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奥,知道啊,是金岭石材矿,老板叫周若菊。”
  “恩,那行,我研究一下再说。”
  “夏局长说的是研究,还是烟酒啊。”
  夏文博呵呵的笑了:“我勒个去啊,我们两个还说什么烟酒,我先看看情况,有什么情况了在和你说。”

  放下了电话,夏文博想了想,就找到了办公室的韩音,让她把这个金岭石材矿的档案给自己调过来,自己看看。
  韩音今天也是听到了大家的议论,对夏文博一样是刮目相看,没想到这小局长办事挺利索的,她就马上找出了这个矿的档案袋,给夏文博送了过来,夏文博感谢了几句,这就坐下来认真的研究起来。
  看了一会,夏文博就大概的对这个矿有了了解了,这个矿已经开采了两年,从情况上看,过去几年盈利能力是很一般,但最近一个阶段因为全国房地产价格开始大幅度上涨,所以导致了基本建材大理石价格的走高,这几个月金岭石材矿也挣钱不少。
  这个矿的老板是个30岁左右的女人,从营业执照上复印的照片看,人还挺不错的,有鼻子有眼睛的,但想要在看的仔细一点,确实不行,毕竟是复印件。
  看完了这些,但夏文博还是有些模模糊糊的感觉,档案只是一个情况的介绍,到底这个矿怎么样,是不是有很多不符合规定的开采方式呢?夏文博决定把韩音叫来问上一下,他就给办公室去了个电话,说请韩音过来,把金岭石材矿的档案拿走。
  很快的,韩音敲响了夏文博办公室的门。
  “夏局长,你看完了?”韩音问。
  “嗯,刚看了一下,对了,你对这个金岭石材矿熟悉吗?”
  韩音很认真的看了看夏文博,说:“怎么?你不会对这个矿也关注起来了吧?”
  “我为什么就不能关注呢?”夏文博觉得很是奇怪,因为韩音这话说的有点不明不白的。
  “也不是不能关注,但我很负责任的悄悄告诉你啊,这个矿你最好离它远点,因为现在尚局长正对它展开封杀行动呢,你参合进去,那还不是自讨苦吃啊?”看来,这个韩音对夏文博还是很有好感的,否则,这样的话一般人肯定不会说出来。

  “这样啊,那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不是这个矿有什么问题?”对这个细节,夏文博必须要弄清楚,就算是自己要帮忙,但也要做到心中有数。
  韩音有点为难的看了看夏文博,说:“我就简单的给你提示一下,这个矿什么问题都没有,这种大理石矿是露天矿,和煤矿那种地下矿不一样,没有多大的安全隐患,问题在于听说尚局长在追这个女老板,这女老板不答应,所以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夏文博一听是这个话,皱起了没有,这和心语茶楼的杜军毅说的根本都不是一回事,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原因?
  不过,不管怎么说,夏文博还是弄懂了一点,那就是这个矿什么问题都没有,纯粹就是尚春山的有意刁难……

  在韩音离开办公室之后,夏文博思考了一下,决定先过问一下年度审验中心的主任汪智成,看看他是一个什么态度,这个人夏文博还没有来得及见面,过去夏文博在政府的时候,两人也没有业务上的往来,所以也不认识。
  夏文博查了一下电话,给审验中心拨了过去:“你好,我是夏文博,请问汪主任在吗?”
  对面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同志,她先是迟疑了一下,说:“夏文博,你……奥,你是夏局长啊,好好,你等一下,我帮你叫主任。”
  夏文博有点搓气的想,自己的名头还是不够响亮啊,分管的下属都要想一下才知道自己是谁,这可真是有点悲哀。

  等的时间倒也不长,那面就传来了一个男中音:“夏局长,你好啊,我汪智成,请问夏局有事情吗。”
  “奥,汪主任好,我想问问,你现在忙吗,要是不忙,就上来聊聊。”
  那面汪主任很干脆的说:“夏局长,我早就想上去给你汇报一下工作了,但这一两天事情太多,这就耽误了,我马上上来。”
  “恩,好好。”
  夏文博放下电话,心中却是有点不以为然的,真的是工作太忙吗?我看未必,还是都是想给我端个架子,再忙也不至于连上来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吧?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自己刚来,在国土资源局还没有一点点的威望,这些老人们肯定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对于一个副局长来说,在很多时候反倒比不上下面科长,主任的权大,这主要就是因为那个“副”字,现在都是局长负责制,局长一支笔,自己带上了一个‘副’字,放屁都不响。
  汪智成没有耽误太长的时间就到了夏文博的办公室,这汪主任长着一张典型的知识分子的相貌,细皮嫩肉的,带着一副眼镜,穿的也很正规,脸上一直都挂着谦和的笑容。
  不过对这样的人,夏文博一点也都不敢大意的,外表再很多时候是具有极强的欺骗性,就像自己一样,很少有人把自己和睿智,冷静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自己是具有那些特质的,不过是平常都用其他的假象蒙蔽了别人。
  这个汪智成也是一样的,在他谦和的外表下,到底埋藏着什么?现在很难说,至少夏文博在汪智成偶然闪动的那一抹眼神中,看出了他的固执和冷淡。
  “夏局长,你好,我来给你汇报一下工作。”汪智成和客气的说。
  夏文博从自己的副局长靠椅上站了起来,指指沙发,说:“坐,坐,汪主任不要太客气,汇报工作到谈不上,我就是想稍微的和你聊聊。”
  “谢谢夏局长。”汪智成坐了下来。
  “喝点水?”
  “不用,不用,我楼下泡的有茶呢。”
  夏文博也没有刻意的客气,楼上,楼下几步路,是用不着泡水,夏文博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习惯性的掏出了香烟:“抽一支。”
  “谢谢局长,我不吸烟。”

  “额,好同志,哈哈。”夏文博装上了香烟,对方既然不抽,自己也就不好抽了:“对了,最近你们工作很忙啊,我们中心现在有多少待办的企业?”
  汪智成就开始给夏文博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说是不让他汇报,那是客气话,在汪智成汇报工作的时候,夏文博听得还是很认真,他几乎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说话,没有提问,只是偶而的点点头,表示理解和附和一下对方。
  但这样的神态依然对汪智成形成了较大的压力,他摸不清夏文博的心态是什么,也弄不懂自己的汇报在夏文博的心中到底是满意还是否定,所以用不了太长的时间,汪智成的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
  这也正是夏文博要达到的效果,在自己并不很熟悉的领域,在面对一个自己不了解的属下的时候,沉默,或许是最有威慑力的一种表现,自己的朦朦胧胧,迷迷糊糊,会让对方无从判断和解读自己的心意,人类惧怕的往往都是对自己无法判断的事情。
  这样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汪智成的汇报才算结束,他暗自嘘了一口气,说:“夏局长,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你看还有哪些需要补充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