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23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心点。”我拉着陈霞。两人爬上了一个山坡,陈霞小心翼翼的拉着我的手,爬了上来。
  走出那段茂密的雨林,眼见出现一条开阔的溪流,从湍急的走势,可以看出是向岛下面的海流去。香料植物散发的味道更加浓烈,猜想应该就在附近了。
  回忆站在洞顶上观察的情景,我粗略的推断出,现在自己所处的方位,正靠在那片浩瀚的原始雨林边缘。我知道再往里走,遇到危险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我想了想,叹了口气,对陈霞说:“等会可能会遇到危险,要小心。”

  接着没走两步,我又对她说:记住,一会儿进了泥淖,如果发生危险,你要拼命地向回跑,别回头,也别看我。你逃脱了,我才能集中全力去作战。
  陈霞的眼睛红了,她看着我,紧紧的抿着嘴,说道:“答应我,别丢下我一个人。”
  “我可不能保证什么。”我苦笑着叹了口气,说道:“接下来的路程可能会十分险恶,我们单独一个人恐怕都应付不了。”
  说完,我就一个人向前走去,陈霞站在我身后,站了好一会,才小声说道:“要是能平安的回去,我……我就陪你睡觉。”
  我刚想说你现在每天不是都在陪我睡觉么,转眼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我看着陈霞笑了笑,拉起她的手,开始向泥淖中走。我让陈霞站在我前面走,进入我保护的视线,矮树丛里的动物喜欢攻击后面的人。
  白天岛上水汽的蒸发量很大,泥淖虽然潮湿。但脱离了沼泽的状态。我推着陈霞的肩膀,专走浅色的泥面,防止陷入吃人的沼潭。
  膝盖高的柔嫩植物一撮儿一撮儿地分布着。
  “尽量绕开那些草丛,里面可能盘踞着毒蛇或恶虫。”我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一边提醒道。
  陈霞点了点头,向前面试探着挪动。

  刚才走在树林里的时候,我提前削了一根手腕粗的木棍,大概两米多长,专门用来挑开蜿蜒在树枝上的小蛇。这会儿木棍照样派得上用场,它能试探脚下的泥面,如果里面是空的,我们立刻闪开了走。
  陈霞的肩膀很柔软,我扒住她的肩头,能充分感觉到她骨头的酥软。这样的身体如果被蟒类缠住,很快会勒断骨骼,窒息死亡。
  我皱了皱眉,小声地告诉陈霞:一有危险,你要立刻转到我身后,顺着走过来的路线跑回溪边。陈霞点了点头。
  停!陈霞身体一抖,轻轻啊了一声。也许被我吓的,或者是我捏疼了她。你看前面是什么?我继续对陈霞小声地说。
  枯木,半截树干。陈霞以为我看不清楚才问她。我说:不是,踩上去半条小腿就没了。不要动。周围的雨林还在蒸腾着水汽,太阳这时照射得格外强烈。

  陈霞看出来了,身体有点晃动。鳄鱼!一只伪装的鳄鱼。她用瑟瑟的声音对我说。
  估计那只鳄鱼已经原地伪装半天了,张大的口腔晾晒得有些泛白,锋利的牙齿闪着沙漠枯骨的阴森,错乱地露在嘴外。眼睛像干枯的树眼,宽大的下颚犹如被白杨树的皮包裹着。青灰白黑的鳞片,杂花着分布在脊背和四肢上,像古代将士的铠甲,一块儿一块儿的从宽厚的头盖骨延伸至尾巴。
  大概有一米半长,看得出这是只年轻的雄性鳄鱼。我把陈霞拉回我身后,告诉她沿刚才的路线后退二十米。她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随后缓缓的向后退去。
  我慢慢地蹲下,给鳄鱼一种我没发现陷阱的错觉。然后解下马靴上的鞋带,掏出一把匕首,牢牢固定在木棍的一端。
  我也不清楚这种方法好不好用,这还是冷锋教我的,不过在这种时候,只能搏一搏了。
  绑结实匕首之后,我回头看了看陈霞。确定一会儿搏斗不会伤害到她,即使我打斗不过这条鳄鱼,让陈霞逃跑也来得及。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伪装的犹如木头一样的鳄鱼。心里一阵阵紧张,这东西,在中国古代可是被当做蛟龙的,我要是真的能杀死一头。回去可就能吹牛逼说我也是屠过龙的人了。
  我慢慢地挪动着,尽量用身旁的几撮儿矮灌木和杂草遮掩我的企图。如果鳄鱼看不清楚我的动作,就不会采取防范行动。一端带着尖利匕首的木棍轻轻探了过去,靠近它打开的嘴巴。
  参差的尖牙内围是蛋黄色的上颚和下颚。没有舌头,也看不到喉管儿。我紧紧的握着木棍,脑袋里回想着冷锋当时和我说的每一个细节。
  木棍必须拿稳,不能在猛力刺它之前有所碰触,否则鳄鱼会即刻关闭嘴巴,爬过来攻击我。
  太阳照射得我满身湿透,眉毛上的汗水不断流进眼睛里。我整个人僵在了那,说实话,除了要走过前面的路之外,我仍然十分想要猎杀这只鳄鱼。
  因为,我现在已经没有食物了,如果能杀掉这只大家伙,至少能管好几天的。
  我不知道这东西真正的力量,所以才会萌生这种猎杀它的想法,不过也确实是这样,在这座岛上这么久,我都没有见过兔子一类的小型动物,天天吃鱼肯定是不行的,再说就算是鱼我现在也没有了。
  因此,这次是势在必得啊。我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走了上去。
  我像瞄准射击一般,匕首的锋芒对正了鳄鱼的口腔。脚下发力,身体前倾,使足了肩膀的气力,急速狠猛地刺了进去。我的双手能感觉匕首划开它的喉眼,直捅进胃里的滑腻声。
  突然,手腕急剧震荡,双臂发麻。这只一米半长的鳄鱼,它死死咬住嘴里的那截木棍,翻滚起来。我不敢多用蛮力。害怕木棍折断在它腹中。就适量地松些手劲,让木棍随着它的身体一起翻转。
  鳄鱼一定是疼得撕心裂肺,趴在湿泥上的笨重身躯,突然猛然的跃起!
  它坚硬的背和白黄的肚子轮翻着拧转,越拧转疼痛越剧烈,但鳄鱼不知道这些。
  本能的条件反射使它不住的向前窜起,这样木棍又顺着它尖利的牙齿戳进肚子许多。挣扎的力气渐渐地弱了下去,刚才为了控制住它的疯狂,我也挥汗如雨,臂膀酸痛。它体积不大,但是年轻的生命所爆发出来的破坏力出乎意料。
  搏斗中鳄鱼喉管里的血喷了出来,溅在我的胳膊和脸上。我使劲地抽动木棍,尽力戳碎它的内脏,迫使它完全死亡,以防止它用剩下的最后一丝气息。反咬我一口。
  汗水继续流进我的眼睛里,视线虽然模糊,但凭着感觉,我一直良好地控制着与它搏杀的主动权。终于,这个倔强生猛的家伙彻底没有了生气。
  看到眼前的这只鳄鱼不动了,我一下子瘫在地上,长长的出着气,我感觉浑身都在颤抖,肌肉无法控制的颤栗。
  日期:2017-08-22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