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2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军点头:“都安排好了。”说完,又道:“梁书记,门口的那些人好像是从十首县那边过来的,我听门卫那边汇报,说是那边好像有个什么水库塌了,然后压死了不少人。事故原因,好像跟荆州市市长楚阳同志有关。据说,他好像收了回扣……”
  “够了!”梁健厉声打断了这位曹军同志的话。曹军惊慌地看着梁健,一下子没明白过来梁健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旁边禾常青看了看梁健,低声提醒这位曹军:“这些事情都还没查实过,你作为一个政府干部,怎么能够听风就是雨,这么不严谨呢?”
  不严谨这可是一个不小的问题。曹军立即跟梁健道歉:“对不起,梁书记,我是一下子心里慌了……”
  “你不用说了。”梁健打断了他,他们已经走到了大门附近了,绕过这个弯就是大门,透过树间风间隙,可以看到党校的大铁门外,围了不少人的,他们也不嘶吼,就举着牌子坐在那,一副誓不罢休的姿态。
  “这些人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在这?”禾常青皱了眉头问。
  梁健哼了一声,道:“有些人算盘打得哗啦响,就想看笑话呢!”
  禾常青看了梁健一眼,然后对曹军说道:“你先去保安室问问,那些人现在什么情况。”

  曹军受命往保安室去了。
  他走后,禾常青才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健看着门外的那些人,深吸了一口气,道:“楚阳想建水库,结果找了个工程队老板不靠谱,偷工减料。然后大坝塌了,压了不少人,有一个遇难了。现在,工程队老板人也找不到了。”说到这里梁健停了停,又补充道:“成海也知道这件事,出事那天正好是小沈去荆州上任。”
  “你说是成海暗地里怂恿这些人来这里闹事的?”禾常青惊诧地问。
  梁健冷笑了一声,道:“成海这人,城府很深!”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禾常青又问。
  梁健摇摇头:“暂时看不明白。不过,他应该是刁一民的人,也就是和娄江源是一条线上的,那么他做这些,也不算不能理解。”
  禾常青不说话了,转头也跟梁健一样盯着那些人。半响后,他问:“那现在怎么办?”

  梁健道:“先弄清楚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吧。”
  话音落下没多久,去保安室打探的曹军就回来了。曹军说,那些人想要个公道,他们要求楚阳必须撤职。
  梁健皱了皱眉头,然后道:“你去门口让他们派个代表进来,我跟他亲自谈。”
  曹军有些犹豫。禾常青瞪了他一眼,道:“书记让你去,你愣着干什么!”曹军这才匆忙去了。
  禾常青看着他走远后,回过头来有些忧心忡忡地对梁健说道:“书记,如果这件事是成海策划的,那想必他还有后招等着我们!楚阳恐怕是难保了!”
  梁健眯起眼睛,目光盯着那些铁门外的人,沉默不语。片刻后,曹军已经走到大门口了,他在喊:“你们找个代表出来,我们书记要跟他说话。”

  “让他出来跟我们说话!我们不进去!”曹军的话刚说完就立即有人斩钉截铁的回答他。话音刚落地,说话人周围的那些人都纷纷附和,大喊着:“我们不进去,让他出来!”
  “让他出来!”
  “让他出来!”
  声音洪大,声势自然也就大了。

  梁健神情难看,心里对成海的意见就更大了。
  “给楚阳打电话,让他现在就到党校来。”梁健吩咐广豫元。广豫元有些犹豫,看了看梁健,又看了看禾常青。禾常青会意,轻声道:“这个时候让他过来,会不会是羊入虎口?”
  梁健哼了一声道:“是不是羊入虎口还不好说,但这件事是他弄出来的,他得来!”
  这时,一直远远跟在后面的翟峰忽然走上来,对梁健说道:“书记,好像有人在那边拍照。”
  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广豫元立即说:“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

  他立即就跟翟峰往门口那边去了。
  梁健和禾常青等了一会,广豫元就先回来了,道:“是有记者。我刚看到了两个。”
  “要不叫明德过来?”禾常青低声建议。
  梁健考虑一下,道:“那你给他打电话。不过,低调行事。另外……”梁健看向广豫元:“你去查一下这几个记者是哪个媒体的,查出来之后,通知朱琪同志,让她处理。任何随意报道此事的媒体,都要严肃处理!”

  广豫元立即去安排了。
  大门外那些人的喊声还在继续,整齐划一,声势浩大。还好这党校的位置比较偏僻,周围没什么人,要不然的话此刻恐怕早就挤满了人。
  正想着,禾常青推了下他,道:“你看后面。”
  梁健转过身看去,有不少人从办公楼那边走了过来,想必是被这喊声给惊动了出来的。禾常青低声说:“瞒是瞒不住了。”
  梁健没说话。
  禾常青又道:“还是得想办法先把门口的人安抚住。”
  “先去跟江源同志他们汇合吧。”梁健忽然开口,说完转身就走。禾常青忙跟上。
  娄江源和成海在曾军的办公室,梁健和禾常青进门坐下后,禾常青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他说完,梁健跟着补充了一句:“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梁健的目光先看了成海一会,然后转到了娄江源身上。娄江源回答:“既然是和楚阳同志有关,那就先把楚阳找来吧。”
  “应该在路上了。”梁健说:“荆州到这边少说也要个把小时,这个把小时怎么办?”
  “现在事情还不是很清楚,只能先等了。门口那边,派人无尽量安抚吧。”娄江源回答。话音落下,成海开口:“依我看,这件事拖不得。万一这些人再闹出个什么事来,到时候惊动了省里,不仅楚阳同志,恐怕是我们都要被连累的。”
  梁健就怕他不说话。
  “那依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处理?”梁健问他。
  成海看着梁健,沉默了两秒钟,忽然微微一笑,道:“主意倒是有一个,不过梁书记未必愿意。”
  “你先说。”梁健道。
  “这些人今天之所以坐在门口闹,归根究底的原因就是觉得胸口那口气难平。不过也正常,这样的事情发生,换做是我们,我们也肯定是气难平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抚平他们胸口这口气。怎么抚呢,依我看,也不难,先道歉,然后该处罚的处罚,该赔偿的赔偿,总之拿出我们的诚意,摆到他们面前去!”成海慢条斯理地说着。
  梁健等他说完,问他:“那你说,怎么道歉,怎么处罚,怎么赔偿?”
  成海一耸肩,笑道:“这个嘛,就看梁书记了,我不好说。”
  梁书记眯了眯眼睛,道:“都说到这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继续。”
  “那我就不客气了。”成海调整了下坐姿,然后往下说:“我认为,梁书记现在应该出去给那些来上丨访丨的民众当面道个歉,而且要情真意切,足够诚恳。”

  梁健抿着嘴没说话,继续等着他的下文。旁边禾常青却是有些沉了脸,目光看着成海,多少有些觉得他不知轻重的意味。
  日期:2016-09-2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