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8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下次有机会一定和荣哥交个朋友!”对吴德荣,朱海洋骨子里还是有些惧怕的,必竟吴氏父子在延春干过的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今天碰到了他真是晦气,朱海洋只想早些离开这里。
  朱旭日自从被撤掉政法委书记一职以后,就曾警告过儿子最近做事小心,所以朱海洋自是不想把事情惹大。而吴德荣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客气地和朱海洋握了下手,然后拉着张清扬二人就出来了,上到车里,张清扬才松了一口气。
  “荣子,他就是朱旭日的儿子?”
  “嗯,就是一个混蛋小子,妈的整天不干好事,手下又一堆混吃混喝的小混混……”
  张清扬把头扭向身边还在发颤的田莎莎,压着怒火问道:“莎莎,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哥,我……”田莎莎未语先哭,惹得张清扬又是一阵心酸,安慰了好久她才不哭了,勉强说清楚了经过。
  原来这一切还要怪田莎莎那位不争气的父亲。田父生性好喝好赌,欠下了不少赌债,总跑来找田莎莎要钱,田莎莎的钱全给了父亲,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这才跑来“龙海阁”做夜间的女服务员。不巧今天朱海洋不知从哪弄来了一些钱,所以带着弟兄们过来打牙祭,正好见到了漂亮清纯的田莎莎,他酒后失德起了色心,今晚就想把田莎莎带走,并且声称以后让她做自己的“马子”。所以田莎莎挣脱他从包间里跑出来遇到了张清扬。

  张清扬听完后气得朝坐椅打了一拳,对田莎莎又恨又爱地说:“你这丫头怎么不听话,没有钱和我说啊,你说今天如果不遇到我,那后果……”不忍说下去。
  前边的吴德荣阴险地说:“清扬,要不要我帮你妹妹出口气?”
  张清扬摇了摇头:“他今天认识你了,所以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要不然别牵扯到你!”
  吴德荣也知道张清扬为自己好,所以点了点头。这时候田莎莎咬着牙说:“哥,朱海洋就是个大混蛋,我们这的服务员王铃就是被他……然后还怀上了孩子,刚做完流产没多久……”
  “王玲为什么没有报警?”
  “报警?哼,事后朱海洋对王铃说了,公丨安丨局长是他爸,杀人放火都不怕!”

  “真他妈的是混蛋!”张清扬恨得咬牙切齿,他本想这个冬天安心一些少惹事,却没想到有些人却不想让你安生,“莎莎,你还知道朱海洋什么事情不?”
  “我听玲玲说起过,朱海洋曾经还强……那个玩弄过一些初高中的女学生,而且还是那帮学校小混混的大哥,学校里的小混混打架的时候都找他,今天他就是刚带着人打完群架所以才过来的……”
  张清扬点点头,心里已经明白得差不多了,像朱海洋这种学生眼中“社会上的人”在延春地区到是有不少。张清扬上学的时候过于招风,要不是有吴德荣帮忙也差点被这些所谓“社会上的人”教训,这么一想不禁触动了他的往事。
  吴德荣听完冷笑道:“原来就是一个小痞子,还是一个有背景的小痞子!清扬,就这么放过他?”
  “荣子,你还记得我们上高中的时候,就有位女同学被校外的不娘良青年搞大了肚子吗?”张清扬突然间扯得很远,然后自问自答道:“我最恨这种人了,所以绝不能放过他!”
  “你已经有办法了是不是?”吴德荣很了解地问道。
  第二天一大早,省报女记者艾言刚到单位,就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电话中的小姑娘声音稚嫩,声称他有新闻线索提供,是关于珲水公丨安丨局长朱旭日的儿子強奸多位在校女生以及聚众斗殴的事情。
  艾言一听这消息,立刻触动了他的新闻灵感,她知道如果自己把这消息捅出去又将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二话不说独自一人就赶往珲水。中午的时候,两人终于见面了,令艾言感到意外的是,对方是位清纯的少女,略微有些胆怯地讲了一些关于朱海洋的犯罪事实。
  这些事情听得艾言义愤填膺,她也是位女人,所以当对面的少女讲到酒店服务员被迫打胎,气得直拍桌子。采访结束后,艾言不解地问对方如何拥有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对方腼腆地笑笑,回答说不久前看报纸看到了艾言对延春张书记的专访,所以就记住了她,今天是联系了报社要到了她的电话号码。
  艾言信以为真,可是就当那位主动提供新闻线索的少女消失的时候,她突然似有所悟,回想着她刚才好像提到自己上次对张书记的专访,莫非这次是他?想到这一层,艾言激动地拿出手机飞快地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又挂断了,她知道有些事还是装糊涂比较好。
  艾言没有马上回江平,而是顺着那位热心少女提供的线索,摸到了那几所学校,采访了一些学生以及老师。老师虽然说得比较中恳,可还是抱着家丑不外扬的心思,并没有把事情说全。可现在的学生们什么也不怕,知道什么说什么,而且还添油加醋,只不过一天而已,艾言就收集到了一大堆有关朱海洋团伙等人向学生收取保护费、带动不良学生们群殴、欺骗女学生外出喝酒然后强bao的材料。

  艾言怀着激动的心情连夜赶回江平写稿,与此同时,张清扬正在田莎莎这里聊天。
  通过这件事,张清扬很自责,因为如果自己对田莎莎多关心一些,也就不置于发生这种事情了。他拉着田莎莎的手说:“莎莎,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和我讲,没钱了就向我要,哥有钱!”
  “其实你已经给我不少钱了,我都花不完,可我爸他……”
  “莎莎,以后不要给你爸钱了,你明天找个新房子,不要住这里了。不是我心狠,其实你这样就是害了你爸爸!”

  “哥,我明白了,以后……我就当自己是个孤儿,没有这个爸爸!”提到父亲,田莎莎就忍不住落泪。
  “傻丫头,你不是孤儿,你还有我啊……”
  田莎莎低下头想了好久,然后才认真地问道:“哥,我……我不想让你帮忙是不想欠你太多,你……平白无顾的帮我太多了,我……受不起,我……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帮我……”
  张清扬恍然大悟,看来这个问题田莎莎一定憋了很久,今天她终于问了出来,如果不给她一个合理的答复,她的心里对自己永远会存在隔膜。张清扬想了想,然后说:“莎莎,我给你讲一个男孩儿的故事。他生下来就没有父亲,一直被人骂做野种,可是他……”

  日期:2016-09-2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