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66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天那种情况之下,我都只能将夏青给放走,我要是再找上夏青还能有什么方法来对付夏青?
  这是周晓晓一直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不过现在的周晓晓才知道,原来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夏青之前用毒药来控制周晓晓的父母,这让周晓晓心中愤怒却不敢表现出来,生怕丧心病狂的夏青对自己的父母再次下死手。
  现在夏青也得到了这种报应,周晓晓虽然认为这种手段确实有些太残忍了,但是周晓晓心中也有着很强烈的报复的快感,甚至周晓晓心中对我还挺感激的,要不是我的话,周晓晓不会这么快从夏青手里拿到解药,甚至周晓晓还要被夏青威胁做多少件坏事周晓晓自己都不清楚。
  而且如果没有我的话,周晓晓现在根本看不到这个时候的夏青,毕竟周晓晓在夏青这样的人面前,确实渺小得就如同蝼蚁一般。
  看到周晓晓点头呢,我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再次转过头看着夏青说道:“你看到了吧?受害人家属都表态了,说你这是罪有应得,我这么做也是替天行道而已,你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平时做的孽太多,我这就相当于帮你赎罪了。”
  “哼!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夏青此刻的表情也愈发的变得扭曲了起来。
  “你以为你张成在想些什么我不知道?你这是想要控制我,让我帮你做事情?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我是不可能帮你的!”
  “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我瞥了夏青一眼开口道。
  “说实话,你在我心中就是草包一个,连蒋家两兄弟都能甩你一大条街,你还在这里自我感觉良好。你说说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做什么?让你帮我拿到整个夏家?开什么玩笑?我需要你夏家的家业吗?你信不信我立马就将你被我控制的事情说出去?恐怕到时候你这夏家大少的身份也做到头了吧?”
  我对夏青使用血蛇蛊确实并没有别的什么想法,我只是想要让夏青也尝尝自己小命被别人掌控在手里的滋味。
  说实话,血蛇蛊这个东西我一开始就不愿意用在夏青身上,在拿到这个‘神器’的时候,我在脑海中想遍了该怎么使用才能让我得到最大的好处。
  我有想过用在蒋明川的身上,也有想过用在蒋明池的身上,甚至我还想过啥时候有机会将蒋家那头老狐狸约出来把这玩意儿喂给他吃,然后让血蛇直接从这个老不死的老东西脑袋里边钻出来。
  但是我就没有想过在夏青身上使用!
  虽说夏青身份高得吓人,东北第一豪门夏家的嫡长子,这种身份足以让夏青一辈子都处于最顶尖的地位了。
  然而夏青也实在是太草包了一些,用在夏青身上等上一段时间让夏青接手夏家我倒是能够间接性控制夏家,不过这对我没有丝毫用处。
  我控制夏家来干嘛?张家那么多产业我都打理不过来呢,再经手一个夏家,那我不得天天防备着夏青的各种要人命的手段啊?
  用血蛇蛊换这种生活,我实在是不愿意。
  甚至我还想过要不要将这玩意儿用在夏家老爷子身上,据说这个老头子知道的事情会很多,估计能够解开我的疑问。
  结果现在还是用在了夏青这个废物身上,我心中本来就不爽了,夏青还更不爽,难道他不明白我在他身上浪费了一个怎样的好宝贝?
  听到我所说的话,夏青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这当然是被我给吓的。
  夏青知道我所说的非常有道理,如果我将这件事情宣传出去并且传到了夏老爷子或者夏长江的耳朵里面,那么夏青身上的所有光环便会立马被回收!
  别说夏老爷子了,就是夏青的亲生父亲夏长江也会毫不犹豫这样干!

  开玩笑!
  夏家是什么样的存在?上百年的豪门贵族,整个东北地界的土皇帝,家大业大自成一派,无论谁跟夏家人说话,都得客客气气的,要不然你就等着夏家惦记着你吧!
  而夏青是夏家的嫡长子,夏家未来的接班人,以后等夏老爷子去世夏长江退位,夏青会毫无悬念的顺利接手夏家所有的产业。
  到那时候,夏青的身份将再上一个台阶,整个夏家的生死都是夏青说了算。
  如果到那时候突然让人知道夏青其实是别人的一个傀儡,那得引起多么大的动荡?到时候夏家还能姓夏吗?夏家的百年基业岂不是毁于一旦?
  而这种时候若是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夏家会无比统一的将夏青给弹劾掉,重新再选举一个接班人上位,那时候夏青将失去所有的东西,包括夏家人的身份。
  夏家是不可能让一个傀儡成为夏家核心的,可以想象那时候的夏青将会从最顶尖的位置直接摔到十八层地狱,过上比普通人还要悲惨的生活,夏青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夏青心中气愤,其实我心里也高兴不起来,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我在夏青身上浪费掉了一个好宝贝,在我眼中我觉得夏青始终是不适合我用这玩意儿来控制的,因为我在夏青身上得不到任何对我有益的东西,可以得到的东西我现在还暂时性的不想要。
  以后会不会想要,那是以后的事情。
  所以我决定既然宝贝都用出去了,那我必须得将利益最大化,要不然我岂不是亏了?
  要知道这个血蛇蛊都是看在我和玉玉的面子上才从苗疆隐世高人的手上求来的,下一次可没有这么好求了。
  这么珍贵的东西用出去,我至少要了解一些我想要了解的事情吧?
  这么想着呢,我便再次看了看面若死灰的夏青,开口对着夏青说道:“你别抱着侥幸的态度,你用的毒药是领先世界医学二十年的产品,我这个东西可是跟医学什么的毫不沾边,算起来比你这个流弊多了。你若是想要依靠别的方法的话我还是劝你打消了这个念头吧,你身体的那个小东西受不了刺激,一受到外界刺激他就会直接从你的身体里边钻出来,而且它最喜欢待的位置就是你的心脏与大脑,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这个可是蛊,跟毒药不沾边的。
  别说医学了,我估计就是神学都都不一定能够研究得透这玩意儿。
  虽说这种方法也是我所不齿的,不过别人都能用来对付我,我要是不利用一下的话,那我岂不是就太亏了?
  宁死不吃亏,拼命占便宜,这是我做人的基本原则。
  我这么说自然是想要让夏青打消自己解蛊的想法,如果到时候夏青自己作死将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的话,那岂不是太便宜夏青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