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8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放下空碗,抓着她的手贴着自己的脸说:“明天别去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
  “嗯,”贺楚涵甜蜜地点了点头。
  见她的心情好像有所好转,张清扬讪讪地问道:“心情好点了吗?”
  “只要你对我好,我心情就好了……”贺楚涵像个孩子似地说。
  张清扬抬起头,望着那唇瓣,不容分说地吻了下去。“唔……”贺楚涵毫无心理准备,可也乖巧地迎合着他,双手把着他的双肩,他火熱的唇仿佛把自己的心都融化了当晚,朱旭日的家中充满着异样的气氛,难得相见的一家三口今天全部到齐了。整天在外鬼混的朱海洋,夜不归宿的朱旭日,以及他那位把“摆长城”当成职业的黄脸婆的老婆,三口人亲密地坐在一起一脸的愁容。

  “儿子,爸爸这次帮不了你,事情我已经讲明白了,我想你也清楚这些事的影响,但是爸爸可以告诉你,只要我一天不倒下,你就还有希望,可眼前我们必需做出选择了!”
  一旁的老婆还是头一次见到朱旭日这样的恐慌,所以也明白儿子这回犯下的事情不小,听说都牵动了省里。她摇晃着儿子的手臂说:“洋洋,你爸说得对,只要我们朱家还有人在政府里头,你就还有希望!”
  “主动,我们一定要采取主动!”朱旭日紧紧握着拳头说:“还好这次不是有人想搞我,要不然我们全家都完了,洋洋,你别怪爸爸狠心,爸爸现在真的无能为力了!”
  朱海洋到也明白事理,点头道:“爸,妈,你们别说了,脚下的泡是我自己走的,当然就由我来承担这一切,我不会影响到爸爸的,我相信爸爸一定会救我出来……”
  原来,朱旭日自从得到了张清扬的暗示以后,这两天一直在做儿子的工作,希望他为了自己着想,主动去公丨安丨局自首交待问题,这样不但可以减轻一些判罚,同时也可以让上级领导对朱旭日有所改观。朱海洋也明白自己干过的那些事的严重性,所以最后就答应了朱旭日的提意,明天一早就去公丨安丨局自首,把问题讲清楚,然后交待曾经一起做事的同伙,采取主动撇清朱旭日在这件事上的关系,就说这些事都是在爸爸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自己对不起爸爸之类,总之朱旭日教儿子摆出苦肉计,以博得专案组的同情心,然后朱旭日再偷偷活动一下,争取宣判的时候量刑轻一些…计划不如变化快,事情的发展验证了张清扬之前的判断。第二天一早,朱旭日带着儿子就来到了李金锁的面前。不得不承认,朱海洋真的很会演戏,一见到李金锁就主动跪下了,哭着喊着要交待问题,要把所有事情讲清楚。说什么自己对不起爸爸妈妈之类的…李金锁马上安排人记录,同时暗想这也许是自己从警以来办过的最快的案子了。朱海洋非常的配合工作,把自己干过的坏事一件不落的讲了出来,并且讲出了那些同伙的名子。专案组很轻松地抓捕了他的同伙,进行着下一步的审讯工作。

  最后在专案组召开的案件分析会上,张清扬又主动帮朱旭日求情,说什么这一切与朱局无关,全是朱海洋年少不懂事,不能因为儿子犯了法就牵扯到老子之类,说得郎县长等人大惑不解。朱旭日再看向张清扬的目光就多了分感动,再想想事情发生以后,郎县长半句好话都没帮自己说,他心里自然就有了些想法。
  李金锁离开前的一夜,他与张清扬开怀畅饮。上次因他侄子的事情,已经令他对张清扬心生好感。现在又经历了朱海洋的案子,他亲眼目睹了张清扬缜密的思维以及掌控大局的能力,知道这小子不但背景深,而且却实是有能力,乃人中龙凤,不出多久官位就会超过自己,所以就想趁着他没自己官大的时候结交。另外也令李金锁好奇的是,怎么也看不出来张清扬是那种有钱有势人家的公子,好像他在珲水的一切完全是靠着自己脚踏实地硬拼出来的,所以这更加深了他对张清扬的好印象。

  张清扬也深知他的想法,而自己也正好需要同盟,况且几次接触下来,李金锁的为人还可以,感觉值得一交,两人正好“臭味相投”,所以在酒桌上手拉着手称兄道弟,十分的亲热。
  第二天送走李金锁以后,案子移交了检查院,由于此案的影响很坏,所以张清扬特别向检查院以及法院做了指视,责令他们尽快做出结果,争取在这次的公审大会上进行审判,让广大中小学生亲眼目睹曾经的“大哥”如何倒在法律面前。
  虽然朱旭日对张清扬提出来的公审自己的儿子,心里有些不满,可当李金锁离开后,他还是第一时间来感谢张清扬,必竟在朱旭日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只有张清扬出来为他说话,而且在案子的交给检查机关的时候,张清扬特意叮嘱要好好对待朱海洋,不要像普通人那样受到号子里犯人的欺负。如果没有人特别交待,朱海洋在号子里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想到这些,张清扬对自己的恩要大于恨,所以朱旭日特意赶来表示了谢意。张清扬勉励了他几句,希望他不要受此案的影响,一定要搞好公丨安丨局的工作,稳定珲水的治安。那潜台词就是公丨安丨局是你的地牌,你一定要管好了!朱旭日听张清扬没有拿下公丨安丨局的意思,心里大热,当即表态今后公丨安丨局将会认真听从张书记的指示!
  张清扬微笑着送走了朱旭日,此案的目的也就算圆满成功了,不但解决了学校的治安,处理了朱海洋这位害群之马,而且还更加让朱旭日对郎县长有意见,并向自己示好之意。这一切都在悄无声息的进行着,郎县长只能眼睁睁地瞧着朱旭日一点点远离他而没有办法,这也许就是政治的残酷吧。曾经还一起“打泡”的同盟,说翻脸就翻脸了。
  当然朱旭日也不会那么幼稚,表面上还会继续跟着郎县长走,还是郎县长的人,只不过面和心不和,心里对郎县长鄙夷罢了。
  第二天一早,张清扬连着接到了两个感谢的电话,首先打来电话的是省报记者艾言,她在电话里说已经知道了朱海洋被刑拘的消息,最后他对张清扬了说了句谢谢就挂断了电话。想来是感谢张清扬暗中为她提供新闻线索。
  第二个打来电话的是赵铃,赵铃说的话更少了,只是言简意赅地说谢谢张书记的提醒,改天请客吃饭当面道谢之类的。
  挂掉了电话,正赶上秘书赵金阳进来为他泡好了茶,他顺手拿起茶杯品了一口,满意地微笑着说:“赵秘书泡茶的手艺越来越涨进了,很香啊……”
  赵金阳被夸得有些脸红,可他看出来了,不是茶香,而是领导今天的心情好。

  “哥,谢谢你!”
  明亮的小屋里暖气正浓,田莎莎抬起美丽的眸子对张清扬说。事情一结束,张清扬就赶来了田莎莎新的住处,告诉了他朱海洋被抓的消息。田莎莎听到张清扬为自己报了仇,自然心情激动。
  张清扬摸了一下她的头,笑道:“我不光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学校的那些学生以及被朱海洋害过的女孩儿着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