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266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让我更加无语,要知道下面那些学校,孩子一个个都皮地很,打架跟挠痒痒似的,三天两头得来一次,而刚子家伙从小到大因为块头大竟然没人跟他动过手,这还真是让人无语。
  至于幼儿园,那他妈的能叫干架?
  我好笑地看着刚子,见他肤色有点黑的脸居然都红了起来,心里更加地哭笑不得:“得了得了,有空教你两手,不过我也不会什么武术,充其量也学过一点强身健体地东西。”
  “没事没事,王哥你随便交点什么也够我用了,以后也不至于被两个人干趴,还害地杨管事受了伤。”刚子神情难过地说道。
  他这话让我心里怪了起来:“怎么回事?有人找过你麻烦?”

  刚子闻言忽然沉默了一下,然后讪讪地笑道:“没啥,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皱眉看着他:“讲讲。”
  之前梅兰告诉我杨管事病了,所以才让我替他跑一趟,可刚子刚刚说杨管事受伤了,如果不出意外,梅兰和刚子说的杨管事应该是一个人,而两个人为什么说的理由不一样,这里面一定有章!
  刚子闻言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我瞪了他一眼,他才说了起来。

  原来在几天前,我带着车队出去跑车送货的时候,刚子他们车队也在杨管事的带领下去送货,而且跑地也是长途。
  可在杨管事他们跑长途的时候,出现意外了,他们夜里遇到了扒手。
  杨管事是一个很谨慎小心的人,在半路休息的时候,他没有让所有的人在旅馆休息,而是安排了几个人轮流守夜。
  结果在半夜,一群扒手出现了,撬锁偷货,而守夜的人发现后,立马把车门反锁,偷偷地给旅馆里的人打电话。
  而杨管事接了电话后立马叫其他四五个司机抄着家伙冲了出去。
  这也多亏杨管事他们睡觉不是睡地恨死,不想王师傅他们一样,睡着跟猪似的,雷打不动!搞地我一个夜雨单挑数十人。
  杨管事带着人冲了出去,逮着扒手是一顿猛揍,结果不料对方还有人,一下子又过来七八个。
  而杨管事这边一共也六个人,扒手那边加起来十多个,这下子可麻烦了。

  虽然说很多常年跑车的司机都吃地膀大腰圆,但那也只是一大部分,而且膀大腰圆地也只是肥肉,除了力气大点,肉多耐揍,真打起架也没啥优势。
  尤其是对那些经常打架斗殴手脚灵活的扒手,一群司机更加吃亏。
  不过司机里也有几个猛人,长地五大三粗,凭着大块头和一把子力气,两三人也不是对手!
  而一群司机也都是有血性的汉子,这样跟对方干了起来。

  当时刚子这家伙也在,打起来后,这家伙还较猛,一脚踹翻对方一人,沙包大的拳头也打地对方另一个人鼻血直流,可没等他继续大杀特杀,对方队伍里冲过来一个人,个不算高,也不算很壮,拿着一根铁棍朝着刚子的脑袋砸了过来。
  当时刚子赶紧抬起胳膊一挡,结果挡了一下,胳膊居然没多疼,可没等刚子欢喜,接着刚子感觉腿弯处被人狠狠踹了一脚,不由自主跪了下来,与此同时刚子又感觉脖子被人狠狠砸了一下,整个人倒在了地。
  而等刚子反应过来的时候,杨管事正一头是血的趴在他身,那些扒手也跑了。
  后来刚子才知道是杨管事帮他挡了一下,不然的话,他现在脑袋已经被人开飄住院了,甚至运气差一点被打死也有可能。
  这让刚子心里愧疚,过意不去,而且觉得自己这么一个大块头,竟然被一个对方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给收拾了,还是杨管事帮他挡了一下,这让刚子觉得丢人丢大了,所以他知道我一个人单挑数十个人后,才想跟我学两手。

  听刚子讲完,我心里一清二楚,刚子刚开始揍地那两个人绝对只是普通的货色,而那个把刚子弄倒的家伙则是个打架老手,刚子这种没打过架地栽了也很正常。
  打架这事情可不是看你长地壮力气大能赢的,别看刚子这家伙五大三粗,可要碰经常打架的老手,那一对一也占不了便宜,而且栽地可能性非常大。
  经常打架的老手经验老道地很,下手快,知道打哪个地方事半功倍,不是一般的菜鸟可以的。
  像刚子说的那个家伙,看起来那一铁棍来势汹汹,实则只是虚晃一招,为了趁你胳膊抬起挡住自己的视线他好趁机下黑手。
  招式简单,但却实用,而且这种方法还不是一般人可以干的,因为一般人的反应速度都差不多,要是换个人,早被反应过来的刚子一巴掌扇到一边了。
  经常打架的老手,经验老道,所以下手快、知道怎么一招制敌,还知道下手多狠。
  而打架讲究个快、准、狠,这三点被别人全占了,刚子岂能不输?
  我笑着安慰了刚子两句,说回去一定交他两手,下次要是再碰见那伙扒手,一定揍地他们屁滚尿流。
  刚子一脸的高兴,说请我回去喝酒。

  对于刚子这个自带逗属性的大块头,我觉得人也不错,可以交个朋友,也答应了下来。
  跑了一天,我们三个人都饿地不行,好在天黑的时候,终于到了一个服务区,于是赶紧下车去大吃一顿。
  跑车这活很辛苦不是说着玩的,不仅仅是因为要长时间呆在车,枯燥无聊乏味疲惫,更是因为很多时候一跑起来,通常是一整天,途很多都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经常是一饿一天,只有到了服务区或者没有高速前路过村庄城镇的时候,才可以好好地吃一顿。
  点了七八个菜,又叫了几瓶啤酒,三个人一顿胡吃海喝,酒足饭饱这才停了下来。
  已经半夜了,再过几个小时到了晚高速限行的时间,我们商量了一下准备在服务区休息一夜,反正明天货物送到行,也不急。
  这次送地两车都是贵重货物,需要小心一些,我知道梅兰叫我来是怕出事,毕竟次不光我们车队遇见了扒手,刚子他们这个车队也碰到了扒手,实在是让人不能放心。
  对这我心里也觉得有些怪,两个车队同时跑车的时候都遇见扒手,这也太巧合了,是不是福龙服装厂惹了什么人,有人故意对付福龙服装厂。

  我心里猜测着,但不管是不是有人故意对付福龙服装厂,这都跟我没多大关系,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管事,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把货物安全送到,和梅兰搞好关系,然后往爬是了。
  “王哥,今天半夜我守吧。”
  强子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么六七个小时还分什么半夜下半夜的,按我说,你们俩去睡觉,我自己一个人守一.夜行了。”刚子接话道。
  日期:2017-08-2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