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老段还是不得已喝掉了那一杯酒,可是,喝完之后,不管别人怎么劝,他再也不和夏文博碰杯了,而夏文博却一面吃菜,还一面偶尔的自己端起杯子喝上一点,这一份从容和淡定,这一大杯白酒,让所有人都失去了勇气,不敢在轻易的过来碰杯了。
  酒局逐渐的进入了夏文博可控状态中,于是,他用华丽的语言,无可驳斥的论据,挑动了所里其他同志,和马乡长等人喝了起来。
  他面前的那一大杯酒,自始至终,再也没有往里倒酒了。
  大家喝的差不多了,天南海北的瞎扯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弄得,话题就扯到了城里人和农村人身上,萧书记说城里人更文明,更超前。

  马乡长不同意了,说:“城里人是超前,我们农村人用土疙瘩搽屁股的时候,你们用卫生纸,等到我们农村人用卫生纸的时候,你们城里人已经用它来擦嘴了。”
  夏文博几人都笑了。
  马乡长又说:“当然,我们的生活习惯的确是慢了半拍,我们农村人喝水的时候,你们城里人喝糖,我们农村人好不容易喝糖了,尼玛,城里人却已经尿糖了。”
  这话说的,不笑都不行。

  这场酒喝完已经很晚了,除了夏文博,老段和一两个国土所的职工,其他人都醉的东倒西歪,大家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小店,回到乡政府。
  在酒桌上不敢挑衅的老段这会又冒出了一个坏主意。
  他没有给夏文博安排单独的房子,按他的说法是国土所的宿舍有限,夏文博来的突然,只能和下面的员工挤一挤,共用一个宿舍。
  本来夏文博也没怎么在意的,住哪都一样,自己到基层又不是享福的,可是,无意间发现,一个国土所的职工对他眨了一下眼睛,用嘴往顶头的一个房子示意了一下。
  夏文博心里‘咯噔’一下。
  这老家伙,又给自己来阴招,那间房子没有人进去,一定是国土所的临时住宿用房,可是这老儿却非要让自己和别人挤,这不是埋汰自己吗。
  夏文博稍微想一想,叫上两个职工,让他们把床抬到了老段的房子了。

  “嗨,夏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老段很惊讶的问。
  “没什么啊,我想和你住,这样我们也方便交流和工作联系。”
  “这,这不行,我打呼噜!”老段连连摆手。
  “哎呀,刚好,刚好,我也打呼噜,我害怕会影响到你,这下好了,我们谁都不妨碍谁。”
  夏文博等着两个职工把床弄好,也懒得和老段多说什么,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老段傻眼了,本来想收拾夏文博一下,这倒好,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那两个职工也看出了猫腻,偷偷的笑着,离开了房子,半道上忍不住哈哈大笑,一个说:“只说老段是个滚刀肉,没想到这个局长比他还难缠,这下他算遇到对手了。”
  另一个也幸灾乐祸的说:“可不是吗,这样的人也该有人出来磨磨他,我看好小夏局长。”
  他们回去,给其他几个人一说,大家都笑了。
  而夏文博躺在床上,却没有急于睡觉,又一次的拿出了手机,翻看上面的qq,今天这已经是第n次看手机了,刚才喝酒的时候,他也看了好几次,还怕来消息自己没注意,特意把手机放在酒桌上,但是,直到现在,手机中那个‘没结婚的女人’却再也没有发来一条信息。
  不由的,夏文博的心中有点空落落的,难道是因为今天自己没有理睬她,她生气了?
  按说她应该给自己发消息的,过去几乎每天她都会抽空说两句,调侃一下自己的。
  从昨晚上到今天早上,夏文博本来是做好了不理睬对方的准备,可这才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忍不住了。
  他拿着手机很矛盾,很犹豫,反复的想,干脆自己给她发一条吧,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必与一个女人计较呢。
  但他输好了几次信息,最后又一次次的删掉,猛然间,他觉得根本都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自己是该道歉示弱,还是该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很长时间都拿不定主意。
  那个女人和他这一年多的交流,她说过的那些话,她的语气,生气,撒娇,专横和讥讽,一切的一切是那样的清晰,仿佛她活灵活现的就在自己身边。
  然而,她的形象又是模糊的,没有长相,没有身材,朦朦胧胧中,一切都很难看清。
  那种神秘和未知的感觉,更加激起了夏文博心中的好奇,他真的很想去见见她,尝试一下自己从来都不屑的网友见面,哪怕她离得很远,哪怕她在天涯海角,哪怕她相貌平平,身材粗陋,这些都已经不是问题了,因为一年多的交流带给了彼此一种下意思的信任和寄托。

  摇摇头,夏文博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默默的想着心思。
  那面,老段也很不情愿的把背对着夏文博打起了呼噜。
  看着老段,今天这家伙施加给自己的难堪和愤怒也一点点的回忆起来,夏文博冷笑一声,好吧,暂时放下那个陌生的女人,该给老段一点教训了。
  “啪!”夏文博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老段刚刚睡着,一个秃噜从床上坐了起来,楞楞的看着夏文博。
  “嘿嘿,没事,打死了一支蚊子!”夏文博笑眯眯的说。
  “你.......你不要这样吓人好吧,明天还要上班呢。”老段很不满的嘀咕了几句,又躺了下去。
  刚刚进入状态,第一声呼噜才响,一个声音又冒了出来:“老段,厕所在什么地方,老段,老段!”
  老段一个激灵,哆嗦一下,睁开了眼。
  “又,又怎么了!”
  “厕所在哪?”夏文博大声的问。
  老段很不情愿的用手指指门外:“出门右拐,过了这一溜平房,再往右拐就看到了。”
  “这不会错吧,老段,你醒醒,说详细点。”
  “局长,就这屁大的一个乡政府,能错到哪去!”老段没好气的说。
  “咦,这你就不知道了,看起来这里不大,问题是万一进了女厕所,那会闹笑话的,女厕所在哪边。”
  “男左女右!你快去上,不然我睡着了,你又弄出响动!”老段打着哈西,等着夏文博上厕所。
  夏文博漫不经心的说:“我就是问下,这会不上。”
  我去!老段满脸的横肉都挤在了一起,要不是夏文博局长的身份,他真有可能过来踢上几脚。
  他的瞌睡全被夏文博搅醒了,脸上的肌肉一抖一抖,气急败坏的说:“你到底睡不睡,不睡就出去!”
  夏文博总算是挑起了老段的怒火,这就是他要的结果,这样,他也可以借机反击了。
  在局里的时候,夏文博本来还想着来了之后,和老段好好的沟通一下,用一种怀柔,大度的方式,来化解老段可能出现的对立情绪。
  他不想刚到国土局就闹出太大的动静,但是,今天的局面实在让夏文博难以接受,这个老段过分的令人发指。

  夏文博白天一直在忍让,在受气,一直被老段压着,牵着,反复刁难,却无法展开有力的抗击,但这会没人,夏文博觉得自己应该展开反击了,挨打受气,委曲求全这本就不是夏文博的性格和脾气。
  他觉得,制服不了这头倔驴,以后的工作根本都无法开展,打击老段成为眼下无法回避的行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