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7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人的事,我们小孩子少管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要不是你帮我爸弄倒了刘为民,现在倒下的就是我爸。不把双林摆平了,我爸既使升上去也会后院起火的,我知道我爸从来不做陪本的生意!”张素玉不禁提醒了张清扬一句。
  张清扬点点头,不知道再说什么。张素玉起身道:“你坐着吧,不说这些烦心事了,我去把你衣服洗洗,我已经在酒店叫菜了,一会儿送来你帮我接一下。”
  张清扬也跟着站起来,红脸说:“姐,衣服……就不要洗了,我……一会就要走了……”
  “你……今天就不能陪我么?”张素玉仿佛用出了全身的力气,满脸忧伤地求道。
  张清扬走到她的身前,张开双臂紧紧地抱着她。

  张素玉再也经受不住體内的渴望,双手托起他的脸,两片美感的红唇便吻向他的嘴。嘴被他封住了,张素玉的鼻尖发出舒服的声音,这种刺激对她来说十分的强烈,虽然三十二岁了,可是她还没被男人如此拥吻过。
  张素玉的眼中含着泪水,忧怨地说:“清扬,你觉得我们都这样了,还……还能做姐弟吗?你说……有弟弟这样抱着姐姐的吗?”
  张清扬无法回答他的问题,低下头不敢看她。“姐,我……”
  “你就那么喜欢叫我姐姐是不是?”张素玉厉声问道,说完推开张清扬从他的怀中站起身来,“你走吧,你现在就走!”说完,独自一人回到卧室倒在了床上。

  张清扬迷茫地站起身,先去穿好外衣,然后呆呆地站在卧室的门口,望着床上那具粉红色的身体看了好久,然后才缓缓地说:“姐,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和你的关系更近一层,可我是个男人,我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我……我现在还没想好如何应对你的爱,其实我也爱你,可是我对你说实话,我也爱着贺楚涵。并且我有过别的女人……这话楚涵她不知道,因为你比她成熟,所以我才对你说。正因为我身边的女人不是一个,所以我才不想浪费你的青春,我……我要好好的想想……”

  张清扬说完后转身就走,张素玉却从床上跳起来,冷声问道:“你和贺楚涵发生关系了吗?”
  “没有,绝对没有!”张清扬认真回答。
  “那我就放心了,其码你对我们已经很公平了……”张素玉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气愤,回味着张清扬刚才的那些话,只会更爱他。
  就在张清扬关上防盗门的那一刻,就听张素玉喊道:“清扬,我就是爱你,姐姐就是爱你!”
  “这话也许我等你很久了,可是我现在还不能接受,请给我一点时间……”张清扬说出这句话之后重重地关上门。张素玉爬起来追出去,已经看不到了他的影子,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笑了。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她知道张清扬心里有自己。

  “儿子,你老实和妈说,那天晚上怎么带着楚涵回咱家住了?”一见到老妈,张丽先拉着儿子的手嘘寒问暖,然后就问到了正经事。
  张清扬脸有些红,强装自然地说:“那天和她去延春办事情,天晚了就没回珲水,就把她带去了咱家。”
  张清扬聪明的没有解释自己和贺楚涵之间的关系,要不然就是越描越黑了。可张丽却不依不饶地接着问道:“你……你没欺负她吧?”
  张丽口中的“欺负”自然需要深层的理解,张清扬郁闷地说:“妈,我在你心里就那样啊?”

  “不是,妈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那个,你们还年轻,怕你们一时糊涂就……”
  张清扬心里老大不满意,突然恶声恶气地说:“你放心,我不会再像你和他一样制造出第二个张清扬来!”
  张丽的脸猛然间就红了,她倒没有怪儿子,而是自责地拉着张清扬的手说:“儿子,这二十多年妈让你受苦了……”
  “好了,妈,不说这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张清扬对老妈怀着深深地歉意,他知道自己可是老妈的心病。强颜欢笑道:“妈,他这次开完会就和你结婚吧?”
  “嗯,”张丽羞涩地点了点头,心里的滋味自是不消细说。
  张清扬感叹道:“我终于要有爹了……”
  “儿子……”张丽抱着张清扬的头放声痛苦,坚强的张丽在这一刻终于把忍了二十多年的眼泪哭了出来晚饭是和柳叶一起吃的,听说张清扬来到了江平,柳叶早早地下班过来。吃过了饭,张丽到里间休息,客厅里应付剩下他们两个人。
  几个月不见,柳叶出落得更加成熟,在张丽的調教以及公司的磨砺下,柳叶再也不是夏天时的柳叶,早已经脱去了在校大学生的青涩,换成了另种职场女性的魅力。
  张清扬感慨良多,看着变化巨大的柳叶,就仿佛见到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变化,心里有些酸酸楚楚的味道。

  “哥,好久不见了,你不开心吗?”也许张清扬脸上的愁云让柳叶迷惑,她有些羞涩地问道。虽然习惯了职场生活,整天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可是面对张清扬的时候,柳叶又回归了纯真的本性,兴许是让他见到了自己成熟的打扮有些不好意思,她小脸红红的。
  “可能是太累了吧,小叶子,看见你真好,工作得顺心吧?”望着她那羞答答的模样,张清扬触动了心事,联想到张素玉心情又怎么能开心起来。
  “很好,在公司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一切都要谢谢你和干妈,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柳叶一边说着,一边心酸地撫摸着手腕上的玉镯,眼圈有些红。
  “小叶子,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向前看,你的家里还好吧?”

  “嗯,家里都很好,谢谢你关心。”
  “傻丫头,你是我妹妹嘛,不用这么客气!”张清扬拍了拍她的小手,柳叶全身一哆嗦,赶紧把小手缩回,害得两人全脸红了。张清扬有些不理解她的反应,心说自己也没怎么样啊,她怎么反对如此强烈。
  良久,柳叶才很不好意思地转移话题说:“哥,听说这次涵涵姐和你起一回来的?”
  “嗯,是的。”张清扬没当回事地回答。
  “哦,”柳叶却是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张清扬,目光里满是疑问。
  第二天,在家休息了一晚上的贺楚涵来到酒店拜访张丽,正赶上是双休日,柳叶也没有去上班,三个女人凑在一起满是亲热是说着话,张清扬好像成了局面人。三个女人不时发出笑声,搞得张清扬哭笑不得,心说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有鸡鸭的地方,粪多;有女人的地方,笑多!

  张丽指着张清扬对贺楚涵说:“涵涵,这小子今后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修理他!”
  “他……没欺负我……”贺楚涵红着脸说,她当然不会把张清扬“欺负”自己的那些事讲给张丽听,更何况柳叶还在旁边听着呢。
  一旁的张清扬气得直翻白眼,可也无话可说。
  晚上,贺楚涵走后,张丽母子二人坐在电视前看新闻,白天的时候已经接到了刘远山的电话,他顺利向更高一层进了一步。母子二人望着电视上新上任的领导人与退下去的老领导们握手,感慨良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