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7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才对嘛!”郝楠楠尖叫一声,摆出讨好的表情,拉着郎世仁去了浴室。亲手为他脱去衣服,然后又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当她一絲不挂地站在郎世仁的面前时,郎世仁盯着她雪白的身体时好像把一切烦恼都忘记了似的。
  自从那天害得贺楚涵委屈地流泪以后,张清扬心里一直都觉得对不起她,很想找个时间表示一下安慰她。可这几天为了迎接考察团的到来,忙得很晚才回家,一直也没有时间。考察团一走,张清扬才略感轻松,当天晚上就要请贺楚涵吃饭,以示歉意。贺楚涵心里这个开心啊,想了想就说买些材料回家涮羊肉吧,家里的气氛更温欣。张清扬当然明白贺楚涵是想单独与自己在一起体会那种家庭的温暖,所以点头答应。

  而且贺楚涵说不在自己屋吃,要在张清扬的屋里,足可见到小丫头的心思了。张清扬早已经从珲水宾馆搬了出来,虽然两人只是相隔了一面墙,可是张清扬有意地疏远她,搬来后很少去她屋里做客。而贺楚涵自然也不好主动过来,所以二人的关系正处于那种模模糊糊的时期,谁也不想打破那层界限。
  一想到与她的关系,张清扬就有些头疼,他有心想和贺楚涵确立关系,可又放心不下刘梦婷,他对刘梦婷还有着期待,希望她能够早些离婚。可是这样与贺楚涵不清不楚的,时间久了对她也不是很公平,张清扬一点解决的办法也没有。
  “涵涵,你说郝楠楠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正吃着火锅的张清扬突然抬头问道。令对面的贺楚涵惊讶地瞧着他,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然后当她寻思过味来以后不由得撅起了嘴巴,用筷子敲了敲碗边,十分不快地说:“我不知道!”
  张清扬无奈地叹气,摇了摇头说:“你瞧瞧你,我一提她你就不高兴,我都说得很明白了我和她只是工作关系,她来找我汇报工作,我总不能把她赶走吧?”
  “哼,你就狡辩吧,你瞧瞧县里机关那些老男人,一看到郝楠楠就像枯树发新芽了似的,一个个那么精神,我……”贺楚涵本想拿自己和她比较的,突然一些不但不雅,而且有失自己的身份,立刻羞涩地闭上了嘴巴,没有说下去。
  张清扬嘿嘿嘿地笑了笑,接下她没完的话说:“她不就胸大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涵涵也有!”
  “说什么呢,讨厌!”贺楚涵抬头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很得意。然后又说:“你还说对她不敢兴趣,张口闭口就是她,你要是心里没她不置于晚上回家还想着吧?”
  “我是觉得这个女人很不简单,无法了解她。你也是女人,所以我想听听你对她的看法,只有对她了解了,今后在对待她的问题上,我才能有办法应对。你发现没有,这个女人这些天很明显有意地在外人面前表现对我的亲切,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和她有点什么关系似的,你说她是为了什么?”
  贺楚涵见到张清扬认真起来,也就不吃醋了,略微一想就说:“你说得对,她就是故意,我感觉她在故意激怒郎县长,我今天发现每次她笑嘻嘻地和你说话,一旁的郎县长脸色就很难看!”
  “你的意思是谁她在利用我激怒郎县长?”

  “嗯,通过我对女人的了解,一般来说向别的男人示好是激怒自己身边男人最好的办法!哎,不对啊,难道说郎县长和郝楠楠两人真有……那种关系?”贺楚涵做出豁然开通的样子。
  张清扬淫猥地笑了笑,“你说得对,他们间的确有那种关系!”
  “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先别管,你帮我分析一下,你说郝楠楠为什么要激怒郎县长?”
  第135章 美人计
  贺楚涵得意地一笑,说:“小样,我还以为你真的挺聪明的,原来这么笨!其实这个很好理解啊,她就是想让郎世仁生气,然后和你争风吃醋,让你不得不和郎世仁对着干!说白了她就是想看到你和郎县长打起来,而且是希望你把郎县长打倒!”

  “好一个奸诈的女人!”张清扬背后直冒冷汗,看来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似乎有很多人都不想看到自己和郎县长握手言和,都想挑起自己和他的争端,从中以谋个人利益。自己能看到的珲水表面已经很乱了,那些自己看不到的就更乱了!暗中的珲水政坛藏着很多秘闻,看来自己今后一切都要小心而行。
  贺楚涵见到张清扬信服地点了点头,便得意说:“怎么样,要不是我帮你分析啊,没准你真中了她的美人计!一想到那个女人笑里藏刀的模样,我就恶心!”贺楚涵继续对郝楠楠进行着人身攻击。
  张清扬宛尔一笑,撇了撇嘴说:“就凭她还使美人计?我可对阿姨不感兴趣,她顶多也就是身材出众一些,胸部大点罢了!”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胸大的么!”贺楚涵立刻顶了他一句,偷偷地扫了眼自己的胸口,有些失望,自己与郝楠楠显比,的确显得像未成年似的。
  她的眼神没能逃过张清扬的眼睛,张清扬笑道:“你的也不小嘛!”
  “流氓!你想怎么对付她?”
  “将计就计呗,她自然主动送上门来了,那我不享受岂不是浪费了!”张清扬得意洋洋地说。
  “狗嘴吐不出象牙!”贺楚涵气得恨不能扑过去咬他两口。
  张清扬拍了拍肚子说,“吃饱了,你去刷碗吧。”

  “喂,有你这样做人的么,明明是请我吃饭,怎么还让我去刷碗?”
  “这是女人的义务!”张清扬很大男子主义地说,然后离开餐桌,衣服也没脱就倒在了床上。贺楚涵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可却也没有离开,而是厚着脸皮收拾起碗筷来,很享受地做着善后工作。
  贺楚涵一边洗碗,一边偷偷地透过厨房的门望着躺在床上的张清扬,心里莫明地起了一阵騷動,她不禁想如果这辈子就这样和他生活在一起该有多好,既使所有的家务活都让自己来做,她也觉得很幸福。碗洗好了,她走到床边一看,张清扬已经睡着了,而且睡相很不雅,半条腿还在地板上拖拉着呢。她没敢打扰他,知道他最近很累,一方面要对待工作,一方面还要对付明暗中的敌人,劳累可想而知了。别看县城的政治不起眼,可是正因为不起眼才不好应对,刘家把张清扬派到基层锻炼就是为了让他积累基层斗争的经验,明辨事非。

  “大色郎,瞧你睡得像头小猪!”贺楚涵一边把他的腿抬上了床,一边脱着他的鞋。“大臭脚!”她吸了下鼻子,很可爱地说。
  帮他脱去了鞋子,贺楚涵就想起身离开,不料睡梦中的张清扬突然一伸手抱住她往怀里一拉,她就重重地倒在了张清扬怀中。他闭着眼睛,似笑非笑地说:“好人做到底嘛,鞋子都脱了,衣服也帮我脱了吧!”
  贺楚涵又羞又恼,敢情他装睡骗得自己同情心呢,粉拳使劲儿打着他的胸口,恼怒地骂道:“大坏蛋,你是天底下最坏的流氓………”
  贺楚涵感觉到了男人的反应,轻声说:“别动,就这样挺好……”
  张清扬不敢再动,可是贺楚涵已经感受到了,羞得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跑走,临离开时站在门口突然坏坏地说:“哼,我憋死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