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着,他就嘚啵嘚啵的说开了,事情本来也不复杂,就是上个月,在东阳乡有一个当地的居民要修一点门面房,手续办的是2分地,但修建的时候,他就扩大了许多,弄成了三分地的面积了,东阳国土所自然是不能答应的,就找上了门去,按说啊,一般的人你客气一下,找找关系,送点红包什么的,国土所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了。

  但这个人一点都不客气,不仅不按手续退回去,还纠集了一些人来,把东阳土管所的一个人打了,这一下事情就闹大了,东阳所找到了乡上,准备让派出所弄人,没想到,平常关系很不错的派出所这个时候却开始推诿起来,说当时场面乱,一时找不到打人的凶手。
  双方闹到后来,东阳土管所就回来汇报了一下,准备动用局里的执法队,但不知道为什么,尚春山局长却没有同意,说让周所长他们冷静一下,不要过于冒昧。
  这一下,事情就一直拖到了现在,对东阳所来说,这问题很是影响大家的士气,基层下面的同志本来都素质不高,天天在所里说一些难听的话,让周所长很为难的,今天这又找来了,还带来了那个被打了的同事,不过他也知道,事情肯定无法解决,今天不过是装装样子,堵一下所里人的口。
  但没想到刚才听尚局长说他们现在归夏文博分管了,而且尚春山那意思很有点怂恿他来给夏文博为难的意思,这周所长刚好,尿尿抓虱子,一举两得,既可以难一难夏文博,给他一次警告,又可以安抚一下所里的同事,这就找来了。
  夏文博静静的听完了这一番介绍,他在心中很快的就有了一番计较,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头,第一,为什么当地派出所不处理?第二,为什么局里的执法队也不动手?这其中肯定是有隐情的,这一点不弄清楚,事情只怕就很难解决掉。

  夏文博想了想,问:“周所长,为什么局里执法大队和当地派出所不管呢?”
  这周所长眼睛一转,说:“我哪知道啊,所以才想请局领导出面,不然这以后工作都没法干了,出去挨打你们都不管,谁还敢认真工作。”
  夏文博眉头皱了一下,你一个当地的所长,怎么可能不知道原因,既然你想解决问题,至少应该把情况给我说清楚吧。
  夏文博又问:“那你知道这个人有什么背景吗?”
  周所长暗自‘哎呦’一声,没想到这小子一点都不傻啊,一下就问到了关键的地方了,他当然知道原因了,但他就是不想说,就是要让你夏文博去碰钉子,所以他怪眼一翻,说:“这就不清楚了,不过夏局长,我个人认为,不管他有什么来头背景的,打了我们的人,肯定还是要有个说法对不对,现在医疗费不出,人也不来道歉,我们下面工作难以开展。”
  夏文博是什么人,他能洞悉很多别人看不懂的事情,更能理解很多常人理解不了的状况,他已经从周所长那飘忽不定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问题,知道这个所长今天是来为难自己的,是想看自己的笑话了。
  可是自己却无法就这件事情和对方理论,人家说不知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夏文博想了想,事情现在是无法拍板的,他只好说:“行吧,这件事情我先了解一下,过几天给你们一个答复,你们看这样可以吗?”
  “夏局长,我来局里好几次了,你们不能总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拖延吧?今天事情一定要给个干脆的回答,要不我这所长就不当了,请夏局长免了我算了,这回去我没法给同志们交代啊。”

  周所长说的是义正言辞的,实际上他比谁都明白,夏文博把自己这个所长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就他,还能免自己,太高估他了。
  夏文博心中的怒火也慢慢的升了起来,狗小子,你一点都不把我这个副局长当干部啊,老子不过是想从侧面在了解一下情况,你这样咄咄逼人的,你是局长还是我当局长,有点过分,想拿老子立威,你找错对象了。
  夏文博就一下拉下了脸,不软不硬的说:“你当不当所长那是你的事情,确实不想当,你可以写申请,我帮你跑跑腿,转达一下都可以,至于事情,本来简单,但你实在是有点失职,闹了这么长的时间,你连对方什么人都没有弄清楚,你这是对同志们关心不够啊。”
  抽一口烟,夏文博又淡淡的说:“周所长,你对这事情的重视程度显然很低。”
  夏文博的话说的不轻不重,但又是合情合理,说的周所长脸上红一下,白一下的,那两个和他一起来的同事,也都很不满意的瞅了他一眼,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同事就说话了:“夏局长,我就是被打得职工,我说说情况吧。”
  夏文博点头,说:“行,你说说。”
  “出事之后大家也都打听了一下,那个叫人打我的人,是公丨安丨局张志盛副局长的小舅子,所以不管是派出所,还是局里的执法大队,都不好出面。”
  周所长就瞪了这人几眼,但当着夏文博的面,他也是一点都不敢阻止。
  夏文博现在总算是弄清楚了,难怪,要是没有这样的一个背景,事情恐怕早就解决了,但现在知道了这个情况,夏文博也有些为难起来,虽然同样都是副局长,但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不管是从哪个方面讲,都是比自己这个歌要高出那么一点点的,自己能管得了这件事情吗?

  夏文博有些犹豫起来。
  看来自己第一天管事就遇到了一块难啃的骨头了,夏文博低头想了想,不过很快的,他又抬起了头,对着周所长说:“行了,事情我大概知道情况了,你们先回吧,三天之内肯定能有个结果。”
  周所长和另外两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周所长睁大了双眼说:“夏局长,这话可是你说的,三天之内必然有结果?”
  夏文博今天让这小子也是埋汰了好长时间了,现在总算找到了机会,他就冷冷的说:“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情,对方必须赔付医药费,必须道歉,就这样一点小事,你看看你处理成了什么样子,这让下面基层的同志心里多难受,以后啊,我觉得周所长还是要从关心同志的角度多考虑一点问题。到现在为止,你连对方的底细都不知道,刚才这位同志了解的比你都清楚,你真应该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真心实意的为同志们努力过?”。

  夏文博的话说的很清楚,你不是假装你不明白对方底细吗?好,老子就从这个上面给你做点文章出来,让你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是啊,周所长能怎么解释呢?没有办法解释,他总不能说他早就知道,但今天不想给你夏文博汇报那么清楚,这话打死他也是不能说的,他也只好咽下一口气,让夏文博白白的呛了几句,他更担心,这话要是传到了所里,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在背后骂自己。
  刚才还盛气凌人的周所长偃旗息鼓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夏文博年纪轻轻的,还如此的老辣,对付自己是一针见血,一箭中的,躲都没法躲。
  见他们都没有什么话说了,夏文博就挥挥手,淡淡的说:“行了,你们回去等消息吧,过一两天,我就到你们所里去看望大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