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5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燕提出了反对意见:“楚市长,请您注意,那款内容中,‘强制性规定’的前提是‘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请问,哪部法律、法规有专门的对应性描述?而且当时成康市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房地产开发概念’,由于鹏程的进入,才引入了这个概念。因此,这条看似对鹏程的保护条款,其实更是保护成康市脆弱的房地产市场,根本不能称之为垄断,只能说是互惠互利。”
  楚天齐连连摇手:“此言差矣。合同上这一条,分明是禁止其它开发商进入,就是在限制竞争,就是在干扰市场经济。这个条款,事实上会造成鹏程公司一家独大,市场杠杆就无法起到调剂作用,最终导致商品房价格虚高过多。房价过高,就损害了消费者利益。这正好符合了《合同法》撤消合同条款中,‘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这一条,因此也是无效的。
  所以,无论是合同中*出现垄断条款导致合同无效,还是乙方两年未动工,甲方都有权收回土地。只不过,如果是合同无效而收回,那么可以退还乙方交纳的出让金。如果要是按‘两年未动工’处置,那就是无条件收回,是一分钱也不会退的。”
  “楚市长,虽然你的论据漏洞百出,根本经不住一驳,但看的出,你还真没少做功课。据我所知,您上的是河西大学,专业好像并不是法律。”说到这里,张燕冷笑一声,“看的出,您是专门学来,用以对付我们公司,对付我们老张家的。这也太恨了,您公报私仇,至于吗?”

  “张总,希望你这只是无心之言。请你说话注意分寸,也请你不要用他人之心,度我楚天齐之腹。”楚天齐面色一寒,“我尊重你,也尊重你的意见,同样尊重你的公司,但请你也要尊重我,否则不谈也罢。”
  听出对方语含愤怒,甚至有中止谈判的意思,张燕忽然笑了:“楚市长,你的胸怀不会这么小吧,连一句玩笑也受不得吗?咱们都是明白人,你接受的任务本来只是飞天和四海项目,和那两个地块根本无关。你之所以牵出鹏程来,就是为了引出张鹏飞,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分明是围魏救赵。现在我已经来了,完全能够代表鹏燕公司,我们还是直接谈鹏燕的事吧。”
  楚天齐心里话:你讲的太对了。但嘴上却说:“错。我救赵是真,围魏也是真。”
  没想到对方讲的还挺认真,张燕一时语塞。
  楚天齐也不说话,屋子里气氛很是僵持。
  过了足有五分钟,张燕说了话:“楚市长,先不论那两个地块的事如何处理,飞天和四海商贸总不能就这么一直搁浅着,总得有个解决办法吧?”
  楚天齐点点头:“好,那咱们暂且放下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再来说说那两个工程。那两个工程全部由鹏燕公司来做,总工程量达到二十五万平米,是成康市的超级大工程,可见市政府对鹏燕公司的重视和信任。可是仅建设了总共不足两万平米,工程就停了工,鹏燕公司也太辜负市政府的信任了,就是对企业自身信誉也有很大的负责影响。”
  “楚市长,停工原因您也知道,是甲方违约在先,没有按时足额结算工程款。”张燕回应着。
  楚天齐道:“张总,这个原因,贵方已经多次提过,但却实在站不住脚。截止到停工,两个工程都分别进行了四次分项验收,前三次验收后,甲方在约定时间内支付了所有验收工程量的款项,只有最后一次支付了百分之八十。但就是这样,四次平均下来,甲方已经按验收工程量实际支付了百分之九十五。贵公司也做过不少工程,请问哪个工程可以在分项验收阶段,就支付这么大比例的工程款?”

  “楚市长,每个工程都有各自的特点,也有各自的施工合同,我们做为正规施工企业,就是严格按合同说事。在双方合作过程中,贵方没有按合同约定方式履行付款义务,在接到我方两次明确声明后,依然没有履行义务,我方才被迫停工,我们的做法完全符合合同条款,也符合常规惯例。因此,工程停工责任完全在甲方,我方不但没有责任,还是受害者,还要向甲方申索应得权益和补偿。”张燕说的理直气壮。

  “在合同生效后,甲方提前付了乙方每个工程五百万元的启动金,可工程已经启动好几个月,乙方却没有退还启动金。”楚天齐道,“有这笔钱在那放着,乙方完全可以从中扣出那欠的几十万元款项,只需要双方走个手续就可以了。”
  “合同上没有这种约定,甲方也没有提出这种意愿,因此你的说法只是事后假设,根本不能成立。另外,启动金已经转化成保证金,工程远没有结束,自然不能退还这部分费用。从现在来看,这笔保证金非常有必要,甲方的诚信指数实在太低。”张燕话中不无讥讽。
  楚天齐“嗤笑”一声:“诚信?鹏燕公司讲诚信?据我所知,在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工程中,有多家单位与鹏燕合作,为工程供应建筑材料或是提供人工。其中有十二家材料供应商共供应材料三千多万,可现在仅拿到材料款不足一千万。另有三家包工队清包人工,总费用九百多万,可到手的款项也仅三百来万。”停了一下,他又说,“抛开启动金暂且不说,乙方未拿回的工程款也才二百万左右,二百万和三千万相比,这是个什么概念?这应该是严重的入不敷出吧?我不知道乙方拿什么支付这些材料商和包工队,不知道乙方的诚信在哪。”

  张燕微微一笑:“建筑工程施工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做为施工企业要应对各方关系,应对的方式也不尽相同。为了对工程负责,也为了对甲方负责,乙方会用各种方式保障工程顺利开展。比如,在和材料商、包工队的合作中,往往都需要以压货、压款的方式,对他们约束,而这些材料商、包工队也认可这种方式。随着工程的进展,压货、压款的比例才会逐渐缩减,所以乙方和他们的合作要综合来看,而不能割裂开来、狭隘的去看。何况这是我方和第三方的合作,基本与甲方无关,甲方只需按合同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即可。

  楚市长以前没有从事过相关行业,也没有类似分管经历,不了解行规也情有可原。但以后还是要了解一些为好,总是外行领导内行的话,会闹大笑话的,对您的威信也有影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