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了,小黄,你怎么到黑沟铜矿去过?”
  “开春的时候,全乡要科普计划生育,我们计生委就到了黑沟矿山。”
  “那你觉得那个铜矿大吗?”
  “好像挺大的,工棚都好多,不过里面乱七八糟,臭气熏天,根本待不住人。”

  “奥。我知道了!”
  夏文博慢慢的靠在后背靠枕上,闭目思索着,这件事情自己今天看过证实之后,回到局里要把它当成一件大事来查查,看看到底有多少猫腻在里面,从老段对此事的态度上看,这事情绝对和尚副局长脱不了干系,这个人啊,真是贪得无厌。
  车摇摇晃晃的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噶”的一下,停住了。
  夏文博睁开眼,以为到了。

  “这么快啊,咦,没有什么啊?”
  当然没有什么,他们的车停住了半道上,一面是悬崖峭壁,一面是万丈深渊,而在路的中间,一块巨大的石头把车道堵住了。
  “夏局,我们上不去了,这块石头凭我们三人之力,根本都挪不动!”
  “怎么会在半道上出现一块石头?”夏文博大惑不解。
  “这也很正常,山路上经常会出现,有时候下雨滑坡,整个路段都会被封堵。”
  夏文博还是有点不想放弃,自己下车推了推那块巨石,结果不由的叹口气,今天自己是不可能亲眼看到黑沟铜矿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夏文博几次都想到黑沟铜矿去看看,但却因为不同的原因,直到离开新玬乡的时候也没有如愿以偿。

  走的那天中午,乡里的马乡长和萧书记也特意的抽出了时间,准备给夏文博办了个告别宴会,他们不想邀请太多的人,所以让小黄来找夏文博,说有点事情让他出去一趟。
  “夏局,我们乡长和书记让我请你过去吃饭呢!”到了乡政府的门口,小黄才说出了真想。
  夏文博哑然失笑,不就是吃顿饭吗,干嘛搞得像地下工作者一样。
  小黄今天还特别装扮了一下,显得青春靓丽,她那灿烂的阳光一样的笑容,让人爽心悦目,面对这样一张笑脸,夏文博当然无法拒绝了。
  两人来到全乡装修最好的一个饭店,推开厢门,小黄迟疑了一下,邹了邹眉头。
  夏文博也回过头来看一下她,他们有点尴尬的相视一笑。
  在包厢里,马乡长和几个副乡长都在,而且每个人身边都陪着一个女人,这些女人一看,不是这里的服务员,就一定是小姐,马乡长闭着眼,在沙发上躺着,头搁在一个女人的腿上,另外几个副乡长的怀里也有一个妹子偎依着。
  唯独萧书记是独自一人。说起来萧书记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清透的人,喜欢把自己弄得蛮干净,也喜欢把自己的头发弄得很光溜,虽然头发不很密了,但打上啫喱水,看上去还是很精神。
  他们一进门,萧书记忙招呼夏文博和小黄入座。
  小黄咳嗽一声,大方的坐下来,看样子她很快便适应了这里的气氛,主动与萧书记打着招呼:“书记,人请到了!”

  “好好,你也留下,今天好好的陪陪夏局长。”
  马乡长也起来了,他搂着身边女人的的腰说:“小黄,你招呼好夏局哟,夏局没喝好,我拿你是问。”
  “知道了!”
  有了小黄的出现,包厢一下子活跃了,小黄好像也认识那几个女人,和她们谈论着包间里正在播放的电视连续剧,很快,马乡长和萧书记也参加了讨论。
  夏文博不吭声,小黄一面和人家聊,一面关切的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问他喜欢看什么。

  夏文博说:“我很少有时间看电视,况且我对这些根本不敢兴趣。”
  夏文博平时只看看新闻,对这些傻乎乎的言情电视确定不沾。因为没有时间,偶在看了上集可能就没机会看下集,这种电视只有萧书记,马乡长那样的领导才会有闲情逸致。
  萧书记见夏文博不搭话,就走到电视机前指着屏幕上的人物给他作讲解:“最坏的就是这个,他搞垮了另外两个。”
  可夏文博并不附和,只‘呵呵’的干笑两声,便又静静的坐着。
  一会儿服务员说菜好了,他们都陆续站起来,只有夏文博还呆呆的坐着,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马乡长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来到夏文博面前,女的娇气的对夏文博说:“大哥!你看看我们俩谁高呀?”
  那女的确实很高挑,也很漂亮。马乡长紧紧拥住她,夏文博仍目不斜视的盯着电视机屏幕,脸上露出鄙胰的笑。
  为了打消这份尴尬,小黄笑着说:“这样量不好量。”
  马乡长的立即领会,奸邪的笑了。

  小黄心里有点懊恼自已刚才玩笑的粗俗,可谁也没在意,大家在饭桌上坐定了,马乡长招呼服务员拿酒,高档的补酒上来了,马乡长身边的女人接过酒递给了他,说道:“你来开吧,我不会开。”
  马乡长接过酒:“当然要我来开呀,我经常开的。”
  萧书记她们呵呵的笑,好像这“开”字有另一层意思。
  酒到了萧书记面前,萧书记忙摆手:“我不要了,来‘例假’了。”
  这本来是个玩笑话,可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谁都不好把这句话看成玩笑。
  马乡长语重心长:“是啊!他身体不太好!”
  又转过身来拍拍夏文博的肩关切的问:“夏局长,你今天没问题吧,今天可是特别为你准备的离别宴会?”
  夏文博低下头来喝汤,吱吱唔唔的点着头“我今天也有点不舒服,不喝酒了吧!”心里却说,这到底是给老子办的宴会?还是你们假借老子的名义,自己想吃喝玩乐一下啊。
  “你们都不喝酒,那搞毛,不行,都得喝,哪怕少点。”
  说完,马乡长拿过三个小小的酒杯,萧书记一个,夏文博一个,小黄一个。
  湛满了酒,他又说了一堆展眉夏文博的话,然后大家一起举起了杯,包间里所有人眼里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只有小黄和夏文博在这光芒的照射下,无奈的附和着。

  席间的一切都被马乡长操纵着,他不停的举杯,在小姐面前像个和蔼可亲的大哥,在一帮手下面前都又是一个极端平易近人的领导,他们尽兴的与小姐们推杯换盏,甚至还用上了很亲切的称呼,“大哥”,“大嫂”,“小弟”,“弟妹”。
  不明真相的在门外人听见了,一定还以为这是一家人在团圆聚餐。其实呢,他们中的几对才刚认识不到半个小时。
  马书记与他的小姐是老相好了,他们两个对话的语气就像是一对夫妻。别看他40多岁了,可在她的小姐面前他还像个痴情的小伙子,小姐对他也是情意绵绵,而且她感觉她不是一个无心坠入爱河的少女,而是高贵的乡长夫人一样。
  在宴会上,乡长,书记都情真意切的说交定了夏文博这个朋友,说这几天的相处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感触颇多。
  可是夏文博实在有点想不明白,自己到新玬乡来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这两位领导何至于如此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