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722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华夏,不存在帝这玩意,我们的造物者是女娲,创世者是盘古。”林煜认真的说:“你需要我给你科普一下我们华夏诸神的起源吗?”
  “不不,你听我说,你该信教……”老外的口才很显然没有办法跟林煜,他有些着急的说:“你听我说完。”
  “我不信任何教,当然,睡觉除外。”林煜笑了:“你不要告诉我活着的时候要忍受这个世界的一切苦难,然后死后可以去天堂。”
  “理论,是这样的。”老外认真的说:“世人该忍受这个世界的一痛苦、侮辱、贫穷、嘲笑……”
  “呸。”林煜突然对着老外吐了一口口水。
  “法克……”老外怒了,他指着林煜吼道:“你这个王八蛋。”
  “看,你自己都无法忍受。”林煜坦然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侮辱,你要反击回来,这证明,你对你们的教义理解不是那么深刻。”
  “哦哦,抱歉,我有些失态了。”老外连忙在自己胸口划着十字:“主啊,原谅我的罪孽吧,但是这位先生,信教吧,你需要一个信仰。”
  “如果真的需要一个信仰。”林煜笑了笑道:“那信道吧。”
  “道?”老外明显的一愣,他不知道所谓的道是个什么玩意。
  “是三清。”林煜道:“在华夏,三清无处不在。”
  “我不太懂。”老外耸了耸肩膀。
  “如说,我是一位医。”林煜指了指自己道。
  “哦,是吗?太好了,你会针灸吗?”老外又惊又喜的问道。
  “当然。”林煜道:“对于一名真正的医,针灸是最基本的东西,而且医源自道家,山、医、命、相、卜,属于道家五术,我虽然是医,但我的能力和道家的一些东西是息息相关的,我是医,我今天跟你谈谈医。”
  “为什么一定要谈医?”老外不解。
  “这是我们道家的精髓啊。”林煜道:“你们的主有什么?他留给你们的,除了让你忍受苦受,忍受侮辱之外,还有什么?”

  “那是教义,教义懂吗?”老外有些生气了。
  “不不,你听我说完,我是说,我们道家的三清,留给我们世人有很多东西,医是其一种,我能准确的说出你身有过什么疾病,或者说你现在正在面临着什么。”
  “哦,是吗?那你说说我生过什么病?”老外认真的看着林煜。
  “首先,你十年前切除过阑尾,而且八年前做过心脏搭桥,而现在你的身体要靠药物维持,对吗?”林煜问道。
  “哦,天啊,你怎么知道的?”老外吃惊的看着林煜。
  “医,观气,懂吗?”林煜对老外做着手势道。
  “太神了,你现在还能看出来什么吗?”老外惊喜的说。
  “你昨天因为贪吃,拉肚了,而且夜里没盖好被子,着凉了。”林煜道:“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现在要靠药物维持你的心脏,这点我没说错吧。”
  “没说错。”老外点点头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能让你彻底的摆脱那些药物,你相信吗?”林煜问。
  “真的吗?”老外惊喜的问。
  “我从来不说谎话,相信我的话,明天去杏林堂,我在那里帮你解脱。”林煜笑道:“知道什么是信仰吗?信仰不仅仅只是精神的解脱,更有肉体的解脱,所以,如果你硬要找一个精神的寄托,我推荐你去道家的名川大山去寻仙访道,你一定会从悟出什么来的。”
  “好,我明天去杏林堂找你。”老外把自己身的十字架等东西全扔了,他脱下了自己的一身黑袍道:“很荣幸认识你,我叫费克,埃尔登。”
  “你是那外欧洲的首富?传闻的科技之父?”陈筠竹突然道。
  “哦,没错,是我,你听说过我吗?”老外有些高兴的说。
  “我当然听说过。”陈筠竹道:“您在世界都很有名气,但是几年前,我们听说你患了病,所以放弃了公司的位置,然后没有消息了,你居然在传教?”
  “我这是在为自己积德,多解救世人。”费克笑道:“我们的帝,还是管用的,我传了这么久的教,终于遇到了我的贵人,看,你的朋友是。”

  “您好,陈筠竹。”陈筠竹点头道。
  “哦,天啊,你是陈氏科技的陈筠竹小姐吗?”费克吃惊的说:“您现在可是被国外的杂志评为二十一世纪最具有魅力的女性啊。”
  “过奖了,真的过奖了,都是一些虚名。”陈筠竹微微一笑道:“今天很荣幸能和费克先生见面。”
  “我也很荣幸。”费克哈哈笑道:“没有以,我居然见到了二十一世纪最具有魅力的女性,我感觉这真是的荣幸。”

  “林煜,一位医。”林煜和费克握了下手。
  “我听说过医的神,我也一直为我的病发愁。”费克道:“我的心脏搭桥之后,又出现了其他的问题。”
  “看得出来,心血管坏死,您能撑到现在,只能说是你们帝眷顾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的医生是要求你做心脏移植物术吧。”林煜道。
  “不错,正是这样。”费克点点头道:“但是亲爱的,你应该看出来了,这很难。”
  “的确很难,你的血型不是普通的血型,想找到匹配的心脏恐怕会很难。”林煜点点头道。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是。”费克叹了一口气道:“你能治吗?”
  “当然能,明天早八点,杏林堂,不见不散。”林煜微微一笑道:“当然,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我当然相信你。”费克摊开双手道:“我信奉帝,我也相信我做了这么久的传教士,帝已经看到了,所以他派你来解救我。”
  “好吧,我突然感觉到我自己太高大了,我居然是你们的帝选来解救你的。”林煜张开双臂,如果头顶有一股圣光下来的话,那更符合他现在的逼格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林煜起床,锻炼了一番之后开始吃早餐,他现在还在那个四合院里面住着,只是沐漓现在喜欢缠着苏子叶,所以不常回这里来了。

  林煜吃东西的时候喜欢看一下电视,每天早都会有一个早间新闻,报道帝都昨天发生的一些事情,而他每次都很准时,每天坐到餐桌前,打开电视的时候,新闻恰好刚开始。
  今天的新闻有些特殊,新闻报的是昨天的事情,一位记者拿着话筒道:“各位观众朋友,我现在的位置是在帝都心医院重症监护科,从昨天开始,不断的有外省的患者被送到帝都心医院,据初步调查,这些患者大多数来自东北地区。”
  “他们身体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溃烂,而从昨天开始,患者的数量增加到二十位,这到底是怎么一种情况呢,现在我们采访一下心医院的杨院长,让他给我们解答。”
  “现在的天气炎热,正是一些虫子产卵的高峰期,而这些身体溃烂的患者,是被一种隐翅虫所伤,这种隐翅虫不同于普通的隐翅虫,而我们生化实验室正对这些隐翅虫的毒腺进行分析……相信不久之后会有结果。”

  “那杨院长,贵院有对治疗这种隐翅虫的方法吗?”记者又问:“据媒体了解道,这一次被虫子盯的人在地方医院根本没有办法,被咬了之后身体迅速的起泡,溃烂,而且不停的向四面去蔓延,请问贵院有办法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