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4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愣,笑了,说你这个怎么算呢?
  老头儿说若是算得准呢,你看着给点儿钱,若是不准,分文不收。
  我指着离去的那对小年轻,说若是不给分文,而且还破口大骂,唾沫齐飞呢?

  瞎老头儿笑了,说世间事,皆有道理,也有报应,用不着我一个瞎了眼睛的老头儿去操心……
  我听着有趣,在他对面的小椅子前坐了下来,问道:“好吧。”
  瞎老头儿说算什么呢,哪方面的?
  我说要不然你算一算我的前程吧?
  瞎老头儿说那你说一下你的生辰八字。

  我想了想,说算了。
  瞎老头儿抬起头来,额头的青筋跳了跳,说若是不方便的话,老头子我这里还有摸骨的手段。
  我伸出手来,给他摸。
  瞎老头儿摸过之后,放开了我,许久方才开口说道:“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群只似无。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朋友你的前程,尽在此中,至于其他的,我看不透……”
  啊?
  我琢磨了一会儿那诗词,不得其解,想了想心中的疑惑,又问道:“那我问你一件事儿。”
  瞎老头儿说好,你说。

  我说现在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做,但很有可能会有危险,可能是圈套,但如果不做,可能就再无机会了,你帮我算算,我该怎么办?
  瞎老头儿开始掐算起来,良久之后,他说道:“我送你另外一句——洗砚修良策,敲松拟素贞。此时重一去,去合到三清。”
  说完,他的脸色突然一红,仿佛很难受一般。
  瞎老头儿思索了几秒钟,拱手道:“不算了,不算了,我收摊儿了……”
  他摸起旁边的拐杖准备离开,我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了一百块来,递到了他的手上。
  算命只能安慰人心,真正要问结果,得身体力行才可知道。
  我回到了茶馆,跟罗胖子谈及此事。

  罗胖子告诉我,说街头算命这事儿,有真有假,但基本上是假的多,真的少,华夏几万里,到处都有那种啃了几本破书就到处招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家伙,卖的是一张嘴皮子,稍微高端一些的,就托关系买个书号,装成大师,然后赚钱,但你若说没有,自然不可能——修行之中,分为文夫子和武夫子,武夫子说的就是我们这一帮人,但文夫子,也是各种流派,而其中最厉害的,当属麻衣神算一门……

  我说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三天后洪天秀的葬礼,杨康会不会来。
  罗胖子说你应该问,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我说你们北方这儿,人死之后,一边多久火化?
  罗胖子说这个说不准,各地有各地的习俗,一般来讲都是七天,当然,因为一些原因,三天两天的也是常事,跟出什么事儿死的有关系,也跟钱有关系,说不准的。
  我说洪天秀这个,跟钱无关,估计是横死,想要早点了结。
  罗胖子笑了,说毕竟被人刺杀,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而且还是那么多高手在场的情况下,这事儿一天未了,那些在场的高手们的脸上,就笑不起来。
  我说你怎么看?
  罗胖子说这件事情,不是我想怎么看,而是洪家怎么看。
  我说哦,你说说。
  罗胖子说这个消息传出来,且不管是真是假,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要看一下洪家的态度——他们倘若是想要息事宁人,不想再闹大,免得丢脸,就肯定希望追悼会能够风风光光,不出岔子,安安稳稳地送自家老爷子一程,也算是圆满;而如果他们心怀怨恨,咽不下这口气,就会设套,弄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你过去,好把你拿下,慰藉洪天秀的在天之灵……
  我说你觉得他们会选择哪个?
  罗胖子苦笑,说这事儿我还真的说不出个啥子来,要不然我打电话给吴盛,让他帮着分析一下?
  我说好。
  罗胖子离开,我则因为喝得有些多,躺在床上睡觉。
  有聚血蛊在,其实我对于酒精可以直接抽离,不过我并没有做这事儿,而是顺其自然。
  毕竟弄这个,有点儿像是考试作弊,人家方志龙和黄胖子拉我喝酒,掏心掏肺,我倘若弄这个,实在是有一些不真诚,而且我发现这种微醺的状态,更能让我的思维发散开去,活跃很多,也能够想到许多理智之外的事情。

  “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群只似无。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洗砚修良策,敲松拟素贞。此时重一去,去合到三清……”
  很有意思呢,那个算命的瞎子,说的话其实挺有水平的。
  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我起床洗漱,然后检查了一下邮箱,发现王明还是没有回话。
  这位老哥到底在干嘛啊,总不能人间消失了吧?

  我想起陆左说过的那句话,那位黑手双城只能待一个月,最好就是这个月能够将魔化了的那位黑手双城找到,由我们将其困住,又让王明出手,一剑斩魔。
  可是现在影子都没有,若是赶不上,那可就真的可惜了。
  我出来,茶馆的伙计瞧见我,给我端来早餐,依旧是豆浆油条,没多久,罗胖子过来了,对我说道:“昨天吴盛来过,看你睡觉,就没打扰你。”
  我说他来了,怎么说?

  罗胖子知道我关心什么,说道:“吴盛说不管是不是埋伏,总是有蛛丝马迹和预兆的,他已经让人打听了,等到了那一天就知晓了,不过出于安全的考虑,他还是建议你不要去,任何形式都不要,即便是变了装、易了容,也很容易出事儿的;再有一件事情,有一个业内很出名的杀手网站,服务器在海外,登了一项任务,任何知晓那天刺杀事件的人,只要找到洪家,提供消息,都能够领取最低一百万的奖金,金额上限是一亿,随情报的重要性不同而增涨……”

  我笑了,说正好手头紧,要不然你接了,就说知道,是黄泉的孟婆干的?
  罗胖子苦笑,说人家会核实的,只有核实过后,才会发钱——再说了,洪家之前出手的时候,黄泉的高层也在,他们显然是有联系的,是不是孟婆,他们会不知道?
  呃……
  我这才想起来,上一次跟洪家对抗的时候,黄泉的确是有出手的。
  如此说来,这一次倘若是有埋伏的话,黄泉的人,也有可能在场,甚至人家都已经领了预付款,正在那儿等着我呢。
  难怪之前说洪家和孙老这边扭扭捏捏地告知了总局的特勤四组,说不可能是黄泉的孟婆。

  聊完这些,罗胖子说吴盛说他今天晚上忙完了,会过来找你的。
  日期:2017-01-20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