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2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坎文听到我的问题,也连忙凑了过来,抬眼灼灼的看着南宫。
  结果这家伙耸了耸肩膀,漫不经心的说,“佛渡有缘人嘛,这石门估计也有几分佛性,跟你投缘。便任你推开……”
  说完,他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惫懒模样,伸手就把石门重又关上了,又开口道,“你看,我跟这石门也有几分缘分,哈哈。”
  张坎文满脑门儿的黑线,我也是一脸无奈。不过南宫不愿多说。我们也不能强问,只好把这件事先放到一旁不提。
  接下来,我问了南宫,得知他也要往祭殿那边去,于是我们四人便结伴而行,慢慢摸索着往前走。路上闲谈中,我又问起南宫到这殷墟王陵内的目的,他嘻嘻哈哈的说。是要帮我找到一件东西。
  他进来要找东西,我早就知道了,但他又说是要帮我找东西,这让我很疑惑。犹豫了一下,我把刚才无意中发现那个贝壳拿了出来,递给他,然后问他是不是找这东西。
  南宫接过贝壳看了一眼,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然后才有些惊疑的问我从哪里找到的这东西。
  我把刚才发现贝壳的大概情况对他讲了一遍,南宫又向我问了一遍,确定这贝壳只有一个的时候,脸上的严肃表情消失了,随手把贝壳又丢给了我,然后开口道,“这东西等你以后到天师境界之后,略微研究一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对你也算有用吧。不过这不是我想找的那个东西,之前我已经大概把王陵内摸索了一遍,那东西应该在祭殿附近。”
  他还是不愿具体说,索性我也没再问,只是闷头赶路。但没过多久,南宫忽然又开口了,漫不经心的对我问道,“我记得那石门前有一排方石,上面绘制了许多壁画,你有没有仔细研究?”
  听他说起壁画,我心里又是一凝,转头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点点头,“我看到了,怎么了?”
  南宫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却又似乎不愿多提。只是摆摆手道,“没什么,那几幅壁画挺有意思,你回头没事最好多回忆几次,对你以后有帮助。”
  他还是不愿意把话说清楚,但因为那壁画中的男子跟我太过相似,以及壁画本身的许多诡奇之处,我此时也不想多说。于是就点点头,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告诉他说,“我已经把那些壁画拍摄了下来,回头会多看几遍的。”
  南宫愣了愣,点了一下头,准备抬脚往前走,不过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又压低了声音,对我嘱咐道,“那个壁画你最好不要跟别人多提,包括张坎文在内。”
  我不解他的意思,皱眉看了看走在我们前面的张坎文,又对他说,“刚才我拍照的时候,张大哥也拍了几张来着。”
  南宫似是浑不在意,摆了摆手又道,“拍照无妨,你别多提就是了……祭殿快到了,我先到前面看看去。”
  说完,他加快脚步,轻声叫住张坎文,自己则小心的走到了最前方。
  我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但心里还在琢磨刚才南宫的话。觉得十分奇怪,明明张坎文都已经拍了照片了,那壁画十分奇怪,张坎文回去之后自然会研究,不管壁画里面有什么,多研究几遍肯定会有发现。南宫却说无妨,只要我不跟张坎文说就行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等我想明白,张坎文忽然拉住了我,朝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伸手往远处指了指,示意我往那边看。
  我抬头凝目,隐约看到远处有一个模糊的小光点,结合刚才南宫的话,估计那里就是祭坛所在了。
  这时候南宫也转过头来,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往我们左侧方向指了指,然后当先往那边走过去,示意我们在后面跟上。

  我对南宫自然是百般信任,叫上小僵尸,抬脚便跟了上去,张坎文也没多问,同样跟在我的后面,一起往南宫带的方向走。
  沿着这个方向走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我们面前出现了两根巨大的石柱,因为此时我们几人的手电筒全部关闭,仅靠着从远处传来的微弱光线,根本看不清楚石柱上方是什么,不过从一般的建筑规律来推测,应该是个高达的走廊或亭台之类。
  南宫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看都不看,直接抬脚从两个石柱中间穿过。我们跟在后面,继续往前走,没多久,身旁又是两个并排的石柱,接下来,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石柱出现,看起来这里应该是古代常见的那种走廊,不过大的过分了一些。
  就在我如此认定之后,很快石柱便消失了,眼前出现一左一右出现两道石壁,以及石壁夹在一起形成的巨大门洞。
  跟刚才一样,上方根本什么也看不清,只能从形状推测这是一个巨大的门洞。
  南宫同样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我们也只好跟上。进了门洞之后,本以为里面会更加幽黑。谁知却跟在外面差不多,我转头四下里看了一下,发现左侧的确幽黑一片,似是有墙壁阻挡,但右侧却是空洞洞的,直接能看到远处的光源。而且此处距离祭殿似乎一下子近了许多,那光源不再模糊,甚至能看清楚光源四周的人影。
  “这里的空气本就能隔绝灵识。这个大殿之中更是隔绝一切声音和光线,到这里咱们就不必过分小心了,再大声说话,外面也听不到。喏,前面是一个窗子,上面没玻璃,但有一层透明的布帛,咱们过去窗边。能看清楚祭殿那边的一切事务。”
  南宫伸手指着右侧光线传进来的地方,一边说着一边往那边走过去。
  我一直跟着他又往前面走了上百米的距离,才终于看清楚了,这里还真是一个窗子,只是大的很离谱,远远看着,还以为这里根本没有墙壁。
  而窗子上的布帛,走进之后也能明显的看出来了。整体不算完全的透明,更像是用一种几近透明的丝线织作出来的织物,丝线本就透明,再加上织物的孔洞较大,造成了一种视线无碍的感觉,尤其是伸手将上面的孔洞扒成眼睛大小时,视线就更好了。
  我特意问了一下南宫,即便扒出这么大一个洞,也不会影响整个布帛隔音隔光的功能。于是我放下心来,抬眼往祭殿那边看。
  此处的确距离祭殿极近,但却只能看到祭殿宏伟高大的巨门,以及盘坐在祭殿门口的几个人,我小心数了一下,祭殿门口只有四个人,都是我早先在方石通道那里见过的人,其中两个身着紫纱,头戴莲花宝冠的六阶道士,另外两个则是玄学会之人,一个是当初在玄学会总部对我搜过身子的监察所柳承乾,最后一个则是韩稳男,他坐在距离其他三人都比较远的位置,离祭殿门口的强光灯也有不近距离,一半身子都隐在黑暗之中。

  至于龙虎山和玄学会的其他人,俱都不在这里,估计已经进了祭殿之内。
  我对玄学会大批人马出动以及龙虎山数人的到来,早就好奇到了极点,心里早就想联系上韩稳男询问其中缘由,此时正是大好的机会,我连忙对一旁的南宫道,“你能不能想办法,不惊动其他人给最外面那个人传个消息过去?他叫韩稳男,是我一个朋友。”
  日期:2016-09-2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