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都安静了,一起看着韩音。
  韩音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改口,“不对,不对,我的意思是我做继母。”
  所有人都轰然大笑了。
  夏文博也忍不住的笑了,看着满脸涨红的韩音,夏文博知道,她实际想说的是做孩子的干妈。
  一面笑着,夏文博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一进门,却见办公室主任裴雪慧正侧立在办公桌边,夏文博的眼前一亮,从这个角度看斐雪慧,她的身材更是有人,一条紫色的裙带让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腰柔美,纤细,衬衣是长袖,系上袖扣,一副精明职业女性的风范若隐若现,再配上一双高跟凉皮鞋,淡雅和低调让她的这身打扮又不失时尚,一个温婉,精致,时髦的白领俪人跃然亮于眼前。
  “啊,你回来了!”
  斐雪慧惊慌的叫了一声,赶忙掩住了衣领。
  “我,我回来了,那个,那个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斐雪慧脸一红,哼了一声:“本来就没怎么露,你看什么?不过是擦了一下汗水。”
  斐雪慧也收住了笑,对一个上级,她更习惯于帮忙化解囧景,而不是让上级无地自容,她气质恬静,含蓄而优雅的看着他,说:“今天是很热的,你怎么还喝酒?”
  夏文博也稍微的恢复了一下情绪,很快的,脑中一转,思路跳跃到了刚刚和曲书记的会面上,从这些天来看,斐雪慧和曲书记的关系也还不错,自己是不是可以和她透漏,或者是暗示一点什么?
  如果能把斐雪慧拉倒自己的阵营里,岂不是有多了一份力量?
  我啊,刚和曲书记一起吃了饭!就我们两人。夏文博试探性的说。

  “哎呀,怎么吃好的也不叫我一声!”
  “嘿嘿,本来想叫你的,但.......”
  见夏文博欲言又止的样子,斐雪慧说:“但什么啊?是怕我吃得多?”
  “哈哈哈,哪里,哪里,反正是曲书记请客,你吃多少对我都没什么!”夏文博继续试探。
  斐雪慧眼皮眨了一下:“曲书记请客,为什么?是庆祝你解决了金岭石矿场的麻烦?”

  话题的轨迹顺着夏文博心里所想的路线来了,他知道自己该放出更多的一些敏感的信息了。
  “有这层意思在,不过这不是全部!”夏文博意味深长的看着斐雪慧,点点头又说:“毫无疑问,我和曲书记还很谈得来,也许,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会配合的很好。”
  斐雪慧在机关待了多年,很多外人看着懵懵懂懂的事情,在她眼中都能清晰的展示,她看得透,也看得懂,她已经从夏文博的话中听出了许多味道,一时之间,她反而觉得很难接上夏文博的话,这不是随随便便敷衍两句就能够对付过去的话题,斐雪慧深刻的理解,在夏文博这看似平淡的的外表下,一定也正在紧张的等待,等待自己给出一个合适的回应。
  或许,这个回应决定着自己和夏文博在未来一段时间的相处状态,是敌是友全在自己的回应中。
  有那面一小会,斐雪慧咬着嘴唇什么都没有说。

  夏文博也稍微的眯一下眼,有点担忧起来,自己这个信息对斐雪慧而言,是不是真的太过唐突?
  固然,在自己到国土资源局的这些天里,斐雪慧对自己一直不错,甚至好几次,她还在为自己担忧,在为自己提示和告警,但人心隔肚皮,谁又能完全的猜透一个女人的心思呢?对这种善变而情绪化的物种,凡人根本都追不上她们华丽的舞步。
  于是,夏文博在这一刻真的担心了,他有点后悔,自己操之过急,他怕一旦被斐雪慧拒绝,以后恐怕连朋友都很难做了。
  默默的,夏文博点上了一支烟,恍然中,又看了斐雪慧一眼,笑笑掐灭了烟头。
  “对不起,我不该现在抽烟!这个时间挑选的很不恰当!”

  夏文博用一语双关来表露出了自己可以接受斐雪慧暂时不做回答的心意。
  斐雪慧从凝思冥想中也抬起头,看着夏文博:“不,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抽烟,这里是你的办公室,而且,似乎你也从来都没有忌讳过什么吧?”
  “是的,我并不是一个很在乎别人看法的人,但是今天不一样,因为你不是别人!”
  “哦,这到有些稀奇了,那我是谁!”

  夏文博收敛起淡然的表情,认真的,逐字逐句的说:“你是我来这里之后的第一个朋友!”
  “你真认我做朋友?”
  “当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斐雪慧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夏文博,看了足足有六七秒的时间。

  “其实,在工作中,不仅曲书记和你能很好的配合,我也可以的,因为我早就把你当成了朋友。”
  顿时,夏文博的心中涌动出了一片激荡的潮水,他刚才的担忧和后悔也全然消失,不错,这就是斐雪慧的态度,这也是自己最想要的结果,她已经明确的回应了自己的话题,对自己伸出了橄榄枝。
  “谢谢,谢谢你!”
  “不用谢,这些天来,你做了我们想做而无法做到的事情,对好与坏的分辨能力我自认还是有的。”
  夏文博伸出了自己的手,斐雪慧也伸出了手,同样白净,细腻的一大一小两支手握在了一起,这一刻,他们两人的心境都是那样的愉悦和欣慰,似乎,在茫茫人海中,他们寻找到了彼此的影子……
  而同一时刻里,在局长文景辉的办公室,副局长尚春山也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文景辉。
  “文局,这事情你可得在黄县长那里帮我开脱一下。”
  文景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啊你,让我说什么好呢,刚才黄县长的电话你也听到了,昨天金岭石材矿的事情让黄县长很没面子,连我都捎带着被骂了几句。”

  “哎呀,这都是夏文博那小子捣鬼,你想下,他闲疯了邀请黄县长去视察的什么工作啊,再说了,这一块的工作和他鸟的个关系。”
  “屁话,他是那种闲疯了的人吗?显然是冲着你去的,不过话说回来了,你一个局长,和下面的一个企业闹什么?非要卡着人家的审验报告,还要查封人家的矿,这事情有点过了。”
  尚春山也叹了一口气。
  “文局,你是不知道,金岭石材矿那女人她妈的过河拆桥,当初你是知道的,我给你她帮了不少忙吧,现在生意做起来了,就忘恩负义,这样的女人我不收拾一下说得过去吗?”
  文景辉鼻中哼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你快点拉倒吧,你帮过她不假,但你敢说没有好处?你是学雷锋啊!真是的,你什么人我能不知道?所以老尚同志,我告诉你,做事情要给自己留有余地,不要最后引火烧身。”
  尚春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他觉得,这事情他不能再说了,从文景辉的语气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味道,这也难怪,在金岭这件事情上,尚春山吃的是独食,不仅平时他得到过周若菊许许多多的好处,就连最后周若菊给他的五十万,他也一分钱都没有给文景辉分,人家老文心里不痛快那是肯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