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3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得了,咱们就用不着弄这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了吧?
  黄胖子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说还是得感谢的,那天若不是你们的营救,我只怕是跟着我那连儿子都不认的老头子一起去了,还有你给我用的那药,我听老鬼说很珍贵,实在是……
  他拉着我进里屋,里面走出一人来,年纪挺大的一老头,模样打量了我一下,让我下意识地一阵心惊肉跳。
  黄胖子给我介绍,说这是我父亲的朋友,马叔。

  我拱手招呼,说马叔好。
  那老头儿瞄了我一眼,脸色颇为严肃地说道:“我哪里是剑君的朋友啊,我只是一个老仆人而已,快剑马六,承蒙你救了我家少爷,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一个招呼,刀山火海……”
  他说罢,朝着我躬身行礼,我赶忙将他扶起来。
  我谦虚两句,老头儿便离开了房间,黄胖子苦笑着说道:“你别介意,他性子就是这样的,也不是冲你。”
  我说还好,老派江湖人,我理解。
  黄胖子说你先坐,志龙去了总局,估计中午的时候就会回来,待会儿我们兄弟伙一起搓一顿,喝杯酒。

  我说他去总局干嘛?
  黄胖子叹了一口气,说慈元阁这一次挨整,不但产业停顿了大部分,就连好多老关系,老部下都各处散落,志龙这一次出来,面对的就是一堆烂摊子,估计又得从头创业了,他去总局呢,是领一些扣押在那儿的家底,不过估计能有个三五成,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说到这个,我就有些不理解,说凭什么啊?
  黄胖子苦笑,说你看过《鹿鼎记》没,里面的韦爵爷抄家,一个道理,这还是茅山宗和龙虎山在上面讲了话,要不然连这些都不吐出来呢。
  我说你这事儿也能忍?
  黄胖子说不忍怎么办?我被通缉得满世界乱跑,志龙更惨,给扔在白城子那儿窝着,要不是你后来跟白城子扯上了一点儿关系,那边没有怎么动他,说不定出来都没了半条命呢——对,你可以啊,在白城子也有人儿,混得不错。

  我苦笑,说啥啊,我也是误打误撞……
  黄胖子说总之一句话,这一次如果没有兄弟们的帮忙,我和志龙估计就真的栽了,一会儿我得好好敬你一杯酒。
  两人闲聊叙旧,谈起了这些日子的事儿来,黄胖子突然问道:“老鬼这一次没事吧?”
  我说你知道了?
  黄胖子说慈元阁虽然伤了元气,但底子还在,该有的江湖消息,都能够收得到,这几天我除了处理手头的事情,就是一直给老鬼那家伙打电话,结果都没有回我,所以我知道你来了京都,这才找你过来问问。
  我说人是重伤了,不过现在没事儿了,坐飞机去了欧洲,威尔在那儿呢,问题不大。
  黄胖子说昨天京都洪家的洪天秀被人杀了,这事儿你应该听说了吧?

  我没有隐瞒,坦诚地说道:“我干的。”
  啊?
  黄胖子一脸惊讶,说真是你干的?
  我说这事儿我骗你干嘛?
  黄胖子说外面都在传杀洪天秀的是黄泉的杀手孟婆,没想到居然是你——为什么呢?

  我说老鬼身边,有一个叫做牛娟的女孩,你知道吧?
  黄胖子脸色黯然,说知道。
  我说你也知道,我跟老鬼是同学,那牛娟是老鬼的高中同学,自然也是我的,他临走之前,嘱托我办两件事情,说不然心里不踏实,我这既是完成嘱托,也是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些。
  黄胖子说牛波伊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招弄死那老狗,将一大堆的高手耍得团团转……
  聊了没多久,方志龙回来了。
  两人见面,少不得又是一番寒暄,方志龙是少年白头,这进了大牢里蹲了一回,更是沧桑,不过在我面前,倒也不拿捏架子,一个劲儿地跟我道谢。

  我说客气话就别说了,要真的论起来,其实慈元阁也是受了我们的牵连,要不然怎么弄,也轮不到你们的头上。
  我这话儿讲得不是客气,慈元阁的问题就在于跟黑手双城,还有我们的关系太过于亲密了,所以才被殃及池鱼。
  人到齐了,便移到饭桌前,整了些硬菜,又搞了点儿好酒。
  酒是国酒茅台,四十年的陈酿,方志龙和黄胖子轮流敬过我,我又回敬过去。
  这几杯酒下了肚子,热流上涌,人就没有那么拘束了。

  三人闲聊起来,谈及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特别是方志龙谈及在白城子的遭遇,那叫一个唏嘘。
  他说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还有活着出来的时候,那个地方,真尼玛恐怖。
  我说怎么恐怖?
  方志龙说那帮人有事没事就拉人进实验室里面去,从身上切一些组织出来做研究,简直都不把人当人对待,搞得我都神经衰弱了,甚至都有自杀的冲动,好在后来有人出了话过来,说我是你的朋友,这才消停一些,然后没多久,人就给放了出来……
  说完,他又敬了我一杯酒。
  切片?
  我知道白城子有研究这些的实验室,但听到这个词眼,还是有一些不寒而栗。
  这酒喝得有一些多了,方志龙突然跟我说道:“陆言,你跟外交部的徐淡定挺熟悉,他是茅山宗的人,你现在又是茅山的外门长老,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不当说。”
  我说你讲嘛。
  方志龙说事情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小饼受慈元阁的连累,给到处通缉,其中给人抓了两回,后来又被你和老鬼救了出来……
  我说对,怎么了?

  方志龙指着黄胖子,说他呢,有一把剑,叫做石中剑,那把剑是他老头子一字剑君留下来的,先是传承给你堂哥陆左,后来小饼跟我妹子结婚的时候,由茅山掌教萧克明转交给了小饼——因为这事儿,小饼对你堂哥一直念念不忘,不过如今那剑落在了洪家手里,而据内部消息,说洪天秀已经把剑送给了总局的孙英雄。
  我说你是让我跟徐师兄去说一下,帮忙讨要?
  方志龙摇头,说不是,是让他帮忙去问一下,看看那边到底什么条件才能归还,我这边的诚意十足,多少的代价都行……
  他话语还没有说完,黄胖子便拉住了他,说别,这件事情,算了……
  两人吵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是吴格非打来的。
  我说稍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我接通了电话,吴格非在电话那头告诉了我一件事情。

  三天之后,洪天秀下葬,杨康会出席追悼会。
  听完吴格非的汇报,我淡然自若地询问道:“你怎么看?”
  吴格非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我觉得跟上次放出来的消息一样,都是故意弄出来的,如果去了,一定有埋伏——我怕你从别的渠道听到这个消息,准备过去,特别提醒你一身,那帮人的实力很强,真的要布起局来,很难突围的。”
  我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吴格非想了想,有劝我道:“我拜托了人,看看能不能去参加追悼会,然后尾随……”
  日期:2017-01-19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