也像是没有听懂他们的话,还不时的符合几句。
  带着一肚子的憋屈,袁青玉本来希望晚上见着了夏文博,可以依偎在他身边,把心里的委屈给他好好的敞一敞,听到他几句安慰话,然而,她左等右等,夏文博最终还是没有过去,袁青玉的心情也就更差,一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但是,她不能把这样的情感完全袒露给夏文博,她不想让夏文博看出自己对他的依赖和需要,袁青玉内心对自己和夏文博的关系越是担忧的时候,表面上她却会更加显示出的无所谓和轻描淡写的样子,不让夏文博看出丝毫的端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