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0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她的阵法再精,术法也浅薄的很。虽然驻颜有术不过毕竟不能长生不老,当下趁着花容尚存之时。瞒了她修士的身份嫁作了他人妇。不过婚后才发现自己的郎君有狎娼宿妓的嗜好,虽然好声好气的规劝了几次,不过男人都当作了过耳的云烟。说的多了竟然对这位女修士动了手。
  被打了几次的女修士当下不再阻拦自己的夫君宿妓。男人开始还以为老婆这是怕了自己,正在得意了没有几天。突然发现自己不能离开家里的后堂,只要他从后堂出来。走不了两步连浑身皮开肉绽。开始以为是得了什么不能受风的怪病,不过郎中请来了无数,吃药多过吃饭也没见这病情有一丝好转。依旧是一出门马上就变成了血葫芦。
  好在这段日子,女修士一直精心照料自己的夫君。每次男人忍不住出门满身是血的回来,都是她在一旁悉心照料。请大夫煎药喂药包扎伤口都是女修士亲自再做,也让她的夫君颇为感动。
  日子一久男人始终不见好转,慢慢的,他的家人开始怀疑这不是得了什么不能受风的怪病。分明就是有人利用邪术魇镇的,当下,家中老人开始请了一些修士巫师来给男人驱邪。
  开始几波来的都是蒙钱的骗子,见到没有任何成效之后,几个零钱便打发了这几个骗子。不过夜路走多了终究会遇见鬼,终于这家人请来了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修士。
  进门之后,修士马上便看出来这间屋子被人摆下了阵法。不过至于是什么阵法他又说不出来。当下也尝试着破解了一番。不过修士将他知道破解阵法的法子在这里都使了一遍,也不见有任何成效。当下又打听了家里的男主人有没有什么仇家,仔仔细细的排查了一遍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不过有一次修士在破阵的时候,无意当中从铜镜的反光当中,看到女主人的脸上瞬间流露出来一丝讥讽的笑容。当下便暗中观察女主人的一举一动,当下,修士发现自己每次施法,女主人的眼神都能比自己快半拍的出现在应该出现的地方。有几次他故意的卖了几个破绽。女主人看到之后,脸上都露出和之前一样讥讽都笑容。
  当下,修士的心里有数了。趁着女主人不防备的时候,修士突然发难。也是女主人的术法太过浅薄。没有几下就露出来了败相。眼看着女主人就要被修士生擒的时候,正巧女主人的同门师兄奉师长之命,前来送贺礼。见到师妹被人欺负,马上亮出身份拉开二人。
  女修士的师门在当时来说也是一个大门派,修士得罪不起,当下只能卖了面子离开了这里。不过这样一来家中女主人是修士的消息便不胫而走,这几年本来已经被折腾七荤八素的男主人更加不敢招惹自己的老婆。就算日后女主人亲自破解了阵法,男人也说什么都不出来。

  女修士仗着早年学过几年术法懂得养生之道,一直活到了九十岁才算亡故。临终之前她将自己所创的阵法都编纂到了一起,派人将她的术法送回到了师门。后来又经过几十代人的不断研究,她大多数的阵法都有了翻天覆地一半的变化。只有那个将人困在房子里面的困阵,几乎没有一点变化。这么多年以来,除了摆阵之下自己撤了阵法。还没有人能活着从阵法里面出来,不过也有几个真正不怕死的,宁死走出来七八步化成一滩血水,也无法忍受被困在阵法当中。就是因为这个阵法只是针对一个人的,后来边有人称呼它为独心阵。

  现在看着归不归的样子,百里熙反倒疑惑了起来。他拿不准这个老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当下,就在这位炼器第一人在犹豫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在百里熙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归不归的手一抖已经将他从正厅里面推了出来。
  本来以为自己又要遭受一遍骨肉分离的痛苦之时,没有想到百里熙被归不归从正厅里面推出来之后,身体竟然没有发生一点变化。他竟然都不知掉归不归是怎么做到的。就在这位当世炼器第一人愣神的功夫,听到正厅里面归不归的声音:“老混蛋,老人家我替你待着这里。你不是要去找席应真那个爸爸吗?去吧,找到他之后想着回来把我老人家搭救出去。”
  “归不归,你是怎么做到的?”事到如今,百里熙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会从独心阵里面走出来,这个老家伙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他是怎么把自己换出来的?
  “有这个废话的功夫,你现在已经看见席应真那个爸爸了。”归不归冲着百里熙继续说道:“去吧。找到你们家应真先生之后,记得带他过来,我老人家还需要他把我捞出去。”
  听到归不归提到了席应真,当下百里熙的眼睛又冒出来两道精光。当初那人以死明志,自己之前那位师尊席应真应该还在这座何府之内。只是自己被这座阵法困了这么久,不知道应真先生现在怎么样了。想来他是被困在和自己这里差不多的阵法当中。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把他找到。
  想到席应真可能还在这里,当下百里熙连道谢的心思都没有了。从袖筒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小的木匣子,将木匣迎风一扬,里面被扬出来好像金粉一样的粉末。随后,百里熙向前一步向着金粉烟雾里面走了过去。就在他进去的一瞬间,这位当世的炼器第一人就在吴勉的眼皮子地下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一阵怪风吹来。将金粉也吹的无影无踪。
  “这是老混蛋炼出来遁金,这里面的房子暗室什么的太多。他这是将自己和遁金粉末连成一体,运用控风之术可以飞到任何地方去,只要风能吹到的地方,他都能进去。”坐在大门里面地板上的归不归笑呵呵的继续说道“不说别的,但就说他有本事将自己和法器融在一起飞来飞去的。当世就没有第二个人办的出来。别看他术法一般,可当初那个娘们儿专攻阵法,现在这个老混蛋精法器。这事还真的没法去说。”

  说到这里。归不归看了一眼从房梁上跳下来的百无求。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说道:“好了,出去陪你小爷叔吧。一会这里要变阵法,你爹爹我可不能保你的周全。”
  “老家伙你管老子出不出去?”百无求瞪着眼睛对自己的‘亲生父亲’,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一旦老子出去的时候,你趁着老子不在偷偷死在这里怎么样?”
  “不要客气,那你们就都进去,这么大的一间屋子够你们住了。”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出现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为首一人全身上下都是黑漆漆的,走在前面高高大大的正是不久之前在不归阁里面被归不归惊走的妖王三太子疆域。他身后跟着一个背后斜背一柄常见的年轻人之前在沙漠的赤胆古城见过,是问天楼主的弟子叫做莫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