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9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子用形动告诉了张清扬他是刘家的人,同时也告诉张清扬刘家的人就要延续刘家的希望。任何事物都是双向选择的,老爷子接受了这位编位孙子的同时也说明他张清扬要接受刘家的一切,荣誉、寄托,与更多的责任,甚至可以说成是一些必需的无法逃脱的义务。无比的荣誉也是一种沉重的包袱,这一刻张清扬才真正理解了老爷子的能量,老爷子的手仿佛支撑着半壁江山,而张清扬永远也无法逃脱老爷子的五指山,任凭你有多么高的本事,你也顶多像只顽皮的猴子一样,在老爷子的手上自以为是的撒泼尿,徒增笑料罢了。

  虽然在老爷子面前完全的失败了,可是他真的很不甘心,他很想努力挺直自己的腰板,努力站直身体,可是腰弯了,腿抖了、脚也虚了。他变得战战兢兢,那位老人太神圣了。像古代君王那般不可反抗,世间的对与错在他的眼里全不重要,他就是正义的化身。可是为什么这些荣誉偏偏要用爱情来做为赌注,这对张清扬来说太过于耻辱。他没想到進入刘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接受老爷子所安排的婚事,这让他的自尊心无法接受,他甚至想站起来逃离刘家,带着刘梦婷远走高飞,带着贺楚涵,梅子婷等等,甚至带着张素玉去过随心所欲的日子。

  可如果真的那样,他又明白那才是真正的失败,那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那是不应该发生的,他张清扬不应该去犯下那么低级的错误。眼前的一切其实早有定数,他只不过还在为了那一点点不值钱的自尊心在和老爷子的权尊还有自己的命运苦苦扎挣,结果是预想中的,是接受还是反抗?这似乎已经不是问题的所在,张清扬发现老爷子并没有给他连择的余地,这仿佛不用选择,而且老爷子是那么的自信。张清扬也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必需接受这一切,因为爱情与整个刘派的政治前途相比太轻了,根本就无法相比。

  什么是大什么是小,国大家小,政治是什么?张清扬此刻更认清了这两个字的力量,政治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容忍,搞好政治就要容忍自己的一些小的慾望,才能达到大的成功。老爷子和“上边的人”完成了一次交易,完成了一次平衡,现在又和自己做起了交易,而且这种交易是那种必需接受的,人生是如此无奈,忍受了二十几年来的张清扬本以为随着老妈的出嫁,正式入主刘家后而改变一切,自己再也不用过忍辱负重的日子了。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十分离谱,他还需要用一颗堅硬的心继续容忍…五年前他为了前途抛弃了刘梦婷,而五年后他还要为了前途抛弃更多的女人,一想到这些他真想大哭一场。他努力晃了晃头,他想让自己的大脑轻松一些,他要努力保持着一种平静,看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平静,可是他所表现的一切看在张丽的眼中都说明儿子好像生了一场大病。

  第151章 不会让妈妈失望
  一步,两步,他从楼梯上缓缓迈下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用力,每一步仿佛都凝聚了他全部的心血。张丽慌了,就连一直保持平静的刘远山都措手不及略显得茫然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这对老情人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盯着张清扬,却谁也不敢开口,他们的目光随着张清扬的移动而移动,他们的心脏随着张清扬的脚步而跳动。张清扬只不过和老爷子完成了一次谈话,甚至可以说是交易,可是再次出现的时候,他浑身周围都凝聚着一股巨大的力量,那是一股令人悲痛,令人生不如死的感觉。

  “儿子,你怎么了……”母子连心,最终还是张丽首先冲了过去,死死抱着儿子摇晃。
  而张清扬仿佛是一块行尸走肉,是一个空的壳子任何反应都没有。
  意识到什么事发生的张丽心痛地摸着儿子的脸,满是自责地问道:“儿子,你说话,是不是老爷子和你提了……提了那事,是不是?”
  “嗯,”张清扬推开张丽,然后坐在了沙发上,呆呆地注视着前方。
  “儿子,全是妈不好,全要怪妈,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们就……”

  “离开?”张清扬颇有一些玩味地盯着张丽,替她说出了那两个令刘远山觉得可怕的字。张清扬说完后就笑了,之前的沉重一扫而光,他认真的看向张丽和刘远山,最后把目光锁定在张丽的身上,慢慢地说:“你不会让爸爸失望,我也不会让妈妈失望……”
  张清扬说完这些话,便起身离开了客厅,去了西厢房那间刘家为他准备的房间。身后的张丽和刘远山面面相怯,仿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似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墙壁上的老式挂钟“滴答滴答”地摇摆着,刘远山才像反应过来似的激动地抓着张丽的手说:“他……他刚才是不是叫了爸爸?是不是?”
  “啊,好像是的……”
  “他叫我爸爸了……叫我爸爸了,小丽……他接受我了……”刘远山高兴的像个孩子,然后扔下张丽一路跑上了楼梯。
  刘远山很不礼貌地推开老爷子的书房,激动地说:“爸,他……他叫我爸爸了……”

  老爷子面无表情,然后不满地抬头瞪了他一眼:“少的轻狂老的稳重,你怎么还没有你儿子稳重,瞎嚷嚷什么!”
  刘远山愣住了,然后像个孩子似的摸了摸头,这才想起了正事,问道:“爸,您都和他说什么了?”
  老爷子劝摇了摇头,答非所问:“我们刘家欠他的太多太多了,真是一个好孩子啊……也许是我太残忍了,让他承受得太多……”
  刘远山不明所以,可也不敢再说什么,发傻地站在老爷子面前,想继续听他说下去。
  “远山哪,我敢说这孩子今后的作为比你比远海都要强!”老爷子重重地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爸,他……接受了婚事?”
  “我到是希望他不接受,希望他对我大喊大叫反抗一下,也许那样他可以舒服一些,可是……他没有,他一点反应也没有,那孩子的忍耐超乎了我的想象……”
  “爸,他……”
  刘远山还想从老爷子的口中问点什么,可却被他不耐烦地打断了,“天不早了,也该睡了,这两天你早些休息吧,结婚很累人的。”老爷子站起来又轻轻拍了拍刘远山的肩膀,“老二啊,好好对待小丽,他给刘家生了一个好子孙……”
  “你干嘛呢?”
  “你干嘛呢?”

  “是我先问你的,你要先回答我。”
  “可是是我先给你打的电话……”
  回到房里,张清扬抛开了心头的烦恼,把电话打给了远在珲水的贺楚涵,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十分想念贺楚涵,十分想听听她的声音。
  张清扬离开以后,贺楚涵就觉得在珲水呆得一点意思也没有,茶不思饭不香的,人都瘦了一圈,整天像丢了魂魂,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了。此刻正横倒在床上捏着电话听着梦中情人的声音,心情舒服了很多。
  “清扬,你在那边还好吧?”两人闹够了,贺楚涵适当表示着关心。
  “不是很好,没什么意思,我……我想你了。”张清扬今天很主动的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清扬,我知道,我……我也想你呢,好想你……”贺楚涵的声音有些哽咽。

  “亲我一下好吗?”张清扬大胆地说。
  “这……怎么亲啊……”贺楚涵虽然好奇张清扬今天的反常,可心里也十分的幸福。
  “对着电话亲一下就好啊,让我听听‘打啵儿’的声音……”张清扬的要求显得很无耻。
  “……”话桶中果然传出了那种令人心动的声音,贺楚涵有些害羞地开着玩笑:“讨厌,大流氓,去京城了还不老实!京城那么多美女,你还看不够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