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若菊继续说:“但直到半年前,他想要对我实施……实施强爆的时候,我坚决的拒绝了他,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发生了改变,他提出让我支付他给我帮忙的酬谢,并威胁我,不给就要封我的矿山,无奈之下,我答应了给他报酬。”
  周若菊端起水来,慢慢的喝了一口,她完全的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中:“那个时候,我的矿只能勉强维持,当时的板材价格很低,我就到银行贷款了五十万元,给了他,我们也说好了,以后两人再也没有关系了。半年中,我们没有联系,没有来往,可是在一个月前,他又找到了我,这次他要求入股矿场。”
  夏文博听得难以置信起来,他看着周若菊,但毋庸置疑的说,他从周若菊的表情上能够分辨出来,她没有欺骗自己,她的述说是真实可信的,对这一点,夏文博还是有一些把握。
  “那么,我想问的是,你给他钱的事情,你有没有什么证据。”
  周若菊惨然的一笑,说:“要是有证据,我也就不怕他了,这个人很狡猾的,当时要的就是现金,也没有人可以证明,所以说真的,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我甚至都不敢去告他,因为好像我也算行贿吧。就算我不是行贿,但没有证据啊。”
  夏文博明白,这才是事情的关键,没有证据那就是诬告。

  “其实你第一次都不应该答应他,这样的人,贪得无厌,现在看你矿好了,他就又来了。”
  “是啊,但作为我,当时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答应,这次是实在不能忍受,我要给他了股份,也许说不上过一两年,他还要加大股权,而且和他在一起合作,我感到恶心。”
  “但是,你一点都没有能够证明他对你敲诈,或者威胁的证据吗?”
  周若菊摇摇头:“没有,什么都没有。”

  夏文博深吸一口气,有些失望起来,自己今天约谈周若菊没有一点点效果,本来还指望能从她这里多多少少的弄到一线可以对尚春山形成威慑的东西,现在看来啊,没有一点办法了。
  夏文博邹起了眉头,站起来,走到了包间的窗户旁,打开了玻璃窗,一股热流涌进了包间,夏文博就双臂交叉的伏在了窗棂上,向外望去,一处处明亮的空间驱走了黑暗,向人们张扬着爽心悦目,显示了树木翠绿色的素颜。
  他的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从周若菊的讲述中,夏文博看到了尚春山无耻和阴暗的那一面,在面对一个女人的时候,他竟然能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垃圾却占据着常人不及的权力要害,这些年,不知道多少人被他欺压和勒索。
  夏文博冷冷的看着窗外,好一会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转过身来,问:“刚才听杜老板说,你那里发生什么问题了?能说说吗?”
  这话一提,周若菊脸上的忧愁的一下升起了,说:“尚春山已经给我发出了最后的通牒,要是我再不答应,明天一早,就要封矿了。”
  夏文博眉头一扬,显然,今天自己和汪主任的谈话已经传到了尚春山的耳朵里,他要加快步伐,嗯,准确的说,那就是汪主任来拖着自己,他那面给周若菊施压。
  “每停一天,你的损失应该很大吧?”
  “很大,几百号人吃喝拉撒都要花钱。”
  “让他们休假?”
  “那样的话,再想把这么多的人召集回来,恐怕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所以很多时候,宁愿发钱,短期的停工都不敢放人走。”
  “奥,这样啊。”夏文博点着头沉思起来。
  好一会,夏文博才缓缓的坐了下来,此刻,面对这样的一种局面,说真的,夏文博也感到很棘手,关键的一点就是夏文博手中的权力限制了他的很多想法,也就是在这一刻,夏文博才深深的感觉到了权力的重要,这并不是对自己有多么重要,而是权力对维护正义,对帮助像周若菊这样的弱势群体很重要,假如现在自己可以在国土资源局一言九鼎,那么早就就能帮助这些行为帮助的人。
  权力啊,或许只有权力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夏文博开口说话了:“这个,周老板,假如你可以信任我的话,那就给我一点的时间,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帮你?”
  周若菊犹豫着,这个夏文博给她的感觉很难判断,最初她不过把夏文博当成一个手里有点权力的公子哥们,再后来又觉得他有了一点点的变化,但就这样完全的相信他,周若菊还是有点迟疑的。
  夏文博看着身边的这个绝色女人,他想,周若菊一定是对自己有顾虑的:“周老板,我就需要一点点时间,我想,这对你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损失,所以不管你现在怎么想,但我们都应该试一下。”
  周若菊脸红了一下,不错,对方是在帮助自己,自己还如此多疑,说不过去的,但他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呢?自己和他不过是萍水相逢,他的目的是什么?自己要问清楚,不然啊,这个情还起来太沉重。
  周若菊歉意的笑了笑,说:“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在考虑,怎么还你这个人情债。”
  夏文博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笑着说:“你在担心我会和尚春山一样?最后图财图色?”
  周若菊的脸就更红了,这小子,怎么就如此直接。
  夏文博叹口气,点点头:“是啊,你这样想很正常,但我现在告诉你,我什么都不图,这样你放心了吧?假如一定要问我为什么帮你,那只有两个字,‘正义’。”

  周若菊蓦然间看到了夏文博眼中那冷凛和庄重,她真的无法相信,这样一个浪荡不羁的年轻人,他能有如此的神情,但毋庸置疑的说,夏文博的话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周若菊决定信任这个年轻人。
  “谢谢夏局长,我也许多虑了,这样,我现在就给尚春山打个电话,拖延一点时间。”
  “有困难吗?”
  “应该可以。”

  周若菊拿起了电话,很快的拨通了尚春山的号码:“尚局长,你好啊,我周若菊。”
  日期:2017-04-15 10: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