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1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噗!”的一声钝响,就见那位二太子的脑袋消失在了一片血雾当中。疆界的腔子在地上晃了晃之后,身子一侧歪随后倒在了地上。身体倒在地上的一瞬间,鲜血才向外四溅出来。
  看到了这一巴掌之后,一直待在独心阵里不出来的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他身后的便宜儿子说道:“看到了吗?这个才是你爷爷的出场方式。不过下手不轻啊,这个爸爸好像心里不顺,傻儿子。你一会不要说话,听着就好……”
  说话的时候,独心阵里面的空气突然扭曲了一下,随后老家伙第一个出了正厅,笑嘻嘻的向着席应真那里走过去。第二个出来的是炼器第一人百里熙,出来之后他马上利用术法瞬移到了席应真身边。
  这曾经的师徒俩见面之后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百里熙便恭恭敬敬的站到了席应真的身后。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要是单单看到这里,谁也想不到之前百里熙会拼出了命来寻找这位陆地术法第一人。
  这个时候,嬉皮笑脸的归不归也带着百无求到了席应真的身前。笑眯眯的对着这位老术士说道:“当初听说您老人家被困在了这里,我马上就凑齐了人过来过来寻找您老人家。好在……”

  没等归不归说完,席应真突然开口对着空气说道:“还不出来吗?以为术士爷爷真的当你走了吗?别说术士爷爷不给你机会,再不出来的话你就去陪这个叫做疆界的吧”
  席应真最后一个字刚刚出口,就见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正是刚才已经逃走了的三太子疆域,它刚刚明明已经逃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看到这个干哥们儿又回来之后,百无求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冲着这位三太子说道:“疆域。你傻啊?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这个时候的疆域一脸死灰,崔头丧气的看了百无求一眼。叹了口气之后它又将脑袋低了下去……
  刚才席应真出现的时候,第一个发觉的就是它。不过就在疆域打算不言不语的离开时,才发现这片区域已经下了禁制。它无法使用妖术离开,当时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用了隐身之法原地藏匿了起来。本来以为可以趁着事情结束之后。才悄悄的溜走。没有想到是席应真刚刚处理了它头上的二太子之后,就把它这个三太子揪出来了。

  由于当初在长安城里,百无求帮着席应真堵在上师宫的门口骂街。这个二愣子骂街的技艺深得老术士的欢心,听到了他的话之后,笑眯眯的对着百无求说道:“怎么?你们俩认识?”
  不过这个时候百无求是一点都想不起来这位老术士,皱眉看了他一眼之后,歪着脑袋说道:“我们可能是干哥们儿吧,那么老远的事情谁能想起来?老头儿,我们俩认识吗?看着你可是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呃?”席应真看了一眼正在冲他使眼色的归不归,看在小任叁的面子上,老术士也要多多少少给这个老家伙一点面子。当下也没有再深问老家伙和这个妖物的关系。只是回头看着还僵直的疆域说道:“看在你兄弟的面子上。术士爷爷我今天就饶了你这一次。带着你俩哥哥回去,和你爸爸妖王说,术士爷爷我还有一点小事情要处理。等到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就是妖山找它,今天的事情,术士爷爷要是不还礼的话,世人还以为术士爷爷已经死了。听说你们打算划疆而治,到时候我要你们妖山的群妖划疆之前先死一半!听到了吗?”

  当时疆域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当下硬着头皮答应了席应真的话。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这位二太子将晕倒的大太子疆度扛在了肩头。对没有脑袋的疆界也不是那么讲究了,直接拖起来它的一只脚。发现禁制解除之后,使用妖术离开了这里。
  来的时候三位太子回去变成了一个半,不知道妖王见到之后会怎么样。见到疆域带着它俩哥哥离开之后,席应真突然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术士爷爷我的脸皮太薄,刚才骂几句话街的话有多畅快!”
  这个时候,一直在冷眼看着席应真的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指着在一旁陪着笑脸的归不归,开口说道:“早就过来了吧?什么时候你和那个老家伙犯了一个毛病?都喜欢躲在一边看戏,不到显能耐的时候不出来。是吧?”
  “不能吧?”归不归表情有些夸张的看了席应真一眼之后,说道:“要是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任叁也在这里啊。不可能!这个小家伙在这路受苦,您老人家怎么能当作没看见……”
  “再多说一个字。刚才那个叫疆界的什么样,一会你就什么样。”席应真眼睛盯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要不是看在我们家儿子的份上,术士爷爷才不管你们的死活。它们舍不得对付百里熙。到时候等你们都死绝了,我再出来给你们报仇。”
  一句话说完。归不归再不敢多说话。虽然席应真一巴掌打爆他脑袋的事情未必做的出来,不过一巴掌让老家伙再床上躺个二年还是能做出来的。

  就在归不归闭上嘴巴的同时,吴勉在那里冷笑了一声。他刚刚想说句应景话的时候,冷不丁听到席应真的话提前说道:“你也一样,一个字一巴掌。合不合算你自己想清楚……”
  吴勉带着骨头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他本来就是个刻薄的人。这时候不说点带着骨头的话,吴勉自己都会觉得别扭。就在他说什么也要把这几句话讲出来的前一刻,那个二愣子百无求替他岔开了话题。
  百无求上下打量了一番席应真之后。说道:“老头儿,这事就是你的不对了。长嘴除了吃饭还能是为了什么?骂街啊。你说都是自己人不好意思骂街也就算了。你连话都不让说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到不然你直接一人一巴掌拍死我们几个,反正老子我这几年都是糊里糊涂的。死了可能就什么都明白了。”
  席应真本来就有点心虚,和吴勉说的一样。这位老术士早就到了这座何府了,这几年他一直在长安城中的一个过期弟子家住着。前几日,一个身穿麻衣的汉子去了那个弟子的家中。打听这位老术士的下落。没有师命弟子自然不敢去泄露席应真的行踪,当下只是询问这人有没有什么消息。如果有机会见到自己以前的师尊,一定会如是禀报。

  没有想到这一句话出了问题,听到了席应真不在之后,麻衣男人突然拔出来一柄短剑,当着他弟子的面一件扎进了自己的心脏。临死之前只说了五个字:“邯郸……救百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