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她已经过了青春年少的时光,但白皙的脸庞依旧透着晕红,有一股少女特有的妩媚,双眼仿佛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一缕淡淡的笑容,黑色的长发柔顺亮泽,如柔软的瀑布披洒在秀肩上。
  杜军毅就站了起来,对夏文博说:“文博,这就是金岭石材矿的老板周若菊。”接着,他又对这女人说:“这位就是刚到国土资源局的夏局长,夏文博。”
  夏文博这才清醒过来,忙站起来,说:“幸会啊,早就听说过周老板的大名了。”
  “夏局长客气了。”
  周若菊矜持的和夏文博用指尖握了一下,那笑容给人的感觉是很职业性的,没有掺杂多少的感情元素在里面。
  夏文博略微的诧异了一下,一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周若菊如此的漂亮,脸蛋十分精致,皮肤白皙,岁月一点都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而那一双眸子淡淡的如湖水,明亮沉静中,刻画着沧桑的痕迹。
  再一个,从她给人的感觉中,一点都没有生意人那种市侩的狡诈和逢迎讨好,这一点很少有,当今这个世道,清高的生意人都快绝种了,没想到自己在清流县还遇到了一个。
  不过夏文博还知道,这样的女人应该是很理智,很清醒的那种人,女人的柔情蜜意在她的身上恐怕不大会出现。
  同样的,这个叫周若菊的女人也在第一时间对夏文博做了一个快速的观察,她在进来的第一眼,就已经确定这个年轻的男子就是杜军毅电话中说的那个副局长,只是她绝没有想到,这个副局长是如此的年轻,年轻的有点让人难以相信,让人有点觉得是假的。
  但周若菊对杜军毅是了解的,这个人有着一种仗义而偏执的信念,他不会欺骗自己,那么只能说,这个叫夏文博的年轻男子有着他很奇特的背景,不然他坐不上这个位置。
  但他能不能帮自己?他帮的了自己吗?
  周若菊有点担心和怀疑起来,她了解尚春山,那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杜军毅在介绍完之后,看着发愣的夏文博和周若菊,说:“都坐下吧,对了,周老板还没吃饭吧,我让厨房再添两个菜来。”
  “不用了,我吃过了,你们先吃。”
  说完,周若菊下意思的从桌上拿起了一张餐巾纸,把刚才自己和夏文博握过的手指擦了一下,很快的,两人的眼光撞在了一起,夏文博和周若菊都有点尴尬了,夏文博的尴尬在于刚才自己起来握手的时候,自己的手上还有啃鸡爪子时候留下的油在上面,自己也是忘记了,就用那油乎乎的手,抓住了人家的如玉细指。

  周若菊尴尬的是,自己这个动作有点伤害对方了,自己也是无意识的动作,但夏局长脸一红,也就证明他已经注意到了。
  两人都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再相视一笑。
  夏文博为了避免难为情,就抓起了筷子,想找点什么事情做,没想到第一个动作就是夹起了一块猪脚肉,一口吞进了肚子来,让周若菊看的一怔,天啊,还有这样吃肉的人,嚼都不嚼。
  杜军毅帮周若菊到上了一杯水,说:“那你先坐一下,我们马上吃完了,吃完你们好好的聊聊。”
  夏文博和杜军毅很快就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虽然夏文博心里还想再吃一点的,这家常菜是他最喜欢的,但有客人等着,他也只好就此打住,不过那吃相实在是不太雅观,周若菊几次都皱了邹眉头。
  显然的,周若菊担心起来,这样的一个人,只怕是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这样一想,周若菊的心里又是一阵的黯然。
  “哎呀,今天的菜真不错,真不错,杜老板,什么时候再请我一次吧?”夏文博有点无赖的问。
  杜军毅摇着头,说:“你刚吃完,都还没有消化呢,就想着下次了,这样,等下次让周老板请你吧。”杜军毅很巧妙的就把周若菊推了出来。
  周若菊淡淡的一笑,说:“成啊,我到清流县最好的饭店给你包一桌子。”
  夏文博一面擦着自己油哄哄的嘴,一面说:“那到不用,要是酒店能做出这个味道,我也不会如此纠结了。”
  杜军毅就打开了包间的门,喊进来两个服务员,其中的一个就是长腿妹妹,今天这个妹妹的大屁股还是包的紧巴巴的,擦着桌子,收拾着桌面,后来有给他们泡上一壶上好的铁观音,她那个屁股就在夏文博的眼前来会的晃悠着,夏文博真是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一口。
  但就这样,夏文博眼中那蠢蠢欲动的光芒还是让周若菊看到了,她的心里对夏文博的评价又降低了几分,要不是自己实在到了危机的关头,就这样的一个混混一样的官员,只怕周若菊早就转身离开了。
  等这些都准备好了,杜军毅说:“那行,你们两人好好的聊聊,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叫我就成。”

  夏文博点了点头,而周若菊张口想挽留一下,但看着夏文博这个样子,她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等门一关上,夏文博的神情也就慢慢的收敛起来,开始办正事了,他那些吊儿郎当的表情就消失不见了,他变得深沉和凝炼起来。
  这个变化让周若菊有些迷惑了,她发现夏文博和刚才大不一样,那个有点邋遢的,有点无赖的,带着坏笑的人已经不见了,自己的面前时一个略带一些忧虑,又高深莫测,深思熟虑,极富涵养的男子了,一个人可以由如此大的神情变化,这对周若菊来说还是第一次见到。
  “周老板,我们现在来谈谈你的问题吧,今天我已经和审验中心的汪主任谈过,但很遗憾,他认为我在国土资源局里的威望比不上尚春山局长,所以他敷衍和推诿,我现在想要知道的,那就是你和尚春山两人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夏文博说的很透彻,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在国土资源局里的状况,既没有夸大事实,也没有缩小问题。
  周若菊又感到了一阵的惊讶,这个男子的说话方式很特别,让你不得不给出他想要的回答:“我从来都没有给人说过我和尚春山之间的关系。就算杜军毅老板,也是一次我在这里喝多了,控制不住的时候说了那么几句。”
  夏文博看着她,很平静的说:“但我必须知道,因为我听到了至少两个版本,我要确定下来。”

  周若菊抬起头来,看着窗外远处的黑夜,好一会才说:“我来到清流县的时候,是我刚刚离婚的时候,那时候我是从报纸上看到了这个地方,本来是准备散心的,但后来,却对矿山有了兴趣,说明一下,我学的就是矿业学科。”
  夏文博心里一动,这个女人的境况和自己何其的相似。
  “后来啊,我就开始跑了跑,在了解情况的时候,就认识了尚春山,他当时就是副局长了,他在最初给我了很大的帮助,帮我审批手续,帮我到银行贷款,总之,这一点是不能否定的,在最初的那个阶段,他确确实实给我很多支持。”
  夏文博没有想到,周若菊和尚春山还有这样的一个故事,本来这样的开头应该会继续的很好啊,为什么后来发生成立现在的模样。
  夏文博没有问,他知道,这个叫周若菊的女人已经决定给自己和盘托出了,那么,自己就不要去打扰她的思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