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有一两家很难缠,差点和夏文博他们打起来,最后多亏村长书记赶过来,才吼住了对方。
  这一趟跑下来都下午3.4点了,大家肚子很饿,本来在矿上吃饭的想法没有实现,其他地方根本没人管饭,没办法,大家都饿,只好打道回府了。
  车又开了一个小时的样子,返回了乡政府,昨天那个差点闹事的房主正在国土所接待室等着接受处理,夏文博给老段交代了几句,让他去处理,自己先回到宿舍擦一把脸,猛喝了一杯凉茶,这才好受一点,但他没有忘记黑沟铜矿的事情,稍微休息一下,就离开宿舍,到那个在矿山给他暗示的同志房间。

  这是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因为常年在乡下工作,风吹日晒,让他的脸纵横交错的出现了很多皱纹,他对夏文博的到来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安静的递给了夏文博一支香烟,擦亮火苗,帮他点上。
  两人都没有说,各自抽了好几口烟夏文博才说:“你知道黑沟铜矿的事情?”
  这男人抬头盯着夏文博,想了想说:“我听说过你来局里办的几件事情,很牛笔,所以我想这个事情也许你能管。”
  “奥,看来黑沟铜矿真的有猫腻!”夏文博自言自语的说。
  “岂止是猫腻!这样说吧,我们所里的人,除了老段,谁都没有到那个矿去过,但没去不代表我们什么都看不出来。”
  夏文博有些惊讶:“没去过?那你们每年的审核,检查怎么做?”
  “嘿,这就是问题所在!这个矿在我们的登记管理表格中,是一座规模很小很小,只有不到一平方公里的一个露天矿,每年上缴的承包和管理费也才不到五千元,所以就没有把它纳入到重点管理中,局里也无人问津,偶然的一年半载有什么事情,也是老段上去看看。”

  “规模这么小啊?那是没必要费神!”
  这男人‘嘿嘿’的笑了笑,用鞋底踩灭了烟头,说:“以我的判断,这个黑沟铜矿每年的产量和销售一点都不小。”
  “不小?你的依据是什么?”
  “没有什么依据,但我在这里工作时间长了,很多信息躲都躲不掉?一些从黑沟铜矿跑出来的矿工说,黑沟铜矿根本都不是露天矿,而且规模不小。”
  夏文博一下眯起了眼,显然,这个事情很不简单,一个矿的大小不可能轻易的隐藏下来,连这位老同志都能看出问题,那么新玬乡国土所和国资局的相关部门却什么都不知道?这不太可能,唯一的解释,那就是这个矿涉及到了某些人的利益。
  “嗯,谢谢你,我需要上去看看再做决定!”

  “只怕你上不去!”
  “为什么?”
  这老同志笑笑:“因为老段是不会配合你上去的。”
  夏文博也笑笑,淡然的说:“腿在我自己的脚上,只怕他管不住。”
  夏文博已经决心去看看这个矿了,如果真的是如这位老同志所说,那这个矿不仅是新玬乡的一个
  安全隐患,而且,还会侵害到国家巨大的利益,一个不足一平方公里的露天矿和一个一平方公里的洞矿是有巨大的差别的,关键的是,恐怕还不止一平方公里。
  等老段处理了昨天那个房主,大家一起到街上柔柔家的饭店吃了一点东西,在这个过程中,夏文博并没有对老段提起黑沟铜矿的任何问题,夏文博明白,自己从老段这里恐怕很难获得有用的信息,等明天自己亲自过去看看再说。
  大家都累了一天,吃饱喝足,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夏文博躺在床上,把电扇开到三档,呼啦啦的吹着,才想起来看看手机,今天大部分时间在山里,没有信号,估计会有人找自己。
  一看,果然有好多个未接电话,有二虎子的,局里办公室裴雪慧的,还有袁青玉的五六个未接电话。
  二虎子和裴雪慧的到不急,他赶紧的给袁青玉挂了过去。
  “喂,袁县长你好,我刚才在山里没有信号,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乡下怎么样,还能习惯吧。”
  夏文博觉得袁青玉的声音不太对:“咦,你是不是不舒服,感冒了!”
  “嗯,昨天晚上可能是空调太亮,感冒了,下午实在扛不住,提前回来休息了。”

  袁青玉慵懒的躺在床上,手里拿着电话,脑海中却展开了静静的回忆,不知道为什么,当一个人的时候,特别是生病的时候,她总是会想到夏文博,想到两人在一起的美好。
  “哎呀,怎么这样不小心,那你赶快休息,不要多说话了。”
  袁青玉一愣,觉得有些受打击,夏文博怎么不想和自己聊天?自己今天给她打了五六个电话,这会正想和他好好的聊聊,他就让自己挂断?
  袁青玉觉得,这就好像自己刚刚创作了一幅美好的画,然后盛情邀请着那人欣赏,却没料到那人一走过来就把这画给撕得粉碎。
  她心中有些不太舒服了,这夏文博至从到了国土资源局,真没有过去那样依赖自己了。
  袁青玉索性沉默下来。
  夏文博还没有觉察到,继续说了几句,但没见袁青玉说话,才担心自己是不是那句话把袁青玉弄得不高兴了。
  “袁县长,你,你生气了?”
  见夏文博有点惶恐,袁青玉的气也小了一点,才开口说:“我能生什么气?你是不是看到什么美女了,有些急不可耐的想和我挂机。”
  “天哪,怎么会,你不知道,在我眼里,所有的美女也不及你的万千分之一。”
  袁青玉忍不住‘噗嗤’笑出来,说:“是千万分之一,哪有说万千分之一的,你小子中学毕业没有啊?”
  夏文博说自己是清华的。

  袁青玉开始对夏文博抱怨,说他也不主动的给她来电话,他回答说那是因为自己太忙。他说他干脆回去照顾她。
  袁青玉问他真的想回来照顾自己,不是虚情假意的骗人。
  夏文博就赌咒发誓说是真的,他还说自己要马上去买班车票赶回县城。
  袁青玉就‘哼’了一声,说:“滚,这个时候哪里还有班车,再给我装不理你了,算了,我困了,不和你扯了,明天记得给我打电话。”
  “是,是,我保证。”
  挂断了袁青玉的电话,夏文博抹一把头上的汗水,不由的摇摇头,这女人啊,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疑心都重,都是多愁善感,自己真的是为她着想,让她多休息,最后还让她多心了,哎,都说伴君如伴虎,自己看啊,这伴女人也是一样如伴虎,还是母老虎。
  等给二虎子和办公室的裴雪慧都回了电话,夏文博这才能安静的躺下去休息,
  可是躺在床上,夏文博一点睡意都没有,刚才斐雪慧的电话带给他了一个信息,她说今天局里有几个部门正在准备拍卖一块土地的相关文件,可是斐雪慧感觉这些人都躲躲闪闪的,自己问他们拍卖的情况,他们也都支支吾吾,像是在隐藏什么一样。

  夏文博也有些弄不清状况,觉得斐雪慧是不是太多心了?
  晚饭夏文博也没有去吃,他就静静的躺在床上,有时候思考,有时候迷糊,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时候,一种莫名其妙的孤独和落寞涌上心头,跟着越来越深,弥漫了整个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