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3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也只是猜想而已,哪里能够确定。
  杂毛小道说那你为什么不跟徐师兄求证呢?
  我苦笑,说我跟淡定哥的关系不深,算不得熟,像这种机密之事,我问他,他如何能够跟我说实话?
  这时黑手双城说道:“你们别问了,关于这种事情,我跟你们说,别说你们,任何与此事无关、没有权限的人,他都不会告诉,就连我也一样,不如当作不知晓——这是纪律,铁一样的纪律,别存在幻想。”
  我说现在我也只能祈求如此了,要不然真的让我们兄弟阋墙,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动手。
  唉……
  陆左的手放在了我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说我理解你的心情,别说是你,就连我,也不可能跟默哥动手的。
  陆左对这地下的情况十分熟悉,一看就知道是钻洞子的高手,在里面转来转去,又小心翼翼地晃过了黑暗中的生灵,最终来到了之前那个废弃的矿坑处来。
  直到这儿,终于算是离开了时间之主狄由的掌控之中。
  这个时候,我方才喘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们为什么不一了百了,将那玩意给除了去?”
  陆左冲我笑,说哎哟,口气一下子变得这么大了,怎么回事呢——哦,原来是你那小虫儿觉醒了,对吧?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对。
  陆左跟我解释,说这个家伙呢,虽然跟我们不对付,但它毕竟是这儿的地头蛇,也是空间之桥的守护者,它既然在这儿安安稳稳地待着,也不像无名一般搞什么阴谋诡计,更不影响别人的生活,那便让它待在这儿就是了,毕竟我们以后也有用得着空间之桥的地方,有个人看着,也是好的。
  听到他的话,我不由得摸了摸头,有些惭愧。
  他跟我解释得很详细,但核心的观点,在于别人在那儿待得好好的,也没有惹谁,只是一条看门狗而已,何必与它为难呢?

  很显然,陆左此刻的视野,已经远远超出了我对事物的理解。
  他这般说,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随后我们一路走,重新返回了地面上来,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难得的阳光,暖洋洋的。
  陆左将出口这儿给掩藏住,然后对杂毛小道和黑手双城说道:“两位要回茅山,而我则需要去找一位朋友,那就在此分别吧。”
  黑手双城朝着我们拱手,说请。

  说罢,他与杂毛小道竟然联袂而走,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了两个虚影去。
  瞧见两人离去的背影,一直到消失,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出言问道:“左哥,这个黑手双城,到底什么来头,怎么感觉像是十几年前的他?”
  陆左笑了,说既然已经答应了他,我自然得保密,毕竟为了请他出山,我和老萧费了好多天的功夫,反复试验,不断邀请,终于打动了他一次,这才请到了这儿来——你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对付此间的魔化大师兄,但无论做什么,总需要知己知彼,方才能够百战不殆,有了他,我们的计划就能够更加圆满了,只不过……
  我说怎么了?
  陆左说他在这世间,最多能够待上一个月,否则就会干扰到万物运转的正常规律,遭到雷劫天罚而亡。
  啊?
  我听得更是糊涂了,不过也知晓这里面有许多的秘密,还是不再问询了。
  我说现在我们要干嘛去?
  陆左看着我,说我听说帮我给你们传递信息的那个女孩子遇到了麻烦?
  我说已经处理过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我简单地把事情的缘由和处理的结果跟他提及,陆左点头,说办的不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用不着去看了。

  他沉吟一番,然后说道:“现如今有两件事情,第一件,找到王明,他去找寻七人联手之法,已经有些时日了,不能再拖下去,毕竟这位黑手双城不能久留,而我们的计划,是让他也参与其中来……”
  我说如此最好,我正想说这一点,屈胖三留在南极,何时能够回返,并未可知,有他替着,那是最好。
  陆左说你刚才的话,似乎有所保留?
  我说对,其实他已经找回了部分第二世关于虎皮猫大人的记忆,此刻留在那儿,所为的,就是能够全部找回来,融合三世记忆,成为独一无二的本我。
  听到这消息,陆左有些喜不自胜,说虎皮猫大人回来了?这太好了……
  他与虎皮猫大人感情深厚,与此刻的屈胖三反而却隔着一些。
  只不过我的处境与他相反,听到这个消息,心中患得患失,倒也不能多说什么。
  陆左说第二件事情,就是找寻三十四层剑主的下落。

  我说这个有头绪没有?
  陆左说没有,现在能够确定的事情,有几件——第一,三十四层剑主,是老鬼的儿子,或者是是老鬼女朋友蛇仙儿生下来的那崽子,王明以前遇见过的,而它也是造成众神陨落的关键人物,此刻正在飞速恢复之中,实力很强;第二,王员外是三十四层剑主之外的第一人,他与三十四层剑主是合作者,但很可能有另外的一个身份,便是南海一脉最神秘的顶尖高手南海剑怪;第三,我们遇见的这些剑主,极有可能是两人联手打造出来的人形兵器,而这些东西,则是从九州鼎与伏羲墓出土的河图洛书这些顶级法器中,摄取的力量、规则……

  听他娓娓述来,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帮人随时可以再一次制造出这样的血性凶兵,而到了那个时候,或许我们并不惧怕,但江湖上,必然是腥风血雨啊……
  陆左说对,我们现在有着足够与这些剑主交手的经验,并不畏惧什么,但对于江湖上的其他人,却还是十分致命的,当下之时,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们批量生产剑主的地方,将其摧毁,并且将那关键之物夺取,方才是正理所在。
  我说有头绪没有?
  陆左说这件事情我跟徐淡定、林齐鸣和老萧这些人碰过,找出一个规律来,那就是所有的剑主,在生辰时日、籍贯和遭遇方面,都有一些规律性的牵连,如果能够找到其中的规律,再配合别的方面,应该能够安插一些钉子——当然,此事繁琐,自有人处理,至于你,随时待命便是。

  我点头,说好。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现如今的江湖环境,远比我出道之时复杂许多,盖因2012世界末日一战之后,许多习惯于暗地里行动的人物都沉不下气,变得躁动起来,无论朝堂,还是江湖,皆是如此,跟让人担忧的,是国外势力的渗透,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我说我哥这事儿……
  陆左说我放在心里了,这件事情,不管如何机密,总是有蛛丝马迹的,我找个时间,让人试探一下,你别管了。
  我说好。
  聊完这些,陆左对我说道:“你的聚血蛊小红苏醒了?”
  我说是。
  陆左朝我拱手,说请出来一见。
  我没有隐瞒,将小红请了出来,肉馒头一般的它从我的胸口浮现,十八根触须下意识地就要朝着陆左的身上蔓延而去,被我赶紧喝止住,然而这聚血蛊对陆左却似乎有着极为强大的敌意,触须挥舞,每一刻都仿佛要扑上去一般。
  日期:2017-01-17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