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4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米耗子这下倒是没有推脱,笑道:“少帅,找个人罢了,哪里需要花钱。交给我吧,只要这人在杭州城,给我两个小时,他就是在下水道窝着,我也能给您找出来。”
  他是盗门当代传人,王玄策说米耗子全国三十一个省都有朋友还真不是吹牛,毕竟任何城市,什么都能少,唯独小-偷和妓-女,绝不会少。
  不过盗门的人,跟一般小偷还是有些不同的,虽说都是偷东西,但一个有职业操守,一个没有,差别不可以道里计。
  盗门的人,信奉的是劫富济贫,穷者不偷,善者不盗,弱者不取。
  虽说盗门里面,林子大了,也什么鸟儿都有,但整体来看,还是当得起“侠盗”二字的。
  米耗子打了包票,陆羽也就放心下来,当真闭目养神了。
  晚上十点样子,陆羽醒来,发现车已经停在了一个足疗中心外。
  当今中国有十四亿人口,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人不啻于大海捞针。
  不过对于米耗子这种专业人士来说,在知道对方姓名身份家庭地址等讯息之后,要找到陈咬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见陆羽睁眼,米耗子便直接把陈咬银现在具体位置告诉了陆羽。
  这就是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办的好处,省时省力,还不用操心。
  陆羽伸完懒腰,做了个眼保健操,点了一支烟,方才去找陈咬银,等他推开房门,在满屋香艳中从容坐下,对着陈咬银吐了个烟圈的时候,陈胖爷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小爷是谁,直接破口大骂,说你他妈吃多了,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陆羽吹开了烟雾,笑着说道:“陈胖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儿呀,昨儿咱俩还你侬我侬的,今儿就不认识人家了?”
  陈咬银看清楚是陆羽,直接被吓得阳痿不举了,本就不大的话儿缩成一条小蚯蚓,慌张中用浴巾盖着,说道:“陆羽……不,陆爷,这是哪儿阵风把您给吹来了,您来找我干什么?”
  他昨天在停车场被陆羽讹诈胖揍,那心里阴影真不是一般的大,晚上都开始做恶梦了,现在陆羽那微微含笑,小眼睛眯成一条缝的招牌式表情,对于他来说,可不啻于一场梦魇!
  陈胖爷虽说人过中年,又体型发福,不过肾功能看起来保养得还算不错,这从他叫了足足三个姑娘就看得出来。
  陆羽贸然进入,倒是把三个半裸的姑娘吓得不行,微微张大嘴巴,就想叫出来。
  陆羽突然出来,对于她们来说,还是比较吓人的。
  因为作为这家名为盛世天堂洗浴中心的员工,她们是知道这个洗浴中心后台强大,安保完善的,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男子能不动声色地闯进来,那战斗力怎可能如他微笑着面容那般和善可亲?

  陆羽连忙做了个嘘声动作,说姐姐们淡定,千万甭叫出来,要不人家会害怕的。
  他表现的从容镇定,目光清澈,并没有刻意在姑娘们半裸的躯体上逡巡停留,语气更是淡然温和,好似与多年不见老友一般和善交谈,既不凶神更不恶煞,但正是这样的表情,才更让人害怕。
  大奸似忠,大恶似善,古往今来,真正的恶人,从来不会把我是坏蛋四个字刻在脸上,温良恭谦袖藏刀,那才是恶人的最高境界。
  所以姑娘们果然没叫了,而是躲在小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敢言语。
  陈胖爷看着从天而降的陆羽,脸颊抽搐,也是没了言语。

  碰着这么个打又打不过,骂更是骂不过,连背景都比他强好几个层次的主儿,陈胖爷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事实上陈胖爷这两天过得很憋屈,甚至是委屈。
  具体来说,他陈胖爷虽说论地位论权势论底蕴都没法子跟孙家、皇甫家这种大家族比,但好歹也是杭州城二线富豪里面最拔尖的一位,甚至隐隐能跻身进入准一线这个层次。
  以他的身份地位家室,这么些年在杭州城横行霸道,还真没吃过什么亏。
  原因很简单,陈胖爷在杭州混迹这么些年,早就把地皮子踩亮堂了,哪些人惹得起,哪些人惹不起,心里还是分得清楚的。
  那天在停车场,其实也不能怪他。
  也就是来了兴致想在几个愣头青小年轻面前装装逼,他自诩凭他陈胖爷的身份段位手腕,欺负欺负几个小年轻,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哪知道就碰到了陆羽这样的绝世凶人?

  说实话,放眼全中国,如陆羽这么年轻就白手起家打下这么大座江山的年轻人,能有几个?
  可以说,除了这位江海少帅之外,还真找不到第二个!
  陆羽狠狠地羞辱了他一番,让他在同僚女伴面前丢尽了脸,后本想找回梁子,结果不调查还好,一调查才知道陆羽底子竟是那么硬,竟是个铁的不能再铁的铁板,凭他,这辈子想找回场子都甭指望了。
  杭州城说大那是真大,但说小那也是真小。
  他可是听说了,就在今天中午,这位陆爷可是把皇甫家的大公子都给狠狠羞辱了的。

  好在陈胖爷比较想得开,吃亏就吃亏了吧,技不如人有啥办法,人总要向前看不是?
  所以他心里其实对于陆羽,没多少怨气,或者说陆羽的底子,让他实在是不敢有怨气。
  他是个十足的小人,小人也有小人的做人哲学,那就是在能装爷爷的同时,也会当孙子,要不然他也混不到今天。
  心宽体胖嘛,说实话陈胖爷这心态其实真算是挺不错的了,不枉白长了这么大堆的肉。

  其实刚才陆羽给他打的电话,他看到了。
  但他没敢接。
  为啥?
  陆羽这头过江龙来杭州,可不是单纯到西湖来吃河上菜的,那可是想帮孙家对付皇甫家的。
  陆羽跟皇甫微羽定下了一月之约,这事儿虽说今天才发生,但不多会儿功夫,已经传遍了整个杭州得上流圈子,他自然也是听说的。
  他已经背叛了孙家,投靠了皇甫家。
  这个时候,陆羽给他打电话,想干嘛还用猜么?
  他是得罪不起陆羽。

  但他更加得罪不起皇甫家。
  再说在陈胖爷看来,虽然陆羽这个江海少帅很厉害,但跟扎根江浙一带数百年,根深蒂固的皇甫家比起来,又算不上什么了。
  过江龙又如何?
  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呢。
  更何况,皇甫家可不是什么蛇,而是一头盘踞江浙的大蛟龙!
  踢球都还要讲一个主场优势。

  更何况是这种如同两军对垒的两大势力博弈?
  主场优势太重要了。
  就说陆羽,当初能吞掉陈风雷,一半因素,还不是因为江海是他的主场么。
  若是将战场放在川渝一带,哪怕是现在的陆羽,也不敢说有一层把握,能吞掉陈风雷吧。
  陈咬银不想投靠陆羽,但也不敢得罪,不敢拒绝,只要玩消失了。
  他想着,大不了就躲一阵子吧。
  等这事儿尘埃落定了再出来就是。
  反正杭州是他的主场,他成心想躲,陆羽初来乍到的,再厉害也不可能找得到他不是?
  哪知道仅仅距离陆羽给他打电话不接才两个小时,这位陆爷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日期:2017-01-2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