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好吧,我走了,夏局长,我走了!”
  夏文博还在笑着,笑的肚子疼,小王一步一回头,到了门口还犹豫着,局长笑啥啊。

  终于,夏文博勉强的止住了笑,对小王伸出了两个手指。
  我草,小王也明白了,局长的意思是说自己是二求,我勒个去,这可不是吗?小王那个难堪啊,赶忙从腰间摸出了那个玩意,装进了裤兜里,想想这也不妥,最后只好还是放回到一个塑料袋子里,才惶惶然的离开了。
  斐雪慧也很不好意思了一会:“你可是局长呢,无聊不无聊啊。”
  夏文博一面揉着肚子,一面说:“我也不想笑啊,但我真忍不住。”
  “哼,思想龌蹉。”
  “不是吧,你没觉得这很好笑吗!”
  “我没你这么无聊好吧!不要笑了!我问你,这次在新玬怎么样,老段没有为难你?这很奇怪。”

  夏文博见说到了正事上,也就慢慢的收住了笑容:“不是他不想难为我,只是他没有难住我而已。”
  “太神奇了,难怪他还送你这些土特产,看来你降服了他。”斐雪慧惊诧的问。
  夏文博摇下头说:“谈不上降服吧,只是他已经明白,我不是一个可以随意为难的人。”
  “真想听你说说详细的情况!不过我是来提醒你,按规矩,你该去给文局长汇报一下蹲点的情况了。”
  “是的,我也正准备过去,都是那个小王......”
  “闭嘴!”

  斐雪慧恨恨的瞪一眼夏文博,她可不想在重复一遍刚才的尴尬。
  夏文博也笑着收住了口,兜里装好一包烟,往外走去。
  路过斐雪慧身边的时候,他明显的闻到了她身上那股子好闻的味道,这绝不是香水味,是一种淡淡的肉香,也只有成熟女人身体才有的味道。
  夏文博想,这世界真的很奇怪,为什么女人连出汗的味道都是香的,而男人什么时候都是臭的,难怪总有人说‘臭男人’这三个字,原来是有依据。
  他鼻子用力的吸了几下,这动作也太过明显了,让斐雪慧立刻觉察出来,她的脸上再一次泛起了一片好看的红云。
  当他敲开文局长办公室木门的时候,尚局长也在这里,看到他进来,尚局长冷着脸,站起来转身走了。
  夏文博在他身后还喊了一句:“尚局不坐坐!”
  尚春山没有理他,夏文博自嘲的笑笑,用手摸摸鼻子,坐在了文局长的对面。
  文景辉正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夏文博,对这个年轻人,文景辉是很难理解的,夏文博看起来随随便便,在他表面形成的那人兽无害假象后,却又随时能卷起一片惊涛骇浪,就在刚才,尚春山来给他传达了一些让他震惊的信息,他说老段没能带给夏文博足够的麻烦,相反,夏文博还很有可能带给他们一些巨大的隐患。
  实在想不通,这个夏文博是怎么应对了老段的刁蛮的无赖,他尽然可以从容不迫的在新玬乡站住了脚跟,这真是个奇迹。
  “文局?怎么了?我脸没洗干净!”

  看到文景辉用那样的眼神在看着自己,夏文博心里也是有点发憷,用手在脸上用力擦擦,他想,该不会是昨晚上袁青玉吻自己的时候,在脸上留下了什么证据?
  文景辉愣一下,收敛了凝视的目光,笑笑说:“你脸上没有什么,但你眼中却露出了一种迫不及待的渴望,不过我依旧要提醒你一下,饭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
  夏文博一时并没有理解文景辉话里的意思,这老儿想要对自己表达什么?
  “啊,文局长想多了,我哪有什么迫不及待的想法,我就是来给你汇报一下蹲点的情况。”
  “是吧?那就最好!我想你这次蹲点一定获得了很多基层工作经验吧,这很好,有的经验是你在办公室坐上几年都无法获取的,谈谈,都有什么收获。”
  “好的,这次下去我深刻的体会到.......”
  夏文博洋洋洒洒的谈了许多体会,这并不是他在做花样的文章,他是真的有许多收获,过去在政府办公室上班,偶尔的也会接触一下基层的员工,但那种接触恰如蜻蜓点水,一掠而过,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真实的感触和想法。
  这次就不一样了,他生活在了他们中间,知道了许多无法用语言表述的难处,才真正的明白,基层工作的艰辛和复杂。
  文景辉一直默默的听着,他也可以听出,夏文博说的是很真心的感触,这点文景辉是深有体会的,他禁不住的心中暗叹,这个年轻人啊,他比起绝大多数自己认识的领导干部更具有深刻的思想,更具有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分析,他也更能适应各种复杂的工作。
  他只是用了短短的一周时间,便能获得如此丰富的实践体验,实在是难能可贵。
  可惜,这个人却将成为自己的对手,将成为一个最终会被自己击垮的失败者,从人才的角度来看,真的可惜了!
  “很好,文博同志,你的收获不错,相信这会对你以后的工作有极大的帮助,今天我们先谈到这里吧?”
  在夏文博汇报之后,文景辉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
  “文局,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下情况。”对黑沟铜矿这个问题,夏文博一直都耿耿于怀。
  “奥,还有什么?”
  “我想汇报一下黑沟铜矿的事情!”一面说,夏文博一面紧盯着文景辉的双眼,想要看出他眼中的任何一点点变化。
  在夏文博的思考中,黑沟铜矿一定牵扯到局里的一些重要人物,而文景辉作为一个全盘总抓的局长,他没发现这个事情,是有很大疑点的。
  “黑沟铜矿?”文景辉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片刻又说:“就是新玬乡的那个小矿!”
  夏文博没有在文景辉的眼中看出任何信息,他不竟有点意外。
  “文局,我听说黑沟铜矿实际规模并不小,可能要超过我们一直以来的认知,而且也不是露天矿,据说是洞矿,安全隐患极为严重,我们不能听之任之。”
  文景辉一下睁大了双眼:“还有这样的事情?那你该去看看啊!如果真的如此,我们肯定不能听之任之了,这对国家的利益,对矿工的生命,都是不负责任的。”

  “我试图上去看看的,可惜半道上遇到塌方,车上不去,半途而废了。”
  “嗯,这样啊,你提供的这个情况我会重视的,忙过这阵,我会安排稽查科上去认真检查一下,情况属实的话,我们绝不姑息,要一查到底。”
  文景辉干脆果断的回答让夏文博感到了一丝轻松,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文景辉并不知情,这就好,至少在下一步稽查真相和处理此事的时候,阻力会小很多。
  “那行,耽误了文局这么长时间,我先过去了。”
  “嗯,嗯,你先去吧!”
  在夏文博离开办公室,走向外面的时候,文景辉的表情才慢慢的凝重起来,他默默的盯着夏文博的背景,陷入到了一种沉思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