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当然是男人了,问题是现在我们在讨论你!”
  那面好一会又没有信息了。
  夏文博却有点舍不得关机,他靠在一棵大树上,点着了一支烟,耐心的等待。
  还好,这女人没有让夏文博等得太久。
  一溜让夏文博激动的字出现了:“好,等着,我给你发一张照片。”
  ‘叮咚!’一张照片跳上了屏幕。

  夏文博忍住激动的心情一看,照片是真的发来了,可是,这上面确实一个无头的女身相片,脑袋被截去。
  要论身材和诱惑力度,这张照片真的很够味道。
  “嘻嘻,傻眼了吧,难道你见过这样的男人!”手机上跳出来的信息打断了夏文博有些痴迷的想像。
  “这是你吗!我可不信,有本事,就验证一下。”
  “怎么验证!”女人很快回应。

  “给我发一张你脚的照片。”
  “且,变态,你恋足啊,”
  说是这样说,可是,很快的女人发来了一张脚部的照片,夏文博对照这刚刚的照片一看,不错,真的是这个女人的脚,那玲珑剔透的脚趾头,像玉石般让夏文博又发生了联想,这样的脚,捏在手里会是什么感觉呢?
  “怎么样,现在你相信我是个女人了吧,是不是看傻了。”
  “我相信了,可是,你为什么不敢把脸带上,呵呵呵,知道了,一定是很丑吧,所以不敢示人,你是那种后面看着像张曼玉,侧面可看着像范冰冰,正面一看是凤姐的人吧?”

  夏文博觉得,既然用激将法已经获得了一次额外的福利,那就在试试。
  “嘿,想什么呢,真以为是你的激将法生效了?太自以为是了,我不过是让你明白一下,你不是和一个男人在聊天而已。”
  被人家识破了诡计,夏文博只好叹口气,突然想到这女人一大早不是说有重要事情给自己说吗?自己问问她。
  “那个寡妇啊,你有什么事情要说!”
  “差点忘记了,我告诉你,过段时间我准备到西汉市去工作了。”
  “啊,真的啊,太好了,太好了,那样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见面了。”

  “看你表现!”
  “这也要看表现,对了,你来做什么工作!”
  过去两人聊天的时候,这个没结婚的寡妇好像说她是做小生意的,但具体做什么,夏文博却不得而知。
  女人似乎犹豫了一下下,才说:“来做点小生意,准备开一家鞋店。”
  “奥,那好啊,以后我的鞋子都定点在你这购买了,要不你干脆到清流县来开店,我这里还认识一些人,也可以照顾你生意。”

  女人说等她到西汉市之后,看过情况了再决定。
  夏文博的情绪明显的有些激动了,给这个女人说了许多西汉市和清流县的情况,最后连那个女人都觉得他有点啰嗦了,讽刺他,说他以貌取人,现在看自己身材好,就热情高涨,早上还不理人家呢,这会完全就是两个人了嘛!
  对这样的讽刺,夏文博一点都不在意,他脸厚的很,他完全的沉浸在了这个消息中,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有如此浓厚的兴趣,或许,正是女人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举动,带给了夏文博很多神秘和想象。
  他开始想着,假如有天她来了,自己和她见面时候的光景.......
  那一定很有意思,一年多的猜度和想象,一年多的交流和沟通,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不知道她有多大了,她的网名和现实真的一样吗?她该不会真是寡妇吧?

  希望,她的长相不会让自己落荒而逃。
  夏文博很快的否定了这个想法,应该不会吧,具有那样诱人身材的女人,绝不会太丑,当然了,实在太丑陋的话,自己也一定要忍住,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
  带着这个有些激动,有些期待的心情,夏文博返回了乡政府。
  房子里的灯光还亮着,难道老段还没有休息?
  还没等他走近,门就开了,灯光下的老段有点拘谨的搓着手,露出了一点尴尬讪讪的笑容。
  “夏局,我已经帮你把旁边那个房子收拾好了,热水和茶水也准备好了,要不你先洗个脚?”
  夏文博一看,果然,旁边的一间房子亮着灯,几个国土所的同志正从里面出来。
  “怎么,不让我跟你住了?”夏文博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不是,不是的,主要是......夏局,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今天实在唐突了,现在哪里还敢让你委屈,就请夏局长你多原谅。”
  夏文博暗自好笑,看来这个老段是想明白了利害关系,不得不对自己表示诚服,也罢,自己用不着和一个下属较劲。
  对于御人之术,夏文博也很清楚其中的真谛,一个领导,不仅要有雷霆暴雨般的强悍,同时,还需要有一种春风化雨般的和煦,对于已经被征服的对手,网开一面,留有余地才能让对方不至于狗急跳墙,抗争到底。

  “哎呀,那实在是感谢段所长的照顾了,你可千万不要是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话,任何人在一起,总要有一个彼此熟悉的过程,我这人啊,年轻气盛,要是有什么过头的地方,也请段所长你原谅。”
  “哪里哪里,夏局你言重了,言中了,都是我.......”
  “老段,过去的事情我们不提了,大家在一起,彼此合作,这才是正道,什么都不说了。”
  挥一挥手,夏文博到了刚刚打扫出来的房间,还不错,里面收拾的一尘不染,老段有些怯生生的站在门口,说要帮夏文博准备洗脚的水,被夏文博婉言谢绝了,客气的让他回去休息,说自己也累了。
  等躺在床上的时候,夏文博才深深的嘘一口气,他相信,在接下来的这一周里,自己可以平平安安度过,看来所有人都会有一处软肋,就看你能不能找到。
  显然,老段的软肋被自己刺中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段就给夏文博端来了早餐,吃完,老段又很谦恭的给夏文博做了一个工作汇报,这汇报比起昨天开会时候的汇报,那就详细了许多,对整个新玬乡的情况,隐患,还有亟待处理的问题都汇报了一遍。
  最后,老段请示夏文博今天的工作安排。

  夏文博初来乍到,自然也不知道今天要做些什么,就说自己是来体验生活的,对国土所正常的业务不便插手,说自己也会听从老段的安排,让老段不要有什么顾虑,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那要不我就带着夏局到处先看看,了解一下实际情况?”
  “行啊,我听你的!”
  “不敢,不敢!”
  老段在经过了昨晚上和夏文博正面冲突之后,今天变得诚惶诚恐,有时候他自己也恨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惧怕夏文博,但是,他找不到理由,除了夏文博对他那种有恃无恐的威吓之外,似乎,这个年轻的局长身上还有一股子邪乎劲,当他没有露出牙齿的时候,他像一头羊,很乖,很无害,可是,一旦他露出牙齿,就完全像一支随时可以撕咬的野狼,让人不得不小心谨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