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2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海继续说:“另外,我觉得,楚阳同志应该撤职。当然,这件事的真正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仅根据目前为止我了解的,我觉得楚阳同志在这件事情里所犯的错误,并不比那个开发商更可恶!首先,他对于承包商的审核并不过关;其次,他在施工过程中监管不力,最后,这件事想必有些日子了吧,他一直隐瞒不报不说,还没有解决好这件事,最终导致这些人都闹到了这里。仅这三点,我个人认为,已经足以将楚阳同志撤职了。”

  梁健听完,问他:“还有其他的吗?”
  成海笑了下,道:“没有了。要是我说得不对,梁书记可别怪我!”
  梁健也笑了一下,道:“怎么会。你能够出谋划策,我十分欣赏。不过,你确实有些地方说得不对。”
  梁健看到成海的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
  “现在就撤职楚阳同志,我觉得不合适。这件事真实情况如何我们都还不清楚。就算真的要处罚楚阳同志,也要等到楚阳同志到了以后,听听他怎么说然后再做决定。不过,你刚才说道歉这件事,我觉得主意不错。我觉得可以再升级一下。为了体现我们的诚恳,不如这样,就辛苦成海同志,和江源同志,一起和我走一趟,怎么样?没意见吧?”梁健看着成海脸上微微的抽动,然后又转向娄江源。

  娄江源回答:“只要能暂时先把这些人安抚下来,道个歉没问题。”
  禾常青在旁边主动请缨:“我也一起去吧。”
  三人一起看向成海,成海回答:“那就一起去吧。”
  “那就走吧。”梁健先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成海。成海懒洋洋地站了起来,道:“外面人不少,待会儿梁书记一定要记得态度诚恳,不然的话,万一惹怒了这些人,把我们给围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梁健回答:“成海同志放心,待会到了外面你就站我后面,万一有个什么突发情况,我也好护住你!”

  成海眼底掠过一抹羞怒,脸上还笑着:“梁书记好意,心领了。”
  梁健他们四人走到之前梁健和禾常青广豫元他们站的位置,正好广豫元和曹军还有翟峰走过来,便叫住了,问他们:“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
  广豫元回答:“看着都情绪还算稳定,不过也很难说。”
  梁健又问他:“明德呢?到哪了?”
  广豫元看了看时间,道:“应该快到了。”
  梁健看向成海,道:“成海同志,依你看,我们是现在就过去,还是等一等?”
  成海目光瞄了一眼大门外坐着的那几十个人,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些犹豫,短暂的几秒钟过后,他回答:“既然明德同志快到了,那也就不差这一会会时间了,再等等吧。”
  “好。那就听成海同志的,再等等。”梁健道。
  这成海想必也是有些慌。毕竟外面这些人,要真是骚动起来,可不会管你是成部长还是梁书记,那都是一视同仁的。成海虽然想看梁健难堪,但要是把自己也搭上,他可就要好好考虑下了。
  没多久,警笛声就从外面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一会儿后,梁健就看到连着五六辆警车闪烁着警灯乌拉乌拉地停在了门口,将盘坐在门口的那些人都给包围了起来。
  警车一围,这些人就有些沉不住气了,刚才的淡定气势荡然全无,一下子全部站了起来。有些人更是拔腿就准备往外跑。
  还有些,愣了愣后,开始来砸党校的铁门,嘶吼着要让梁健他们出去,给他们一个公道。
  梁健看向成海同志:“现在可以出去了,我们走吧。”

  梁健先迈腿,成海犹豫了一下,就落在了后面。禾常青走了一步看向他,道:“成海同志要是有顾虑的话,可以不用过去。”
  “我有什么顾虑!他们只是来上丨访丨的民众,不是恐怖分子,我怕什么!”成海立即回答。
  禾常青笑了笑,没说话。
  四人走出那个转角,暴露在众人视线中后,门外的那些人更加激动了。有人像是认出了梁健,大喊:“梁健!是梁健!”
  话音落下,一个物体就从人堆里飞了出来,从铁门上面划过,朝着梁健这边飞快地飞来。梁健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瓶水。梁健让了让,看着那个矿泉水瓶子掉在不远的地上,砰地一声,让他重新审视起外面那些人。
  梁健又扭头去看了看成海,他站在后面,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往常他都是笑不离脸的人。
  梁健停了停,又继续往前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曹军忽然慌张地跑到跟前,道:“梁书记,你不会是要出去吧?”
  梁健看向他,问:“有什么问题吗?”
  曹军看了眼那些正一个个涨红了脸嘶吼质问的人,皱了皱眉,道:“这些人现在情绪这么不稳定,你出去,这……万一……万一……”
  “没有万一!”梁健打断了他。
  曹军不敢再说话,梁健上前,从一旁的小门,推开了把守着的保安,开门走了出去。刚一迈出腿,就被早就已经等着的人给围住了。
  然后是嘈杂的喊叫声,大部分都是:“撤掉楚阳!”“还我们公道!”“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今天就不走了!”
  这些声音像是一把把带着尖锐刀锋的刀子一样拼命地往梁健的耳朵里钻。梁健站在那里,忽然有些失神,周围这些人的脸上,那种狰狞的样子,仿佛梁健就是杀人凶手一般。
  “梁书记!梁书记!”一个略微焦急的声音将梁健从失神中拉了回来,广豫元不知何时站到了他旁边,目光焦急地盯着他,问:“您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

  梁健摇摇头,目光不经意地掠过广豫元的手臂,发现他的衬衫袖子不知被谁撕了一个大口子。
  梁健顿时清醒过来。
  “你没事吧?”梁健问广豫元,广豫元摇头。明德已经带人挤了过来,将梁健几人都牢牢保护了起来。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提声喊道:“大家静一静!先听我……”
  话还没说完,忽然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喊了什么梁健也没听清,只看到那些人一下子就涌了过来,然后那几个护着他们的丨警丨察就被推到了梁健他们身上,鼻子眼睛,胳膊胸全部都挤到了一起,推搡着往党校里面去。
  突然,不知是谁在背后惨叫了一声。
  “别挤了,有人摔倒了!”有人在喊,梁健看不到,但听出来,似乎是禾常青的声音。那些人还在挤。
  梁健感觉到脚下无数的脚在撞,高高低低,也不知道到底踩到了谁,或者没踩到谁。
  这样过了有五六分钟,终于被挡在外面的那些丨警丨察挤了进来,拿着警棍和电击,吓退了这些人。
  新鲜的空气再次涌入胸腔,梁健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人放松下来后,才蓦然觉得胸口疼,每呼吸一下都疼。刚要拿手按,忽听得背后惊呼:“成海同志,你怎么样?”
  梁健立即回头,看到成海倒卧在地上,身上的白衬衫深蓝色裤子有不少的脚印,右手手背上有血迹斑斑,似乎伤得挺严重。
  日期:2016-09-29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