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663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了,这件事情呢我利弊反正都已经告诉你了。这个东西倒是可以解除,不过应该要很厉害的高手而且专业还得对口才行,这种人不容易找。”我对着夏青‘好心’提醒道。
  “还有,我奉劝你一句。你要是想要给自己找解除方法的话,最好偷偷摸摸的来,别让你家老爷子还有你父亲那个老混蛋知道了,要不然他们肯定能够猜得到你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到时候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自己想必应该很清楚吧?这不需要我来过多的给你分析了。”
  我倒是不害怕夏青真的找到了解除方法,这个蛊是从苗疆的隐世高人手中求来的,这种人性格孤僻得很,可不是谁都能够请得动的。
  夏青又没有苗疆令这种东西,夏青自然是不可能请得动他们出山的。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我丝毫不用过多的担心。
  夏青的脸色也再次发生了变化,他已经提前想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他反而还得各种隐瞒自己中蛊的事情,而且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的话夏青所有的光环都会被人给收走。
  这种结果夏青自然是不愿意承担的,所以他也准备如同我所说的那样做,即使要找高手来帮自己解蛊,也得各种小心翼翼的进行才对。
  “还有,这个小黄瓶子确定就是全部解药了吧?我想你现在应该不会再骗我了,毕竟你的命和这个也挂着钩呢。”我再次拿起桌子上面的小黄瓶子在夏青面前晃了晃开口道。

  夏青无声的点了点头,他之前就已经说过了,没想到我现在还要再询问一遍,看来在我心中夏青的人品果然是不可相信的吧。
  我也微微点头,现在夏青若是还想要骗我,那就是夏青自己作死了。
  要知道我随时都能够让夏青去死,夏青总不会让自己尊贵的性命去换取周晓晓父母的性命吧?毫无疑问,在夏青眼中,恐怕全世界几十亿人的性命都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所以夏青现在没有理由再继续隐瞒下去了。

  这么想着呢,我就笑着将黄色小瓶子递给了周晓晓。
  周晓晓接过小瓶子,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
  自从周晓晓知道自己的父母被人用毒药控制住了之后,周晓晓心中一直很担心,周晓晓害怕夏青丧心病狂到对自己的父母出手。
  现在终于能够让自己的父母逃脱这种控制,周晓晓心中自然是高兴不已。

  “行了,你可以走了。”我对着夏青摆了摆手道。
  “不过你得记住,我让你来的时候,你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得推掉,要不然你的小命可能就难保了。还有,你最好将衣服都给穿戴整齐再出去,要不然被你那心腹发现了,很有可能会联想到这个方面,我想你现在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吧?”
  夏青此刻面若死灰,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其实我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无论换做谁经历了这种事情,表现都不一定能够比夏青好到哪里去吧?
  “那你离开吧,记得随传随到哟。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也要记得立刻找我,要不然出现啥问题可不关我的事情。”我对着夏青再次好心提醒道。
  夏青茫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便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将血肉模糊的胸口与肚子给遮住,然后便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套间。
  看到夏青走出来,一直在外面守候着的忠伯赶紧走了上来,对着夏青微微点了点头开口道:“少爷。”
  夏青甚至根本就没有看忠伯一眼,就如同将忠伯当成了空气一般,直接就从忠伯身边走了过去。

  这让忠伯心中感到疑惑,不过却并没有多想,而是紧紧的跟在了夏青的身后。
  络腮胡与走廊尽头的各个保镖倒是没有拦住夏青与忠伯这主仆二人,任由他们下楼。
  一直回到了奔驰车上,坐进了奔驰车后座,夏青还是一脸茫然的表情。
  此时的夏青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灰暗,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少瞬间变成了连性命都得被别人控制在手上的傀儡,夏青现在要是还能保持着微笑的话,那么夏青也实在是太没心没肺了。

  不过让夏青感到不幸中的万幸的是,这件事情并没有传播开来,总共也只有我和周晓晓还有夏青三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要我不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夏青也不可能主动说起的,所以夏青暂时性还会保持着从前那样的身份。
  尽管这已经变质了,夏青最厌恶的我已经彻底踩在了他的头上。
  “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忠伯想了想,终于再次开口问道,心想难不成是被我给打傻了?
  夏青这才从思绪中反应过来,瞥了忠伯一眼摇头说了声没事。
  夏青自然是不可能将自己被控制的事情说给忠伯听的,即使忠伯是自己的心腹,这也不能够代表着对于自己的心腹就能够让自己将心中最秘密的事情说给他听。
  很明显,夏青被我用蛊给控制住的事情已经成为了夏青心中最大的秘密,夏青怎么可能将这种秘密分享给别人呢?
  忠伯微微点头,没有再问下去了。
  很显然,忠伯是一个非常合格的管家。
  “开车吧。”夏青对着忠伯说道。
  忠伯发动了车子,一路上无话,奔驰车中安静得就像是被抽出了空气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夏青这才对着忠伯说道:“今天的事情,所有的经过所有的细节,我不愿意再想起来。忠伯,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忠伯赶紧点头,对着夏青说道:“少爷,我们今天只是去香格里拉见一个生意上面的合作伙伴而已。”
  看到忠伯表态,夏青这才放下了心来。
  我所说的没错,这种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自己最亲的亲生父亲,甚至夏青还明白,如果夏长江知道了自己被人控制,恐怕夏长江会主动收回夏青手中的所有一切,这一点夏长江绝对会做得出来。
  要知道那可是夏家上百年的基业,这种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夏长江再任人唯亲也不可能让这样的夏青上位。
  而夏青心中也抱有侥幸,他觉得总有一天自己能够将这个蛊给解掉,再加上夏青也不愿意失去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他非常贪恋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所以夏青也不愿意放弃这一切。
  唯一能够让自己稳定下来不让人发现的做法便是夏青一定要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给忘掉,谁问都不会要说出来,否则的话等待夏青的只是灾难一场。
  甚至夏青心中还有些庆幸我刚才将忠伯赶出去了没让忠伯看到这一切,否则的话现在夏青只能起杀人灭口的心思将忠伯给除掉了,这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
  日期:2016-09-2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