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257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大,发话吧,干.死他!”
  “把他四肢废了,给小九报仇!”
  “…………”
  乱七八糟的声音响起,一些雨衣男愤愤不平地说道。
  “呵呵,一群小偷也他妈的猖狂!”
  我冷笑走前,一脚踹翻一个家伙,然后又一个回旋踢撂倒旁边的另一个雨衣男,接着一个滑步反肘再干趴一个!
  转眼间,弄倒三个人,我心情爽了不少,刚才那四个家伙纠缠了我这么久,搞的我这么狼狈,妈的,那你们来让劳资出气吧!
  “呵呵,来吧。”我冷笑着朝刀疤脸勾了勾手指。
  雨声、骂声、金属撞击声充斥了这片不大的天地。
  刀疤脸手功夫不弱,而且也不是什么单打独斗的汉子,做这行,讲究单打独斗的,早被人装进麻袋扔进河里了。

  我瞬间干翻了对方的三个人,接着来,刀疤脸二话没说带着所有人一起围了来。
  我也打出了火气,铁棍碍事,于是赤手空拳跟他们怼了起来。
  到处都是飞舞的铁棍,漫天都是铁棍划过的痕迹,前后左右都是对方的人,一不小心身得挨那么几下,不一会,背、腿、胳膊火辣辣的一片。
  “嘶……”
  我抬起胳膊挡了一下,手腕处猛地一疼,让我忍不住倒吸吸一口凉气。
  雨下地不小,视线收到的阻碍太大,对方人数不少,情况对我非常不利。
  而且因为下雨,地面太滑,好几次躲闪因为脚下一滑,我差点被他们当头一棍!

  虽然我跟巡风练了这么长时间,抗击打能力变地非常牛逼,普通的打击对我来说根本造不成多大的伤害,但我毕竟还是一个人,不是真正的铜头铁臂,这实心的铁棍打在身那也是钻心地疼!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差的这段时间我没有按照巡风的吩咐锻炼,我忽然发现自己这所谓的“金钟罩”“铁布衫”有点不太好使,现在随便挨一下都感觉钻心地疼!
  操!
  再次按着一个家伙,两记重拳把他给干趴,我往后闪了几步,粗喘着气看着眼前不远的刀疤脸。
  胳膊火辣辣地疼,而且我感觉胳膊似乎已经都快没有了知觉,这让我心里忍不住想要骂娘。
  当初面对那二十多个黑帮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狼狈,那时我装逼地一个人单挑二十多个,他们拿着钢管打在我身跟挠痒痒似的,可现在眼前加起来不过才十几人,我差点撑不住了。
  即便因为这该死的下雨天对我影响不小,可我心里还是觉得火大!
  憋屈!
  那种感觉好像被几只苍蝇恶心了一把,结果拿着苍蝇拍还他妈的干不过它们!
  “妈的!要不是因为下雨,老子会搞地这么狼狈?”
  吐了口血水,我不屑地看着刀疤脸。
  虽然我现在很不好受,但刀疤脸也没好到哪去,除了他自己,那两个拿着矿灯的家伙也参与了进来,不过又被我.干趴了三,眼前剩他们四个还站着。
  “行,你小子有种。”刀疤脸满脸铁青,眼睛里满是怒火,那眼神仿佛杀人一般地看着我。
  我心里不屑,妈的!算老子现在的情况不怎么样,可干翻你们四个,那还是小菜一碟!
  我冷笑着擦了把脸的雨水,揉了揉有点麻木的双手,看着剩下的这几个家伙。
  “行,小子,今天老子认栽了,后会有期!”
  我看着刀疤脸,本以为这家伙会再次地冲过来,没想到他居然认怂了。
  操!

  认怂他妈的认怂,还他妈的要说几句狠话,显得你丫有场面?
  我不屑地笑了笑,看着刀疤脸扔下几句狠话后拉着其他人离开。
  我没阻止,因为懒得继续搭理这些家伙,像这种人那是除不尽的,今天打了一批,明天还会冒出一批,我也懒得报警把他们送进丨警丨察局,一是报警了我肯定得去丨警丨察局做记录,这太耽误时间,送货得晚点了,二是这种人送进丨警丨察局过不了几天又得放出来,算送进去也没啥用。
  看着刀疤脸带人离开,我也松了口气,这时候才感觉胳膊火辣辣地疼,疼地钻心!
  刚才打出真火,我嫌铁棍碍事,直接赤手空拳了,对方挥舞过来的铁棍都被我用胳膊挡了,可我又不是真地铁臂,挡地次数多了,胳膊自然也受不了!
  轻轻揉了一下胳膊,疼地我呲牙咧嘴,掀开衣袖一看,胳膊有好几处都紫了!
  不过还好,只是皮肉伤,骨头没事,这也换了是我,如果是其他人,那胳膊早断了好几遍!
  “操!真他.妈的晦气!”
  从地捡起一把不知道谁扔下的手电筒,我心里郁闷地骂道。
  这运气也他妈的是没谁了,在这福龙服装厂第一次送货碰到了扒手集团,还他妈的被这区区十几个家伙弄地见了红。

  操!
  真是日了狗了!
  背火辣辣的,我摸了一下,感觉脊梁骨也隐隐作痛,这是那个刀疤脸趁我不注意留下的,刚才还没感觉,现在一停下来,脊梁骨跟断了一样!
  妈的!
  骨头不会有事吧?
  我心里不安地想到。

  拿着手电筒,把九辆货车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我发现除了两辆车的锁被撬坏了几个,其他的都没事。
  而被撬坏锁的两辆货车,锁还没有全部被撬开,里面的货物并没事。
  检查了一番,发现货物没事,我赶紧拿着手电筒去服务区里的旅馆。
  来到旅馆,找到王师傅他们休息的房间,我敲开了门。
  “谁啊?大半夜的?”
  “操!谁打扰老子睡觉?”
  “妈的!找揍啊谁?”
  不满的声音从门后传了过来,然后门被打开了,刺眼的灯光从房间里射了出来。
  灯光太刺眼,我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了眼睛,过了十几秒,才适应过来。
  “咦?王林?”
  “王管事?”

  “卧.槽!怎么有血?”
  “出事了?”
  我刚走进房间,五六个人嚷嚷了起来,搞地我心烦意乱。
  “闭嘴!”
  我吼了一句。
  房间里立马静了下来,接着王师傅走了出来摆了摆手:“大家伙静静,先听王管事怎么说,老张,你把其他人叫起来,去看看货车是不是出事了。”
  “,我叫人去。”
  我拦住去叫人的老张,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已经没啥事了。”
  “王管事,这到底除了啥事?”王师傅一脸担忧地看着我问道。
  “呼……”
  我吐了口气,看着眼前脸有些担忧之色的司机,淡淡地说道:“今天我守夜,碰到扒手了。”

  “什么?扒手?”王师傅的脸色立马变了。
  其他人也一个个脸色变地很难看,有两个直接出去把其他房间的司机也叫醒了。
  不一会,十几个人都挤到了这个房间里。
  “王管事,大家伙都到了,咱们都抄着家伙事出去,肯定没事!”
  王师傅说着,脸色却凝重地看着其他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