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369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上了岸后,就更加不现实了,她是被拖上岸的,就算有泥土,应该也是粘在她的鞋帮上,而不是包裹在她的鞋子周围...
  这么说...她那些泥浆到底是如何沾上去的呢?
  我和李然都没有说话,显然我们两个都在不断的思考,这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可惜,我们现在在这里凭空想象,是很难得出真正的结论的。

  我们两个空想了半天,也没有得出任何的结果。
  李然端起酒杯,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我看着他,说:“明天我们再回去一趟。”
  “去哪里?”
  “孟萍的落水现场!”我眼神闪了闪,沉声说:“如果不现场勘察还原一下,我想...我们永远也得知不了真相!”
  其实我现在就想回去,可是今天实在是太晚了,而且只有我们两个人,就算回去的话,也看不出什么来,还不如等明天一早,天色大亮了之后,在回去勘察,说不定会发现一些端倪...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和李然谁都没有了再喝下去的兴致,随便聊了一会儿天,又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离开了这里。

  在我们走的时候,我注意到屋子里面那清纯的女孩儿一直在看李然,眼神就没从他的身上离开过。
  而她眼神里面那份眷恋,简直浓的快滴出来了。
  李然现在心事重重,没有注意到姑娘的眼神。
  我们约好了时间,便在门口分别。

  之后我给方少白打了个电话,他已经开好了房间,等我回去休息。
  回到酒店之后,我跟他简单的讲了一下今天的事情,知道了这离奇的案件后,方少白也生出了一丝兴趣,我们说好明天早上一起去勘察现场。
  方少白好歹也在刑警学院待了四年,虽然功课一般,但是基本功肯定是过得去的。
  比起那些社招的公务员丨警丨察,他的水平要强得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然的电话就过来了,看来他心中装着事情,这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得好。

  我告诉了他地方,还没等我们洗漱完,他那边已经到了楼下。
  无奈,我们只能草草的收拾一下,便穿好衣服下楼。
  李然接上了我们,便火急火燎的往昨天去过的河流处开去,这会儿时间尚早,街上也没什么人,一路上我们都没遇到什么阻碍,二十分钟的时间,便来到了目的地。
  湍急的河流横亘在我们眼前,我们几人神色凝重的望着这条河流,静静的思考。
  我望着那翻腾的浪花,不停的想着,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孟萍的脚上沾满泥土呢...
  想了半天,我意识到,这么干想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我转头看向李然,问:“你车上有绳子么?”

  李然愣了愣,不解的问:“你要那东西干什么?”
  我微笑起来,轻声说:“我要下河?”
  “啊?”李然顿时疑惑的瞪起了双眼!
  “下河?”李然瞪起眼睛冲我吼:“你疯了!”
  方少白也皱起了眉,眼睛直视着我,一眼不发。

  我眼神扫过二人,嘴边带着淡淡的笑容说:“怎么,不行么?”
  “靠!”李然骂了一句,略带愤怒的说:“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月份么?现在已经入冬了!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河水到底有多凉?这水流这么急,你进去是想找死么!”
  “我不是跟你要绳子了么,你用绳子绑住我,然后再将我放进去,应该没问题的...而且,这水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以前我在老家的时候,零下二三十度,我还去冬泳呢!”
  “扯他妈淡!你冬泳的时候也找水流这么急的地方?”

  李然又尝试着说服了我几句,我却根本不为所动。
  他最后也无奈了,最后他干脆就站在那里,任凭我怎么说,就是不同意。
  我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我认真的看着他,说:“你当丨警丨察是为了什么?”
  李然怔了怔,不太明白我这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
  没等他回答,我就继续说道:“你爸官做的那么大,而且你妈妈的生意做得也不小吧...你想要什么都可以,金钱权利都唾手可得,你又为什么非要跑来做这个又苦又累的刑警呢?你别告诉我你是个受虐狂...”

  李然的表情一点点变得郑重,他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我看着他的脸,又轻声笑了起来:“你还不是为了你心中的正义...说起来,咱们警校的毕业生们,或多或少的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毕竟...咱们学校的洗脑教育还是挺成功的,呵呵...虽然过些年大家的想法可能会改变,但是在刚毕业的时候,心中还是有那么点儿热血的...”
  我稍微顿了顿,又指了指河流,说:“案件模拟,现场还原,这都是刑侦中经常用到的手段,我可不相信,你会不知道。现在咱们知道的线索这么少,案件的疑点又这么多,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咱们什么时候能找出真相?”
  “可是...”李然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孟萍这种与别人图谋杀害自己丈夫的人...你至于为了她...”

  我看了李然一眼,摇了摇头,说:“不是为了她...是为了真相。”
  李然看着我的眼神,我们对视了几秒之后,他叹了口气,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们到附近的小商店里面找了一根粗大的麻绳,就这还是那老板自己家要用的,不过也凑合了,看长度应该也差不多。
  然后我们又驱车回了河边,我将麻绳系在了自己身上,捆得结结实实的,还让李然帮我用力的拉了拉,确保麻绳绝对不会断。

  李然也不敢含糊,这么湍急的水,玩一绳子断了,我估计我自己真容易出个好歹。
  毕竟,我的水性也不是那么好的...
  “差不多了吧。”李然拉了拉,说。
  方少白走过来,又使劲的弄了两下,然后点了点头,说:“应该可以了。”
  随后,两个人一起转头看我,那眼神,就跟看烈士似的。
  我不禁摇头失笑,看着两人说:“你们这是干嘛呢,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了,弄得跟要去炸碉堡似的。”
  “你可千万小心点,这不是开玩笑的。”李然凝重的说。

  “嗯。”我点了点头,说:“我知道的。”
  接着,我又开始做热身运动。
  现在这里面的水虽然温度还不算特别低,但也已经很凉了,下水之前,必须要将身子暖起来。
  要是那种水性极好的人可能无所谓,但如果要是我的话,这种温度直接下水,估计就旋里面了。
  热身了十分钟,我估摸着差不多了,于是我转头对一直看着我的两人说:“把绳子拉住了,可千万别送手。”
  日期:2016-09-28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