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1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水一脸霸气的说出这番话,完全不把面前两位警官放在眼中。
  韩水被带回市公丨安丨局后,局长周元松深恐外界可以接触到他,到时就极可能会引发意外,譬如韩水*,又譬如被串供,所以特意派人把韩水押运到兄弟单位市武警支队的禁闭室里来看押,同时打算在这里完成对韩水的审讯工作。
  韩水非常聪明,知道自己被捕后,市里很多权贵不能放心,说不定在自己吃枪子儿之前,他们就会先派人把自己搞死,所以面对专案组的审讯,采取了抗拒回绝的态度,借机向外界的有心人们表白心迹——我绝对不会出卖你们任何一个人,所以你们也别想着弄死我。
  韩水可以接受自己在明正典刑之后被枪决,却绝对不接受自己这个一世枭雄死在之前有勾结的小人手中。
  两名审讯的警官见韩水还是像上午那样不配合,对视一眼,都有些不耐烦了。
  其中一个录口供的二级警督把笔往桌上一拍,语气严厉的喝道:“韩水,你他么别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让你主动交代,那是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你可不要自误。”
  另外一个警官道:“坦白从宽,新疆搬砖;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句俗谚只是针对小贼说的,韩水你可别套用到自己头上。你这回是死定了,所以啊,给你自己省点事,也给我们省点事。你这么拖延下去,只能是坑你自己!”
  之前那个二级警督接话道:“不是所有的死刑犯都能坦然等待死刑到来的那一天!所以也不要幻想,拖得时间越久,自己就能活得越久!晚上做梦梦到枪决,吓得屎尿横流,醒来后嚎啕大哭,却也只能继续承受等待处决的巨大心理压力,每天都是如此,你觉得会比活着更好吗?”

  韩水嗤笑道:“对不住两位了,我自小到大,从来不做梦,我也从来不怕死,哼哼。”
  两个警官很是无奈,凑到一起,低声交谈几句,觉得应该改变审讯策略,不过现在还拿不定主意,要向领导请示一下,眼下只能先中止本次审讯了。
  二人起身,收拾笔本,走出了禁闭室。
  韩水眼看铁门关闭,外面传来上锁的动静,房间里又变得寂静清冷,如同地狱一般,脸上浮现出凄凉绝望之色。他确实不怕死,死亡对他来说不过是另外一次投胎,他早就享够人间美福,甚至比绝大多数普通人十辈子的生命都多姿多彩,哪怕让他现在就吃枪子他也没什么怨言,他只是担心儿子韩志杰,不知道儿子会判几年,日后出狱后,兄弟韩金又会不会像协议好的那样将建工集团还给他……

  晚上下班时,市公丨安丨局长周元松赶到市委,面见宋朝阳,向他汇报了审讯韩水过程中所遇到的最大的问题——韩水拒不认罪。
  宋朝阳听后问道:“专案组对此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周元松道:“我、纪飞纪局长和专案组的同志们对此刚做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韩水明知一切罪行的根源都指向他,此番必死无疑,却还是顽抗到底,应该出自于两种考虑:一,他是要以坦白罪行为条件,要挟市局或者市里满足他某个想法;二,他借此向外界传达一种信息——我韩水是条汉子,不会出卖以前的朋友,因此那些朋友你们也别来害我,让我得个好死。”
  宋朝阳皱眉道:“怎么,韩水还不清楚吗,现在关押他的地方是青阳市最安全的地方之一,除去青阳军分区,已经没有地方比武警支队更安全了,外人又怎么可能轻易害死他?”
  周元松叹道:“咱们以为武警支队大院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对于韩水来说,可能并不是,他也不知道那里是武警支队大院。”
  宋朝阳道:“那怎么办,难道真要把他送到军分区去看押?”
  李睿一早就在里间听着,此刻插口道:“要不这样吧,书记,周局长,晚上我去见韩水一趟,了解下他的内心需求,给他做做思想工作,争取说服他坦白罪行。就是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周元松道:“方便倒是方便,可是你能保证说服他吗?”
  李睿苦涩一笑,道:“如果周局长那里有更好的解决韩水思想负担的法子,我也省得跑这一趟。”
  周元松呵呵笑了起来,点头道:“好吧,那我马上安排专案组的人带你过去一趟。”
  宋朝阳问道:“这事你跟市长汇报过了吗?”

  周元松摇头道:“怎么可能汇报给他?从季刚事件还看不出来嘛,他和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而且,他极有可能是韩水忌惮的外界人物之一,甚至是之首,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审讯韩水的细节过程。”
  宋朝阳点了点头,吩咐李睿说:“如果韩水有什么要求,只要不太过分,譬如对于建工集团的处置,你都可以答应下来。”
  李睿点头答应,暗想,自己也正好趁这个机会,说服韩水将红馆交回给甄洁。
  : 更快更省流量!
  李睿恨恨地叫道:“你傻呀,我接着你呢,你怕什么?”
  文墨诗哭道:“那我也不敢,会摔死我的。”

  李睿急了,骂道:“放屁!才两米多高,你想摔死都摔不死,快跳。你赶紧跳下来,我还有时间救一下一楼墙上的画儿。”
  文墨诗又急又怕,哇哇大哭起来。
  李睿只气得咬牙切齿,骂道:“你哭有个屁用,赶紧跳吧!”
  文墨诗如若不闻,哼哼唧唧的只是不动。
  李睿灵机一动,道:“你不跳是吧?那我不管你了,我开车回家了。是被火烧死,还是跳楼摔死,你自己选,拜拜。”说完转身走向座驾。

  文墨诗见状大急,叫道:“你别走,别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李睿也不理她,走到X5驾驶位门旁,抬手拉开车门,作势钻进去。
  文墨诗吓得要死,叫道:“我跳,我跳还不行吗,你别走!”
  李睿呵呵一笑,将车门关上,回身站到窗下,伸出结实有力的双臂,道:“跳吧,学我的姿势,尽量缩短落地距离。”
  文墨诗答应下来,一边抽泣,一边学他的样子,先迈出右腿,跨出窗台,然后两手分别抓住窗户与窗台保持平衡,再缓缓抬起左腿……她学得很好,但忽视了其中一点,李睿出窗时,是两手都抓在窗台上固定身体,她却是右手抓住了窗户,而窗户是活动的,她迈左腿出去的时候,右臂无形中一晃,窗户借势而动,向里关合。她控制不了这股突如其来的推力,上半身往下一扑,惊叫声中,已经坠楼。

  李睿眼见分明,哭笑不得,心说她这是要当众表演扑街吗?深吸一口气,鼓起全身的肌肉与筋膜,扬起双臂,正面接向头下脚上坠下来的美女。
  二楼窗户距地也就是三四米,坠楼时间很短,文墨诗刚喊出声来,身子已经落到半空,她是头朝下摔下去的,能看到李睿抬臂来接,下意识伸手去就他的手。
  李睿却根本不理会她的手,眼看她手如同抓救命稻草一样的伸过来,还特意躲开。
  文墨诗又惊又气,在这一刻只有一个念头:“李睿,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日期:2017-08-20 09: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