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3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提到这私房菜馆,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问吴格非后来洪家信那几人的结局如何,得到的答案是人头快递回去了。
  呃……
  好吧,难怪洪天秀那老不休要如此算计老鬼,这白发人送黑发人,还真的是让人伤心。
  我跟陆左聊起过,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晚上陪我一起去。
  至于朵朵,他不想带着。
  毕竟这事儿算不得什么好事,带小朋友的话,总归是不太好的。
  对此朵朵很不满,不过最终还是拗不过大人,只有留在了茶馆这儿,说是要做作业。
  临行前,大约知道我们行动的罗胖子送给了我和陆左一人一个面具。
  V字仇杀队的白色滑稽面具。
  我和陆左出门了,这回吴盛不在,罗胖子亲自开车送我们。
  到了后海附近,改头换面的我和稍微调整了一下面容的陆左在后海附近逛了一圈,我还顺手摸了把匕首,两人在地安门附近的小吃店闲逛,边走边吃,逛累了,又找了一家相对比较安静的咖啡馆坐下,安详下午悠闲时光的同时,由陆左给我指导起修行上面的疑问。
  这样的日子十分悠闲,让人十分喜欢,而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和陆左离开了咖啡馆,路过方砖胡同包子铺的时候,吃了两大碗馄饨,又拿了一大包子。

  乡巴佬进城,胡吃海塞。
  打着饱嗝,我们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羊房胡同附近,然后由我遁入虚空,打量人是否已经到了。
  几秒钟之后,我重新浮现,朝着陆左点了点头,说到了。
  陆左说好,我在外面等你。
  我没有说话,戴上了V字仇杀队的白色面具,然后再一次遁入虚空,下一刻出现在了包厢的门外,将门推开的一瞬间,右手一抬,一道锋利的匕首便朝着一脸错愕的洪天秀胸口刺去。
  噗……
  匕首穿过洪天秀的胸口,将其钉在了太师椅上。

  我转身而走。
  一个曾经被我破功了的老东西,还想要猖狂,真以为没人治得了?
  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包厢里面才发出了一阵愤怒的呐喊和惊吼声。
  我不确定吴格非是不知道,还是有意隐瞒,他没有讲洪天秀今天请客的对象是谁,但在虚空之中,我瞧见了上次找我们和谈时露面的孙亮,不但如此,在他旁边还有一个与他长得很像的长者。
  那老头儿满头白发,双目有神,不怒自威,带着很强大的气势。

  很显然,我若是猜得不错,这位肯定就是洪天秀的拜把子兄弟。
  总局孙老。
  这位是与许映愚许老地位有得一拼的老同志,同样是从8341出来的大人物,年纪过百,却还活跃在二线上,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或者可以说凭着自己的一口气,给后世子孙争一些“生存”的空间。

  当然,对于这些子孙的“生存”,其实就是荣华富贵。
  老头子在位,手中还有权利,他们无论如何,都好混很多,就连洪天秀这样的拜把子兄弟,也可以成为京中豪门的魁首。
  除了孙亮、孙老,还有好几个人在。
  有洪家的,也有旁人。
  我其实在虚空之中,就已经知晓了这些人的存在,并且知道在厉家菜的外面,有一大群的护卫人员,然而最终还是决定动手。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出手,将被我破了修为,功力大打折扣的洪天秀击杀了之后,转身而走。

  而在那一瞬间,立刻有人反应了过来,朝着包厢门口这儿冲来。
  感知中,冲在最前面的,却是那位老骨头一把的孙老。
  老同志倒也是精神矍铄,然而我却并没有给他太多发挥的机会,因为我知道,留在这里越久,我的身份越容易被识破。
  当下之时,我最应该做的,就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闪。
  我如同一道狂风,陡然冲出了外面的走廊,跃上了院墙去,几个起落,落到了旁人瞧不见的视角死角,然后一个大虚空术,消失在了原地。
  而过了十几秒,换了一身行头的我藏了面具,慢慢悠悠地走回了与陆左分别的地方来。

  结果我到地方的时候,陆左居然拿着一油汪汪的猪肘子在啃。
  瞧见我一脸错愕,陆左从旁边拿出一油包纸,说别这样看我,我给你留了——出了这事儿,最伤的应该是这儿的店家,停业整顿肯定是要干的,人命案一出现,开门做生意什么的,这些天估计是没戏了,你刚才不是有些遗憾没尝到这儿的菜么,我偷摸着溜进厨房,给你弄了点儿吃的,打发一下肚子吧……
  我看着陆左递过来的猪肘子,有些无语。
  刚刚吃过了馄饨,你还饿么?
  不过闻到那喷香的肉味,我倒也没有拒绝,接过来就啃,哎呀呀,果真是唇齿留香,真的好吃。
  两人啃着猪肘子,不经意地路过了历家菜馆的门前,瞧见洪家子孙哭喊着将洪天秀背了出来,然后抬上了车,好像要去医院走一遭一般,门口乱七八糟的,乱成一团。
  我们与这群人错肩而过,遁世环将我们的气息收敛,没有一人注意到我们。

  陆左啃着猪肘子,问我道:“没死?”
  我笑了,说怎么可能,一击毙命,他们估计是想去医院寻找安慰而已,一棵参天大树倒了,总感觉还可以抢救一下……
  唉……
  陆左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人啊,日子过得太舒适了,就会死于野心之手。”

  我点了点头,说的确。
  事实上,倘若没有孙老的后辈想要打压慈元阁,取而代之,方志龙和黄胖子就不会遭殃,而洪天秀倘若不垂涎于南海一脉的手段和法门,不将黄胖子给谋害,就不会有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洪天秀处心积虑地想要传闻中能够一步登天的南海一脉法门,最后呢,不但给破了功,而且还给我用那从地摊里顺来的匕首给一下戳死,死于非命。
  说到底,都是野心害了他。
  《三体》里面有一句话,叫做“弱小和无知并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无疑是对于洪天秀的最大注脚。
  吃过了猪肘子,我们在附近的公共洗手间洗过手,然后打车回到了茶馆附近。
  夜已深,忙碌一天的我们没有多说什么,各自回房歇息。
  次日清晨,我醒过来,在茶馆后面的小院子里活动了一下手脚,回到茶馆后面的密室来,陆言和朵朵都在,罗胖子端了早餐走了进来,对我们说道:“刚才孤狼来电话了,有一些消息,想听么?”
  陆左不动声色地将面前这碗豆汁挪到一边去,拿起了油条来,说:“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