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661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这个玩意儿隔一段时间必须得用上一段特定的音律来安抚它即将躁动的心,要不然它就得破体而出,也就是说,你确实被我给控制了,而且你想要活命,就必须得时时刻刻与我保持联系。放心,你不是第一个有着这种遭遇的人,还有一个人的身份不比你低,他现在估计也在为这件事情苦恼吧?”我再次对着夏青说道。
  我所说的自然是伊莱·米其林,世界闻名的米其林家族年轻一代的领头羊一般的人物。要是伊莱的父亲安托万成功当选下一任法国总统,那么伊莱就相当于一国之太子了,这么算起来,人家的身份还真不比夏青低。
  我在想如果我将伊莱的身份说出来,夏青心中肯定会好受许多吧?
  不过夏青心中好受了,我心里就不舒服了,所以想了想我还是并没有说出来。
  “你……简直是卑鄙无耻!”夏青之前还有着侥幸的心理,但是现在听到我这样说,夏青就知道自己的侥幸实在是太多余了。
  听到我的描述,即使我并没有亲口说出来,夏青也知道我这是对他下了蛊!
  夏青哪能不了解我跟苗疆以前的恩怨?
  如果放在以前的话,夏青中了这样的蛊或许他会花上大价钱去苗疆请高人来将自己身体中的蛊给解掉,只是多花点钱而已,应该能够办得到。
  但是现在可不同了,现在我跟苗疆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甚至夏青还了解到据说苗疆的未来都与我息息相关,尽管夏青不明白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导致这个结局,不过夏青心中还是暗恨我的狗屎运实在是太旺了。
  那些苗人利用好了,绝对是让所有人头疼的存在!
  试想一下,你随时随地不管做什么都有可能被人在不经意之间中了蛊,这难道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而现在夏青身上便中蛊了,夏青甚至没有丝毫办法,连去苗疆请高人来解蛊的想法都没用了。
  整个苗疆的人与我的关系都非比寻常,夏青还能请谁过来给自己解蛊?
  难道真的得让我一直控制着不成?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你现在也只能说说而已了。”我耸了耸肩开口道。
  “我也不怕你听到了心中不高兴,我还是要说,我将这玩意儿用在你身上确实是太浪费了。所以我现在需要将我的利益最大化。”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夏青表情之中充满了警惕,心想我不是说不会控制夏青做什么事情么?
  果然是个骗子!
  “还能做什么?”我冷笑了一声。
  “将你手里边毒药的来历已经从哪个渠道搞来的都给我说上一遍吧,我想你现在应该能够好好跟我说说了。”
  听到我的话,夏青脸色再次一变,脸色阴狠的看着我说道:“你做梦!我是不可能说的!”

  “行!那我来试试,你到底会不会说。”
  我没有跟夏青多说废话,而是再次掏出了埙。
  夏青一脸惶恐的看着我手上的东西,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刚才夏青所经历的痛苦了。
  那种身体之中就如同有着什么坚硬的东西要钻出来的疼痛,简直比把他杀了还要让人感到难受。
  但是夏青惶恐归惶恐,却并没有跟我妥协,这让我心中更加要搞清楚这个毒药的来历了,我总感觉其中牵扯着不少的东西。
  这么想着呢,我再次吹起了手中的埙,奇特的旋律再次传来。
  啊——

  夏青下一刻脸色变得扭曲无比,双手不住的往自己胸口挠去,看来血蛇此刻正待在夏青的胸口位置。
  不过还好的是,夏青挠的部位是右胸口,这也代表着血蛇现在并没有在致命的地方,这也让我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起来。
  夏青疯狂的大喊大叫,双手就没有停下来过,一直在自己的胸口挠着,很快胸口也变得血肉模糊了起来。
  夏青只觉得胸口里边有什么东西在撕咬着自己的肉,痛得要命,而夏青用力挠自己的胸口,就如同想要将胸口挠开将里面的那个小怪物给弄出来一般。
  然而夏青这种做法完全是徒劳的,血蛇细如发丝,在血液里边根本让人难以发现,别说夏青将自己的胸口挠开了,就是将夏青整个身体都解剖开来都不一定能够发现得了这个血蛇的存在。
  要知道血蛇蛊可是苗疆的隐世高人弄出来的一种蛊,苗疆用蛊的高手成群结队,就连苗凤凰都要亲自去求的蛊,可想而知其中的厉害之处!
  这种疼痛我没有经历过,不过我刚开始听到玉玉的介绍的时候,我也是头皮发麻,心想还好这种股是我用来对付别人的啊,要是别人用来对付我,那我会不会直接去死?
  这么想着呢,我就感觉有些后怕,情不自禁的,我就加快了音律的节奏。
  此时的夏青也表现得更加痛苦了,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给掏出来。
  “停下!我说……我说!”夏青脸上满是眼泪与鼻涕,显然是被痛的。

  果然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啊,在对于这件事情上面,刚才夏青甚至都不害怕我将他变成残废,甚至我开枪了夏青都还是没有想要告诉我的意思。
  没想到我就让血蛇在夏青的身体中捣一会儿乱,夏青就直接受不了了。
  这种痛苦,我确实不能够想象,我也不愿意去想象。
  我这才收起了埙,居高临下的看着还跪在我脚边满头不知道是被泪水鼻涕还是汗水给打湿了的夏青,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说吧,我之前就很想要听听了,我想这个你也是明白的,所以最好不要在这上面跟我耍花样。我张成别的方面很平庸,在一些是非面前的判断力还是挺不错的,我有这方面的自信。”
  此时的夏青根本没有抬头看我,他害怕让我看到夏青眼神深处的那种绝对仇恨,我会再一次将那个可恶的埙给掏出来。
  所以夏青此时只能低着头,声音沙哑的对着我开口道:“这个毒药,是夏家特有的,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只有夏家才能够拿得到……或者说应该只有我爸能够拿得到。”
  “哦?你们夏家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连这种领先世界医学水平二十年的产品都能够研究得出?”我诧异的看了夏青一眼开口问道。
  夏青缓缓的摇了摇头,还是没有抬起头看我一眼。
  “这并不是夏家研究出来的,我事实上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研究出来的,可能只有我爸能够知道。”夏青回答道。
  “哼!”我冷哼了一声。
  “夏青,我刚刚就跟你说过不要跟我耍花样,你是没有听清楚还是没有记清楚?无论是哪个毛病,我都能够给你治好了。”
  这句话说完,我又掏出了用来控制夏青体内血蛇的埙。

  感受到我这个动作,夏青脸色再次变得惨白了起来,赶紧开口道:“我没撒谎!我说的全部都是实话!我确实不知道是谁研究出来的,我只知道他们对于我爸来说好像非常重要。”
  日期:2016-09-2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