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26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我慢慢下到挖好的溪沟中。里面很宽阔,大概有两米多深。
  我把削好的木棍尖刺垂直朝上,插进沟底的石缝里,一米之内设置两根,尽量使其居中。一切弄好之后,我爬上溪沟。回头望去,这二十多米长的溪段下面,密密麻麻地排满腕口粗的尖刺木棍,令我成就感十足。再回头看看巨石上的陈霞,我俩都开心地笑了。
  为了节省时间,我伸手接抱下陈霞,要她和我一起做后面的事情。
  陈霞搂着我的脖子,迟迟不愿下来。我用匕首砍细长的枝条。她站在我旁边帮着砍芭蕉叶子,然后我俩把树枝和叶子铺盖在溪沟上面,掩藏下面的陷阱。
  陈霞眼睛闪动,从她的表情和眼神中看得出很担心我,我对她笑了笑,示意她安心,接着一个人向前走去。
  我回忆了那天的路径,然后向泥淖里走。周围的环境又让我想起当日被大群鳄鱼追咬的情形,浑身不寒而栗。
  我回忆了那天的路径,然后向泥淖里走。周围的环境又让我想起当日被大群鳄鱼追咬的情形,浑身不寒而栗。

  走进泥淖三十米左右,我停下了脚步,前面的草丛太浓密,再走很容易被鳄鱼包围,或从后面偷袭我。我把诱饵上的泥巴弄掉,撕开包裹鲜肉的叶子,后退两步,用力抡了出去。抛入泥淖深处。
  捆绑诱饵的麻藤一端还攥在我手里,回头看看陈霞,我挥一挥手,告诉她开始注意。我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前面的动静。这会儿没有什么风,诱饵的味道不容易扩散,但我却不敢大意,不住地观察四周。
  看不到远处的情况,我就回头看陈霞打的信号旗。陈霞左右挥动着叶子,如美丽的少女在翩翩起舞。
  刨挖溪沟和布置陷阱的时候,由于清凉溪水的冲刷,并未感觉到热。而这会儿,正是一天最热的时段,太阳光异常毒辣,照得我脸颊和脊背生疼。
  汗水又一次渗进我的眼睛,除了疼痛。还会影响我的视线。我一旦不确定周围环境的安全性,就即刻回头看陈霞打出的信号。不知道陈霞摆动芭蕉叶子的动作在何时已发生变化,她已经在上下急速地摇晃。
  我立刻意识到了危险,回转过头看泥淖,心砰砰直跳,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昨天被数百只大鳄追咬的情形。
  远处的矮树丛开始抖动,泥水和草枝向上翻涌。我的脸上感觉到气流在变化,那些来势汹汹的家伙,阵容一定很强大,居然把周围的空气也带动得紧张起来。

  不能再等了,鳄鱼群马上就要奔到诱饵的位置,我拉起麻藤转身就跑,手能感觉到那块鲜肉在泥地上摩擦震动。脚掌不断使劲,耳旁呼呼风声,我根本抽不出时间回头看,只觉得后面烟尘滚滚,夹杂着数百猛兽的低吼声。不能让那些凶猛的家伙咬到诱饵,否则一切准备会前功尽弃!
  跑到那段约二十米的溪沟处,我腾身越过,脚一挨地,又向前迅速飞奔。麻藤在虚掩的陷阱中间滑过,后端还拉拽着那块鲜肉。我赤裸的上身,被眼前低矮的树枝划得生痛,但我咬牙忍着,狠命地向先前看好的那棵大树奔去。没命地往上爬,往高处爬。
  等无法再向树顶端的细杆攀爬时,我才收住手脚,急忙看身后发生的一切。又是昨天那几百只鳄鱼,杀气腾腾地向诱饵扑来。由于它们体形大小不一,跑在前面一米多长的小鳄,被后面奔跑迅猛的大鳄直接撞翻,肚子和脊背在泥水里黑白交替地翻滚着,待到稳定之后又调整姿势,继续向食物扑来。
  我能感觉得出,这群鳄鱼里的几只大家伙,还保留着昨天没吃到我的愤怒。我骑在粗壮的树干上,倒腾着手臂缠绕麻藤。诱饵很快地越过了陷阱,几十只膘肥体壮的大鳄已经冲过来,三四百斤的大身子,扑通扑通连声响起,压断了搭在溪沟上的树枝,被地球引力嗖的一声拽了下去。

  紧接着沟底传出沉闷的悲鸣和哀吼,我想最少有五六只身子透气了,它们庞大身躯的重量出卖了自己的生命,最容易死在这种陷阱里。我急忙对陈霞打手势,叫她不要向下看,千万靠后站,别滑下去。她一个人站在巨石上确实很害怕,因为那个位置离陷阱最近,残酷的场面近在眼前。
  陈霞站在巨石顶上极力后靠,蹲下之后用手捂住眼睛和耳朵。鳄鱼的数量太惊人了,站在这棵大树之上,眺望过去,整个大泥淖凹凸起伏,泥水四溅,呼呼声中一大片鳄鱼向前蠕动。
  几百只鳄鱼急速奔跑的情景,注目太久会使人头晕,摔下大树。我急忙摇了摇头,让自己迷糊的意识清醒过来。它们扑过来的面积很广,最前沿大概四十多米宽,中间的那些倒霉鬼已经掉进了陷阱,两边的疯鳄撞过流荡的溪水,穿进树林想咬住那块鲜肉。
  我不敢再收麻藤,生怕把鳄鱼都引到自己待着的那棵树下。被它们包围起来,活活困死。毕竟我没有长臂猿猴的本领,能在树林里跳来跳去,气死下面拼耐心的捕杀者。
  鳄鱼只能在大泥淖里嚣张,搅拌泥水或撞碎细矮灌木。而这条溪流就像中国棋盘里的楚河汉界,鳄鱼群一旦越过就如兵卒左右被动。
  真要不留神,卡在错杂缠曲的树根团儿里,任凭它粗壮的后腿再怎么蹬挖,也休想解脱,这里仿佛是鳄鱼天然的枷锁和牢笼。
  诱饵很快被扎堆儿叠罗汉似的鳄鱼争抢干净。吃到的开始高耸着脖子,迈着牛气的步伐往回爬;没有吃到的还左右摆动着嘴巴,想再碰碰运气,看看有没肉屑可以捡到,结果寻觅了半天也没有收获,就晃动着大尾巴,抬起粗壮的脖子,翻动两下褐红色琥珀般的眼珠,瞅了瞅四周的环境,感觉有点陌生,再看吃饱的大部分同伴,正朝泥淖里走,也就没有了底气,灰溜溜的成群结队地往回爬。
  陈霞还在巨石上蹲着,双手捂着眼睛,瑟瑟发抖。二十米长的溪沟上面,铺盖陷阱的伪装塌陷了一大半。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仔细看看了地面,鳄鱼差不多都回到大泥淖里了,我便轻轻地呼喊陈霞:陈霞,别害怕,鳄鱼撤退了。你站起来,观察一下四周,给我打信号旗,我要从树上下来了。
  陈霞一听到我的声音,马上站了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左右摆动起芭蕉叶子。
  我知道那是安全了,就爬下树,去收起麻藤,并小心谨慎地走到陷阱前查看。二十多只体态粗壮的鳄鱼已困在下面,有的被戳穿肚子,木棍从它们的脊背中间穿出,棍尖儿上血淋淋的。有的鳄鱼更惨,木棍的尖刺从下颚戳进去,结果从一只眼睛里冒出来。眼球挂在眼眶外面,向下垂着,乌血不断汩汩地往外涌,疼得鳄鱼连张开嘴巴吼我的力气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