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不要看他们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但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揍翻一个局长,他们还真没有那个苦胆。
  带头的中年村民脸憋的赤红,用激愤的语气说:“夏局长,你看看我房子都修的差不多的,现在让我拆除退后两米,那不是要人命吗?我决不答应,要命有一条,拆房子没门。”
  “对,不能拆房子!”
  夏文博这时候也才看了看旁边的房子,不错,人家都开始上梁顶封了,要是真拆,不要说损失巨大,就是退后两米重新弄得房子,整个房子的结构也很差,除非全部拆除,连根基都拔掉重修。
  只是夏文博心中也有点奇怪,为什么新玬国土所没有早一点的制止这种情况,直到人家房子都快修好了,这才闹起来?

  邹一下眉头,心知里面有蹊跷,但这会夏文博是不能主动提起这个话头,因为那会让自己更被动。想一想,他问这个村民:“这房子是你的?”
  “是啊,我就是房主!”
  “恩,既然是房主,我想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可以吗?”
  “你,你要问什么,太复杂的我可不懂,我没上过学!”这人瓮声瓮气的说。
  “呵呵,大哥,你放心,绝不让你背古文。”夏文博也已经镇定了下来,用轻松和诙谐的语调说。
  其他的村民忍不住偷偷的笑。
  夏文博掏出了一包烟来,给所有身边的人都一人发上一支,自己也点上一支,好整以暇的问:“问题很简单,你只要回答,你这个房子有没有超出宅基地审批面积?”
  这一句话,就把那中年人给问住了,他期期艾艾的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答不上了?那好吧,我帮你回答,你肯定是超出了面积,对不对,这种行为你应该知道后果,这是违法,当然,今天你们人很多,根本都制止不了你们,弄不好你们还想打人,对不对?”
  夏文博这会已经用凌厉的眼神可是对身边的人群扫视起来,似乎在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长相一样,刚刚才点上他的烟的村民,不由的紧张起来。

  夏文博吸油口香烟,慢慢的吐出了一口烟雾,静静的等待了几分钟,他心里很清楚,当一群人在狂热中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干出来,因为他们的大脑已经空洞的,没有了思考,而自己今天要做的就是让他们都冷静下来,让他们会思考,会感到后怕,达到这个效果,今天的局面也就稳住了。
  在所有人都不说话的时候,夏文博又说:“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今天我们肯定是打不过你们,而且我们也绝不会还手的,但是,今天过了,明天呢?明天等乡派出所,或者县公丨安丨局大队人马开过来的时候,你们能保证也打得过他们?”
  很多人都下意思的摇摇头。
  “所以啊,我们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对不对?”
  有的村民可是点头了。
  那个房主问:“夏局长,那你说怎么解决?”
  “恩,解决的方式不是没有,不过我们是不是到那棵树下面去聊,这太阳大的,在这谈下去,我们都会被晒成非洲人。”
  该给的压力已经施加了,这会夏文博又开始恢复了轻松和幽默。
  说完,他也不等别人走,自己往那棵树下走去,在他的面前,本来还有几个手持武器的村民,这会也不由的往两面退出,让开了一条通道,等夏文博走过去,这些人才跟在他后面,稀稀拉拉的走过去了,他们的气势已经没有刚才那样的强盛。
  走到那七八个新玬乡国土所员工身边的时候,夏文博冷冷的看了一眼老段,这些国土所的人都还有点蒙,他们没有想到刚刚还喊打喊杀的村民,这会却温顺了许多,也没见夏文博说多少话啊,怎么会这样?

  他们无法看懂夏文博的套路,当然,要是都看懂了,他们也不至于还在乡下的所里待着,早都进城当领导了。
  等大家都聚集在大树下以后,夏文博问那个房主:“你先说说,这事情你认为怎么处理最好,你也知道,不处理肯定是不行,那样不要说他们所里的人给上面交不了差,就是我,我没法给上面交差,而且这也不是你一家的问题,你这个头一带,以后我们的工作根本无法执行了。”
  冷静下来的房主也很清楚,自己多占了国家的土地,总是要给个说法的,实际上,农村人,特别是山区的农民,还是心里有数,明白道理的,就看你怎么引导。
  “那个,那个,我认罚!”

  “奥,你希望通过罚款来解决这个问题?”
  那个房主垂头丧气的点点头。
  夏文博正要说话,一个声音从人圈外面传来:“不行,罚款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这个房子必须拆除!”
  这话一说,现场的气氛一下又紧张起来了,很多村民‘呼’的一下,握紧了手里的武器,那个刚刚一气馁的房主,猛的抬起头,恶狠狠的眼神再一次放光了。
  夏文博一看这情况,暗说不妙,刚刚自己才让大家的心情平静下来,控制住了气氛,看来被老段这一句话全部毁了。
  那房主也一扭头,看着老段,大声说:“你他么的,老子当初修房的时候,问过你,你说到时候交点罚款就成了,这会你狗日的不认账了。”

  老段也走了过来,堆起了满脸的横肉,说:“你瞎扯什么,我从来都没答应过你。”
  “你.......”
  不等他说完,老段一句话顶上去:“谁可以作证!没人作证,那你扯个机吧。”
  那个房主气的已经捏紧了拳头。
  夏文博怕形势恶化,赶忙说:“你们两人都冷静一下,老段,这事情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夏局长,局里三番五次的告诫我们基层,决不能以罚代管,要从根源上找问题,现在我们正在和对方交涉拆房的事情,你总不会罚点钱了事吧,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以后的工作可就按你今天的套路执行了。”
  说完,老段就瞅着夏文博,冷笑两声,他就要看看,这个年轻的局长怎么解的开这个死结?
  早上老段其实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办公室斐雪慧通知他迎接夏文博的,还有一个就是尚局长的,尚局长在电话中先是给他带了几顶高帽子,然后提到了夏文博,语气中把夏文博说的很是不堪,说他是一个靠着女人上来的副局长,天天在局里还飞扬跋扈的,暗示老段给他出点难题,让他明白国土资源局这潭水有多深。
  老段当然是义不容辞的答应了,一个刚来的小局长,毛都没长出来,收拾他还不是一愣一愣的。
  所以,他临时就想到这家房主,用他来刁难夏文博,够他喝一壶了。
  夏文博胸中的怒火不断的翻腾起来,对这样拙劣的手段他真是深恶痛疾,用工作上的事情来设置障碍,这一点夏文博很难容忍,他几乎就要当场发作。
  可是,这几年在政府里的磨练也让他变得圆滑和隐忍,他本可以直接找到老段在这件事情上的漏洞,当面拆穿他的阴谋,但这势必会给国土资源局带来负面的影响,特别是新玬国土所以后在当地的工作恐怕的很难展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