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2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敬来敬去,李睿敬到了来宾这一桌,也就是张子潇坐着的那一桌。
  刚到桌前,李睿就看到张子潇目光灼灼的瞟了过来,也没敢和她对视,先按尊卑老幼,给黄新年的爱人倒茶,然后按次序一一问候。
  “这是吕家的女婿!”
  “是吗,真是一表人才啊!”

  “谁说不是呢!”
  这是对面几个女宾的窃窃私语之词,话里透出了对李睿这位佳婿的认可推崇。
  “呵呵,小睿真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礼!怪不得我们家老黄总是夸呢。”
  这是黄新年老婆给出的赞誉之词,从中也能看出,她是有很高文化素养的,赞誉成语随口拈来。
  张高松的老婆也不肯落后,出言赞道:“是啊,青曼可是挑了个好老公,真有福啊。”
  李睿听到她们的夸赞,也不说什么,脸上带着谦虚的笑,心里却很高兴,谁不愿意听好听的呢。

  敬到黄小年时,黄小年起身道:“李哥不用客气,我不喝酒,还开车呢,呵呵。你去招呼别人吧,这桌我帮你看着。”
  李睿心说不愧是黄新年的公子,不管真实为人如何,至少表面上表现得热情友好、率真大方,可不像是张子豪、于南那样的官宦子弟,从来都是嚣张跋扈、傲气凌人,拿过茶壶,给他杯里续水,笑道:“你也不用客气,快坐吧,不喝酒就喝点茶水。”
  黄小年持杯谢过,缓缓归座。
  李睿偏过身来,对准了张子潇,留意到她杯里是饮料,便放下酒瓶与茶壶,拿过饮料瓶。
  张子潇翩然起座,双手持杯,一双美目忽闪忽闪的看着他的脸,道:“谢谢啊。”

  李睿也不看她,说了句不客气,给她倒上饮料,放下饮料瓶,拿回酒瓶,便即离去。
  张子潇见他刻意保持与自己的距离,面上没有表情变化,美目里却尽是失落之色,但她很快释然,落座后轻啜饮料,一口又一口,仿佛喝的是世界上最甜的蜜汁。
  李睿回到座位上后,紫萱戏弄他道:“怎么样,对情敌的姐姐什么感觉?”
  李睿一下愕住,道:“情敌的姐姐?什么意思?先说情敌是谁?”

  紫萱觑着青曼说道:“张子豪啊。”
  青曼哭笑不得,道:“张子豪什么时候是他情敌啦?我从来没给过张子豪机会好不好,他又算是哪门子情敌?”
  紫萱道:“那也差不多算是啦。姓李的,刚才那美女就是张子豪的姐姐张子潇,你也认识了吧,对她感觉如何啊?”
  李睿恨恨地看着她,恨不得打她屁股一顿,道:“什么感觉如何?哪有什么感觉。她是女宾,我是主人,仅此而已。”
  李睿心知肚明,紫萱知道自己认识子潇,但不知道自己和子潇的真实关系,现在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当着青曼打趣自己,而并非盘查讯问,也就没往心里去,不过心底却有点担忧,于南还在青阳,他得知韩水被抓的消息后,自然不可能再和韩水继续合作图谋青阳的金矿产业,他肯定会十分不甘,说不定会联手自己,继续这个“大业”,而自己若是不答应,他就可能拿自己和子潇的关系相威胁,那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酒宴结束,李睿与吕舟行夫妻一起,送别宾朋。
  张子潇临走时,给了他一个别有意味的眼神。
  李睿明白她想自己抽时间和她见面,怎奈本次省城之行事务繁多,根本没时间陪她,只能是愧对她的深情厚意了。
  午后,李睿只身驱车,前往省农大,将从文墨诗那里抢救出的唯一一幅画送去给省农大校长迟国华。他出发前已经给迟国华的助理康成夫打过电话,得到迟国华在校的消息后,才赶过去。

  此时吕舟行夫妻已经回家休息,青曼也被紫萱接回家里姐妹小聚,他因此落得孤身一个,可惜也没时间去陪张子潇。
  赶到省农大的行政办公楼下边,李睿把车停好,持画下车,没先上楼,而是给张子潇打去电话解释。之所以没在路上车里给张子潇打电话,是怕通话声音被车里的行车记录仪录下来。
  越野车驶出省团委家属大院后,先往西行驶一段,之后一路向北,似乎有明确的目的地。
  李睿看在眼里,暗暗心惊,试探着问道:“几位大哥,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科级干部,没有什么钱,你们向我求财,可是求错人了。你们别看我开着宝马X5,那是朋友借我开的,不是我自己买的。”
  他说出这话,忽然间意识到说错了话,这样一来,不就把紫萱卖了吗?这四条恶汉如果真是求财来的,从自己身上求不到财,肯定逼迫自己诱骗紫萱出来啊,那她就危险了,想到这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不过转念一想,倒也还能补救,大不了自己抵死不说,宁肯死在他们刀下,也绝对不能出卖亲亲好老婆紫萱。
  那矮胖子回过头打量他几眼,目光凶残之极,咧嘴狞笑道:“你手里是不是有幅画,值几千万?”
  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想多了,他们根本没打自己身上财富的算盘,而是打的那幅《山间老寺图》的主意,愕然叫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那矮胖子笑嘻嘻的说:“这么说是有那么一幅画了,对吧?在你老家青阳,是吧?那么好,现在我们就去青阳,你乖乖的把那幅画交给我们,我们就放了你。”
  李睿大惊,失声叫道:“你们还知道我家在青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嘴上发问,心中却已经想到,这伙人应该是被省农大校长助理康成夫欠下高利贷的债主及手下,因为整个靖南市,知道那幅画的人,就只有迟国华、康成夫,还有山南大学艺术学院那位柳世奇教授三人,首先可以排除柳世奇,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来自于青阳;其次还能排除迟国华,因为迟校长光明磊落,不会向外泄露那幅画的秘密;只有康成夫,既知道那幅画的价值,也知道自己来自于青阳,更是欠下巨额高利贷无法偿还,他最可能有意无意的泄露消息给债主,而对方眼红那幅画的巨大价值,自然就会心生歹意,大举出动绑架自己,胁迫自己交出那幅画。

  李睿想到这一点是想到了,但并未当面拆穿对方身份,因为他担心,自己道破他们的身份后哪怕不知道他们的确切身份,只是揭穿他们与康成夫的勾结关系,他们为了不被警方抓到,事后就可能杀掉自己灭口,否则自己事后报警,让警方直接从康成夫那寻找线索,顺藤摸瓜,他们就铁定跑不了。
  那矮胖子笑道:“这可是你要问的,我就只好告诉你,你认识省农大的康成夫吧,那老小子欠了我们几百万,卖房都还不起,我们上门找他要债,他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把你手里有幅几千万的画的事说出来了。可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也不能凭空去抢你的画吧,所以听了以后没理会。但是刚不久前,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你要去省农大,他就想拿你跟我做笔交易让我从你手里拿到那幅画,而他欠我的几百万就一笔勾销。我想了想,这买卖值啊,虽然有点不够地道,但有句老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就没什么不地道的了。因此啊,老弟你要是怪,别怪我,要怪就怪康成夫出卖你!”

  日期:2017-08-23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