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青玉摇摇头,苦笑着说:“这恐怕不可能,这个搬迁项目年初已经给市里汇报过,而且工业这块一直是蒋副县长在分管,我无法做主。”
  “那现在你怎么办?既不能上丨警丨察,也不能对工人有所承诺,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个事。”

  这样的处境正是袁青玉所头大的,她就想陷入了一个死胡同,进退维谷,只能干等着,但眼瞅着外面的工人越聚越多,假如他们的耐心达到了极限,谁能保证他们不干出更为可怕的事情?
  可是一旦警方上手,情况也许会更快的演变。
  所以不管自己怎么做,都很有可能掉进蒋副县长,也或者是黄县长设置的圈套中。
  窗外工人的喧嚣清晰可闻,袁青玉的办公室里变得窒息而凝固,不管是夏文博,还是袁青玉,都陷入了两难境地。
  夏文博的浓眉紧缩在一起,他下意思的点燃了一支香烟,忘记了这里是袁青玉的办公室,也忘记了获得袁青玉的许可,抽了起来。
  袁青玉在度步中喵了夏文博一眼,又低下头,什么都没说,心中却感到了一丝温暖和慰藉,这个大男孩对自己依旧是迷恋的,听到自己又麻烦,翻墙跑来陪伴自己,就算今天没能解决问题,但这多少也算是一点安慰吧。
  她在办公桌旁站住,轻轻的把自己的水杯推倒了夏文博的面前。
  夏文博像是老尼入定般痴痴的想着心思,大口的吸着香烟。
  “你坐了好长时间的车,喝口水吧!”
  “奥,好好!”

  夏文博猛然反应过来,端起了袁青玉的水杯,灌了一口,放杯子的时候才发觉这是袁青玉的水杯,他楞了楞,有点不知所措,据他的观察,袁青玉这个人啊,有点洁癖的,喝茶都从来不让别人给泡,都要亲自擦洗水杯。
  “我.......”他拿着杯子,迟疑着说。
  袁青玉温婉的笑笑:“喝吧,我怎么会嫌弃你。”
  “谢谢!”

  “客气什么!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
  “不!我们还没有办法休息,看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夏文博眼中含着冷冷的光。
  “该来的总的来,这也不奇怪,当我们准备去参与竞争的时候,这样的后果我们已经知道。”袁青玉冷静的说。
  其实最近袁青玉一直都在等待着对方的攻击,她知道这是躲不掉的事情,的人,这也绝不是她杞人忧天,因为袁青玉也深刻的明白,在这条权利之路,斗争往往是难以避免,攻击也会随时出现,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攻击会从这个位置拉开。
  “不错,他们到底忍不住还是试探着攻击了!”
  袁青玉眯一下眼:“试探!你觉得这只是一个试探!”
  “是的,他们在试探你处理危机的能力,试探你的反应,显然,他们还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大,他们在等待你自己犯错误!”
  “何以见得!”

  夏文博露出了鹰隼一般犀利有眼,斜阳照射在他的脸上,在他冷峻突出的颧骨和坚毅的鼻子及下颚投入了阴影,他笑了。
  “从事情的发生到现在应该有一个小时了吧!”
  “是啊!怎么了?”
  “一个小时足够警方调集人手,但是,他们还没有出现,那就是黄县长和你一样,也在犹豫着,他不敢用他的名义调动警方前来弹压,他怕搬起石头把自己的脚砸了,对事态的演变和严重性,他也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看透。”

  “你的意思是,他在等待我调动警方!”
  “应该是这个意思,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命令而卷入到这个未知的事件中,所以,这只能算一次有保留的试探,给你一个难题,然后等着你犯错。”
  夏文博笑了笑,这是一种让人畏惧的冷笑。
  “这符合黄县长的手法,犹豫而多虑!既然如此,我们就把球给他踢回去,袁县长,你可以对工人承诺,暂时停止搬迁。”
  袁青玉整个人一下子卷入到了震撼中,她简直不愿意去推测,在夏文博看似平静的表面下,究竟积蓄了多么可怕的力量,究竟有着多少谋略和诡计,他冷静的判断和精密的思维,犹如醍醐灌顶般的破局而出!
  “你的意思是我们把这个难题扔给他们!”
  “是的,暂停搬迁会让他们也头大一阵子,这也算是你向他们传达了一个清楚的信号,那就是不要轻易的招惹袁青玉同志,招惹她会很麻烦的。就像当初某人没控制好,一不注意的招惹了一下她,现在是越陷越深啊。”
  最后这句话让袁青玉的脸红了一下,她忍不住的恨恨剜了夏文博一眼。
  夏文博留在了办公室,而袁青玉到政府大门口去了,她让门卫打开了大门,面对门外汹涌澎湃的叫喊声,咒骂声,袁青玉淡定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足足有五分钟的时间,她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任何的表情,直到所有的喧嚣都逐渐停歇下来,现场变得越来越安静。
  这时候,袁青玉才说话了:“各位工友们,对你们的诉求我已经知道了,今天黄县长和你们工业主管的蒋副县长都没在,但是,我依旧觉得你们的想法还是有一定的道理,所以,我在此表个态,你们搬迁的事情暂缓执行,等黄县长和蒋副县长返回县城,我们在重新的考虑。”
  袁青玉的话让工人们喜出望外,也感到了一种满足,他们本来是抱着闹事的心情而来,可是袁县长却答应了大家的请求,他们也就没有了继续闹事的动力。
  当然,在他们之间有几个人是按照蒋副县长的授意,专门鼓动,挑唆这次事件的,他们并不想就此罢手,只是工人们更多关心的是眼前的问题,既然人家常务副县长都答应了,再闹下去也没有太大的意思,所以,开始有人离开。

  夏文博站在袁青玉办公室的窗户前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他没有洋洋得意,相反,他还有点担忧起来,他不由自主的对这次的处理方式展开了一个反省和推敲。
  这本来也是夏文博一贯的做派,他总是认为,只有知道反省和吸取教训的人,才能获得更好的经验,获取最大的收获。
  等袁青玉在外面苦口婆心的劝走了所有工人,返回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夏文博已经不在办公室了......
  袁青玉拿起了电话:“夏文博,你又跑哪去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我刚回宿舍,想休息一下!”
  “这什么点?快下班了你睡觉!”
  “我今天午觉都没睡,怎么,袁县长是不是要请我吃饭!”
  袁青玉轻松的一笑:“你说对了,我就是想请您吃饭,不过今天不在外面吃,到我家里吃吧,我要好好犒劳一下你!”
  夏文博的声音立马提高的几度:“好好,那我稍微睡会,下班过去。”
  显然,袁青玉那句犒劳的话,让夏文博又开始想入非非了。

  本来是打算稍微的睡一会,没想到一倒下去,就彻彻底底的睡着了,等袁青玉的电话吧他吵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夏文博连声道歉,说马上赶过去。
  袁青玉到没有怪他,说也不急,她正在做饭。
  做饭?袁青玉也会做饭?夏文博最近都有点不敢相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