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他们轻轻说出下次进城能不能请夏文博引见一下袁县长的时候,夏文博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笑呵呵的答应着,让这两个新玬乡的地头蛇顿时心花怒放,不停的给他敬酒。
  夏文博免强的应付着,简单的意思了一下,和每个人都碰过一杯之后,就停住了酒杯,他把萧书记叫到一边,看样子是想走了。
  萧书记立即大声拒绝:“这不行,这不行,还没喝好呢。”
  马乡长也来劝,最后连小黄都过来拉住了夏文博的胳膊,无奈,夏文博只能又坐下。
  但不管酒宴的气氛多好,也不管这些人的段子讲的多么生动有趣,夏文博今天总也是提不起精神,或许,他内心的那份清高在这一刻过度的挥发出来了,其实他并不歧视小姐,也不讨厌男女之情,但是,他总觉得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在自己的同事下属面前失去自尊,和不是自己的女人表现出这种卿卿我我,情意缠绵终归有些不伦不类。
  这顿饭吃的一点都不舒服,回到了宿舍,夏文博心情有点郁闷,用凉水冲了个澡,等待着局里司机来接自己。
  老段给夏文博送来了许多新玬乡当地的土产,还有水果。
  这几天老段对夏文博一直都恭恭敬敬的,他从内心还是很讨厌夏文博,但他又害怕夏文博,特别是上次夏文博偷着到黑沟铜矿去的事情,更让老段心惊胆战,他觉得,夏文博这个人啊,天生就是自己克星。
  送走了老段,夏文博靠在藤椅上,思绪很乱,他和乡里的这些干部过去也很少接触,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的反感,他找不到自己反感他们的理由,但就是很不舒服。

  正发愣呢,手机响了一下,是qq信息,夏文博赶忙打开手机,他估计是哪个‘没结婚的寡妇’发来的消息。
  可是一看,有点意外,是苏亚梅的,这女人可是很少玩qq的。
  “嗨,干嘛呢?”
  有点失望,夏文博没有理她,苏亚梅就开始骚扰他,一条接一条的信息发过来,发的夏文博心烦。
  “哪来的女人,影响本人情绪。”夏文博素来在网上很随心所欲,张口即来。
  苏亚梅发来一个好笑的表情,说:“哦,有气呀?我以为死人一个呢?”
  “苏亚梅,我要是死了,变成鬼天天在你上厕所时躲在门后偷窥你,没事就去趴你家窗户,你睡着了我就倒立着,挂在天花板上一动不动的贴着你的脸瞪着你!”
  “晕,臭小子,你别说了,听着就慎得慌?”
  “更瘆人的在后边呢?”
  “你去死吧!混蛋。”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瞎得瑟着,直到局里的司机过来接他走,夏文博才说不聊了。
  但苏亚梅继续纠缠,说,你小心点我明天去你们局里找领导告状,说你骚扰我。
  夏文博愤愤不平说,你能告我啥?你省省吧?你午睡中把我撩的难受,我不告你腐蚀人民的勤务员就不错了。
  小车摇晃着,跑了一个多小时,这一路上,小车班的司机小王也是殷勤有加,还专门给夏文博准备了几瓶矿泉水,有意无意的老是把话往下一步夏文博配专车的上面带。
  夏文博心知肚明,也模棱两可的表扬了几句小王,给他增加了不少的信心。
  快到县城的时候,袁青玉打来了一个电话,夏文博本以为就是平常的问候,没想到刚听了两句,夏文博脸色骤变。

  “你说什么?水泥厂的职工吧政府给堵了?你稍等。小王,停车!”
  和袁青玉这样的电话,夏文博是不希望小王获得很多信息。
  停下车,没等夏文博下车,司机小王却很乖巧的说自己有点肚子疼,要去方便一下,这让夏文博暗自点头,这小子还不错,知道回避。
  “袁县长,情况很严重吗,黄县长他们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传来袁青玉一声叹息:“他们要在就没我什么事了,今天黄县长和分管工业的蒋副县长都到市里开会去了。”
  夏文博眼皮一闪,警惕性一下提升,这样说来,整个政府现在袁青玉就是全权负责的人,一旦事情闹大,她恐怕就难辞其咎。
  “都不在啊,这事情有点太巧合了吧。”夏文博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怀疑,暗示了一下。
  “不错,我也有这个怀疑,蒋和水泥厂的领导关系密切,难保不是他刻意安排的一个闹剧。问题是,黄县长刚刚来了电话,说要动用警力,抓人,弹压。”
  夏文博立即说:“万万不可!如果这不是一次单纯的职工请愿,一旦警方介入,可能会火上浇油,激化矛盾。”
  “嗯,我明白这个道理,但恐怕不如此又控制不住今天的局面,而且好像黄县长已经给公丨安丨局那面发话了。”
  “我马上过去,在此之前,请你不要采取任何行动。”
  夏文博已经预感到事情的复杂性,黄县长是什么人,夏文博太清楚了,按说他不应该采取这样过激的行动,这很有点反常。
  现在夏文博只能祈祷,警方的人员调集不会太快,这样才有可能让袁青玉摆脱危机,化险为夷。
  “小王,赶回县城,快点!”

  小王答应一声,一脚油门,车像离弓之箭,席卷着一片灰土,往县城开去。
  小车直接开到了县政府旁边,大门已经不能进出了,门口围着几百号工人,有的手里还拉着横幅,有的人还拿着话筒,正在喊着什么,场面很混乱,街面上有六七个警方人员,远远的躲着,生怕被愤怒人群当成发泄对象。
  夏文博轻轻的嘘一口气,还好,警方大队人马还没有开来,事情还有转机。
  没等车停稳,夏文博就抢先下车,顺着县委的院墙往后面跑去,他在这里住了两年,对政府的地形相当熟悉,他知道有一处院墙外面有个大垃圾箱,站在上面,是可以翻进政府。
  虽然好久都没有从这里翻过院墙了,可是当夏文博跑过去的时候,那个垃圾箱依旧存在,夏文博一个箭步跳上去,双手往上一抓,扣住墙砖,手腕一翻,整个胸部就升到了院墙上面。
  跨腿,拧身,“咚”的一下,夏文博已经跳进了政府大院。

  一路小跑着,到了袁青玉的办公室。
  袁青玉正有些焦虑的在办公室来回度着步子,脸色冷峻,对蒋副县长这样的卑劣手段,袁青玉异常的愤慨,但是,愤怒并不解决问题,自己稍微有一点偏差,可能就会给自己的仕途带来难以估量的危险,她强制自己,要冷静,要镇定。
  “小夏,你怎么进来了!”对猛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夏文博,袁青玉还是有些惊讶。
  “翻墙进来的,现在情况怎么样!”
  “情况依旧很严峻,公丨安丨局那面我刚去了电话,让他们暂时不要来人,但问题是,他们不来,这些工人就不会离开。”
  夏文博也拧着眉头:“他们到底为什么闹事!”
  “还不是蒋副县长和黄县长弄得麻烦,他们要把水泥厂搬迁到乡下去,把现有的场地转让给一家房地产公司,不知道是政策没讲清楚,还是水泥厂原有土地价格待有问题,这水泥厂的人不愿意了。”
  “这样啊,那能不能暂缓搬迁,等职工们全部理解了县里的政策之后在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