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5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端起茶杯说:“那就先不说,仔细想想,喝口茶振定一下。想好了再说,不方便……就不要说了……”他已经看出来赵铃确实有重要的事情,不然她就不会像丢了魂魄似的。
  赵铃抬起头,目光感激地看着张清扬,双手接过温热的茶杯,手心一暖,男人的关怀之意顺着茶杯传遍全身。“张书记,您是个好人!”

  “喝茶,先别说话。”张清扬儒雅地笑道,透露出他的真诚。
  昏黄的吸顶灯照在赵铃的脸上,让她的脸反射出迷人的光泽,张清扬心里微微一动,起身调整了一下灯开关,让灯光变成纯白色,要不然这种曖昧的气氛配上赵铃那有些病态的忧郁的脸,仿佛西子坐在面前似的,都说西子的病容最美,果真如此。
  赵铃并没有注意张清扬的这一系列举动,只觉得突然间变得明亮,心头的忧郁也渐渐散去,她心下一横,终于做出了决定,品了口茶后突然间问道:“张书记,您现在兼任政法委书记是吧?”
  张清扬先是一愣,然后回答说是,也没有多问,等着她揭开迷底。

  “张书记,那个……组织上对……对朱旭日的处罚就这么算了吗?”赵铃又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张清扬更加惊奇了,心说政府内部的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珲水县常委里边有人与她的关系不错。他脑中突然间闪过一道灵光,难道说朱旭日还有别的对手?那位神秘的对手想借用自己的手彻底把朱旭日拉下马?这么一想,他便镇定地问道:“赵总,难道你觉得组织上对朱局长的处罚还不够吗?”
  赵铃长叹一声,苦笑道:“让那个王八蛋死上十回都不解恨!”
  张清扬心里已经明白得差不多了,深深陷在沙发里说:“说吧,把你此行的真实目的说出来,不过我可提醒你,在说之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要对你所讲的事情负责!”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不容反驳地说道。
  赵铃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拉开手提袋的拉链,从中拿出一个文件袋,轻轻放在茶几上说:“这是所有关于朱旭日犯罪的事实,有贪污,有受贿,还有……总之,您有了这个,这其中的任何一条都可以让您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拉下马!”
  “很全面啊!”张清扬拿起来颠了颠,却没有打开又轻轻地放下了,反问道:“为什么交给我,而不交给别人?”
  “因为……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我觉得您和别人不一样,值得信任!”赵铃把东西拿出来以后,心情也放松了,目光变得柔和起来。
  “那我告诉你,任何一位搞政治的人都不可信!”张清扬冷冷地说。
  “啊……”赵铃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吓得身体一哆嗦,“您……您是什么意思?”
  张清扬品了品茶润了下喉咙,然后接着说:“你和朱局长有仇?”
  “没有……呃,算是有吧!”赵铃自相矛盾地说。
  张清扬笑了,拍了拍桌上的文件袋,笑道:“说说吧,是谁搜集到这些东西的,是谁让你交给我的?”
  “我不能说!”赵铃突然双手抱头尖叫道,看样子十分的痛苦。喊完之后突然间清醒了,松开手痴惊地看着张清扬,摇头道:“没有别人,是我……全是我,是我搜集到的。”
  她疯狂的反应让张清扬有些意外,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门是关着的,这才站起身双手重重落在她的肩头,安慰道:“别激动,要不然你一会儿没准还会说错话的……”

  这种善意的提醒让赵铃的心情渐渐恢复正常,她感觉到张清扬厚实的手掌仿佛给了她无穷的力气,整具身体都充满了热量。“张书记,我……我不能说……”
  “不能说就不要说,其实……我也不想知道。只想让你传个话,告诉他……扳倒朱旭日最好的时机已经过了,所以你送来的这份东西我不想要,也不想看,不过你可以继续保留,没准今后能用得到……”张清扬抽回双手很坦诚地说。
  他心里清楚,朱旭日现在已经受到了处分,对自己也是毕恭毕敬,如果自己还抓着上次的事情不放,只能让上级领导心生反感认为自己气量太小不勘大用。自己和姓朱的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被别人利用。
  “您是什么意思?”赵铃不理解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想……全当什么也没发生吧……”
  赵铃的眼中含着泪水,愤愤不平地说:“张书记,朱旭日真的是个坏人!”
  “赵总,你现在太激动了,还是回去安静一下好好想想吧……”张清扬站起身。

  赵铃知道他这是送客的意思,也只好无力地扶着沙发站起来,张清扬把文件袋交到她的手上,笑道:“记住,什么也没发生。”
  赵铃自然猜不透张清扬到底在想什么,只好点点头,然后退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以后,赵铃拨打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姐,是我,他……他没要,连看也没看!”赵铃的声音有些急促,同时还有些害怕。
  “小铃,他都说了什么?”
  “他……他说扳倒朱旭日最好的时机已经过了,还说他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姐,你说他会不会生气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松地说:“算了,没事,看来我们把他想得太简单了啊!”
  “姐,他不会对我怎么样吧?”
  “不会的,他比我们想象中要聪明。”对方说完不等赵铃回话便挂断了手机。赵铃担着手机,可是眼前浮现得还是张清扬的样子,想到刚才那个男人的双手落在自己的肩头竟然有些脸红心热。
  送走了赵铃,张清扬仍然坐在客厅里没动地方,他越来越发现珲水好像比自己想像中的要复杂,他想了良久,最终还是给吴德荣发去了一条短信:

  “兄弟,再帮我个忙,暗中查一查赵铃的人际关系,看看她平时都和什么人接触。还有就是朱旭日,看看朱旭日平时都做什么,他与赵铃有没有关系。”
  第二天中午,张清扬抽时间去了田莎莎的住处。田莎莎从珲水宾馆辞职以后,独自租了一处房子,一个人整天埋头学习,等着明年专升本的考试。自从她独自搬出来住以后,张清扬还从来没有来看过她。
  “还可以,虽然房子小了点,不过环境不错!”环视了一下她的小单间,张清扬满意地点点头。好人做到底,他是真心的想帮助田莎莎。
  “张书记,您……您工作忙,不用来看我……”小丫头离开宾馆以后,穿衣打扮就不那么讲究了,随意地穿了一件几年前的校服,一脸的单纯模样。
  “莎莎,你叫我什么?”张清扬假装不高兴地问道。
  “我……哥,我……”田莎莎的声音小得像闻子,虽然张清扬面对她的时候一点官架子也没有,可她就是不自在。

  张清扬自然理解她的心情,拍了拍她的双肩说:“莎莎,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话,那就还叫我张书记吧……”话虽这么说可心情难免有些低落,想想自己和她本是有着同样的悲苦命运,只不过自己当了官,仿佛就成了两种人,社会上的事情不公平得太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