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4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招商方案?我那里做过一个半成品,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一直也没有做出来。当时市里为了留住投资商,给出了各种优惠条件,其中给鹏程公司的条件更优惠,合同上明确标注……”曹金海声音低了下来,不无担忧。
  “我让你做你就做,出了事我担着。”楚天齐的话中满是不容置疑的口吻。

  “我……市商务局也有相关合同备案,他们应该也会提出这个疑问,肯定不会发布这种招商信息。”曹金海说的有些支吾。其实他这不过是说辞,更主要的是对这事不托底,他觉得太冒风险。
  “市里不给做?没关系。找省里。”说着,楚天齐抽*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这是省商务厅投资促进处的电话,找他们。”
  “只怕……只怕他们会要好多钱吧,我们现在真拿不出钱。”曹金海又提出了疑问,其实还是在阻止楚天齐冒险行动。
  “曹局长,你这态度不对呀,怎么推三阻四的?你就只管找省商务厅,钱的事你别管。”楚天齐的话很生硬,“曹局,赵局,我可告诉你们,既然由我分管,那就要听我的吩咐,我最讨厌阳奉阴违。”

  听到对方的话,曹金海不敢再说什么,赵顺也不禁心中吃惊。
  明天就是元旦了。王永新一上班,便打开笔记本,查看有无遗漏的重要事项。查看一番后,发现该安排的都安排了,便惬意的靠在椅背上想着事情。
  这几天王永新心情很好,主要是工作顺心,尤其那件让他最挠头的事得到处理,去了他的一块心病。这段时间,王永新最惦记的就是拆迁补偿款筹措,他跟那些上丨访丨居民承诺,元旦前全部支付到位,跟省领导也是这么保证的。虽然这事有了处理方案,虽然得到了市委班子的一致认同,但他仍担心有突发事件,担心这些资金会被占用。因此,他一直盯着这事,向财政下命令,优先保证这笔款项。在十二月二十五日的时候,这笔资金全部筹措到位,他便马上安排人员立刻发放。

  发放当天,成捆现金堆放在市政府大会议室,工作人员共分了十个位置进行发放,现场有警务人员值守戒备。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原居民被集中在旁边会议室,由丨警丨察和市政府工作人员引领,分批次进室领取。领完的居民被要求立刻离开现场,离开市政府楼。领到钱的居民难掩兴奋,喜形于色,奔走相告,诚心感谢政府,都说王市长办实事、办人事。有的人更是亲自到市长办公室感谢,破天荒的进了一次市政府首脑办公重地。对于居民的当面致谢,王永新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总是谦虚的把功劳推到市委和政府头上,而他自己反而表示歉意,为没有及时支付补偿款而道歉。

  能够支付这些欠款,王永新卸掉了一个大包袱,对于人们的评论,心中也高兴不已。但表面一直比较淡然,甚至显得有些过于冷静,就像这事和他完全无关似的。人们把王市长这种态度竞相传送,对其更加赞赏不已,不吝溢美之词,齐夸王市长不简单,是干大事的领导。这种信息反馈给当事人时,王永新自是内心欣喜,而表面依然恬静淡然。
  元旦前这段时间,除了日常工作,除了操心筹措这些经费以外,王永新也参加了大大小小的迎新活动。这些活动有市政府直属部门的,有下面科局的,对于人们的邀请,王永新只要能分配出时间,就一定参加。在参加活动期间,人们自是避免不了奉承与吹捧,尤其更是拿支付补偿款说事,好多人吹捧的非常肉麻,就好像是王永新自掏腰包似的。王永新自是要谦虚再谦虚,有时还偶尔略为批评、提醒一二,越是这样,王永新的形象就越为高大。

  想着这几天的事情,王永新不禁有些陶醉,也有些感慨。自己到成康市这一百来天,可以说是兢兢业业,自认也做了好多有益的事情,但人们却看不到。而支付拆迁补偿款,本只是做了件份内的事,却得到了人们这么多正面评价和认可。
  忽然王永新笑了,笑自己都一把年纪了,竟然会像小年轻一样肤浅,不禁有些尴尬。他也明白,之所以为了这点赞誉而沾沾自喜,主要是今年整体走“背”字,值得高兴的事太少了。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王永新思绪。
  在得到允许后,秘书杨永亮走进了屋子。
  看到杨永亮,王永新才意识到,自己本来正想找对方了解有无遗漏的事,不曾想只顾自我陶醉,把这事忽略了。
  这几天自己心情顺畅,秘书杨永亮在自己面前也经常笑模笑样的,但今天对方却异常严肃,王永新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也许不是好事,也许事情有些棘手。
  杨永亮走到王永新面前,把手中的纸张递了过来:“市长,您看看上面内容。”
  看了眼对方,王永新接过纸张,看了起来。

  第一张纸是传真件,上面有成康市招商引资的内容,看了两遍内容,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放下第一张纸,王永新又拿起第二张纸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然后,他又拿起先前的那张纸比对着,很快,他找到了两张纸的联系。但他没有说出来,而是问道:“怎么回事?”
  杨永亮指着第一张纸:“市长,这是我一个同学从省城发的传真,他发的是一张照片扫描件,照片拍的是省商务厅招商广告,招商广告内容是成康市城建局提供的。”
  “招商应该是市商务局的事吧,怎么城建局也跟上掺和了?”王永新问。
  “业务分工是这样的。不过这份广告也不是纯粹的广告,只能算是成康市城建工作宣传,但在里面出现了招商内容。另外,这里面有一条,多少有些说法,恐怕要起纠纷。”说着,杨永亮特意指了上面的几个字。
  王永新没有发布看法,而是指着第二张纸:“这是土地局报的?他们怎么能这么写?”
  “这是市土地局昨天报到政府办的申请,我今天正好看到。我刚向土地局了解过,土地局老陈说,在这之前土地局报过一份申请,上面并没有二毛厂地块和无线电地块。上周的时候,赵顺到过楚市长那里,回局里后就要求在原申请上加了这两个地块,但没有立即报过来,而是昨天才送到政府办。”杨永亮道,“另外,在赵顺从楚市长那里回去以后,土地局又给鹏程公司寄了一份函。函件的内容就是,土地局要依法收回闲置土地,让对方在五日内到成康来谈,否则就直接收回。”

  “鹏程公司肯定是没来人了?”王永新问。
  杨永亮点点头:“是的。”
  沉吟一会儿,王永新说:“我知道了,你先忙过吧。”
  杨永亮应了一声,走出屋子。
  王永新已经明白,这两份东西,肯定是楚天齐搞的,目的就是逼一个人现身。只是这楚天齐胆子也忒肥了,那份广告分明与有关合同条款不符,而且和对方谈都没谈呢,竟然就要把这两个地块招拍挂,这可是要惹麻烦的。他不禁担忧起来,替政府担忧,同时也很是不快,为楚天齐的自做主张而不快。

  日期:2017-08-19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