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文景辉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曲致远,冷冷的说:“致远同志你觉得怎么样?”
  曲致远看了一眼文景辉那深不可彻的眼神,默默的点点头说:“行吧,新人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等以后小夏局长对业务熟悉了,我们再调整。”
  曲致远表面上是在支持文景辉的决定,但还是给以后留下了一些空间,假如这个夏文博是一个可堪重用和够份量的人,自己会和他联手,让他获得更多的权力。
  文景辉岂能听不懂曲致远的话,不过他心中冷哼一声,就你曲致远,也相搅起这一片浪花来?你真是自不量力。
  “小夏局长,你有什么意见吗?”文景辉还是按程序征求了一句夏文博的意见。
  面对着一堆的分管工作,刚刚接触国土资源局才两天的夏文博哪能分得清好坏,不过他和曲致远的心态一样,先弄着吧,边干,边学,边看,后面的事情是能说的清楚呢,夏文博就点点头,说:“行吧,那就先这样。”
  这个时候,他看到了裴雪慧异常复杂的一种眼神。
  对裴雪慧来说,这事情确实有些忧喜交加,喜得是不知道夏文博用上了什么办法,让文景辉决定现在就给他安排了分管的事情,这很不容易的,忧的是就夏文博分管的那些事情,不要说没什么权利,关键里面还有几个让人头大的隐患在里面,也不知道夏文博以后能不能处理好这些事情,上有文景辉和尚春山压制,下有几个顽劣的所长和主任捣乱,夏文博想要平平安安的应对下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会议结束了,一会,斐雪慧就拿着一个刚刚起草好的《关于领导班子成员工作分工的通知》过来请夏文博先看看样稿,夏文博客气了两句,拿起来简单的看了看,说:“行吧,那就先这样,反正我过去也没太接触过这些,你按常规的办就可以了。”
  斐雪慧迟疑了一下,说:“那我就给局长拿去签字了,你要是觉得里面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现在还来得及修改。”
  斐雪慧有些话不好说,她只能暗示一下。
  夏文博摇摇头:“我相信你,应该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一句相信,让斐雪慧愣了愣,她心中有点担忧起来,昨天中午在夏文博睡觉的时候,她看着他,莫名其妙的心动了几下,这让她回去心跳了好长时间,这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斐雪慧暗自叹口气,说:“那行吧,我送过去了。”
  “谢谢你,今天你很漂亮、”

  斐雪慧停住了脚步,没有回头,说:“不客气,我走了。”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夏文博还是感到斐雪辉有些冷冷的,他也搞不懂她到底为什么突然对自己冷淡下来了,想了一会,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摇下头,开始准备忙工作了。
  他先把前几天的资料都翻出来,找到了自己分管的这些科目,一一的罗列出来,用红笔都画上记号,然后慢慢的,认真的看了起来,这个早上基本还是看资料,也没有出去,他觉得,等局里的工作分工通知下达到了全局个部门之后,自己在去视察一下自己的领地。
  作为了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局长,他也不准备上任就搞什么三把火的,自己先跟着惯例和常规的工作方式跑一跑再说,标新立异,改革整顿那还不是自己现在能做的事情,自己要克服那种乱指挥,瞎指挥的错误。
  但事情是不是就会按照他的预想来进行呢?未必,就在他上午正准备下班出去吃饭的时候,一个麻烦事情就找到了他的头上。听到了敲门声,夏文博喊了一句进来,门就打开了,一个很横的中年男人,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夏文博打眼一看这人,靠,比葛优长的都难看,这还不说,满脸的横肉,那小眼睛来回转悠着,狡狯而贪婪,夏文博从第一印象中已经是有点不大喜欢这个人,虽然说人不可貌像,但一个人的长相和神情确实会给人不同的感受,还有啊,这相由心生,一个人的举止,神态多多少少也能反映出一些他内心的东西。
  “你们找谁啊,有什么事情吗?”夏文博没有站起来,他觉得对方可能是找错人了,自己刚来,这分工的事情也才定下来,谁能找自己呢?
  那中年男人就旁若无人的坐到了沙发上,说:“你就是刚来的夏局长吧,我东阳乡国土所的所长周长瑞,这两个都是我所里的人。”说完话,这小子就拿出了香烟来,自己点上了一支。
  夏文博心里有点不舒服了,这人太多有点嚣张了吧,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副局长,而且从现在起自己就是分管他的副局长,他这样一幅神态,想干什么?
  夏文博原本还想给他们倒水的,现在看看这样子,自己也就端起了架子,说:“奥,是周所长啊,你们两个同志也坐吧,坐吧,要喝水自己到。”
  说完之后,夏文博特意的从自己的抽屉里,摸出了一包软中华来,给这另外的两个人一人扔了一支,自己也点上一支,并不再说话了。

  这个叫周长瑞的所长一看这情景,心里也是不太高兴了,奶奶的,自己在国土资源局混了几十年了,经历过的局长都6.7个了,谁见了自己不得客客气气的,这小局长直接就是藐视自己吗?
  他三角眼一翻,说:“夏局长,我所里遇到了一点事情,想请局里出面,刚刚到尚局长办公室去了一趟,他说现在我们归你分管,那事情就只能找你了,虽然你未必能解决,但也只好找你了。”
  这话说的,不是埋汰人吗?
  你既然知道我处理不了,那还来找我干什么?夏文博心中很不舒服,不舒服归不舒服,但毕竟自己刚刚上任,这上下级的关系也还是需要考虑一下,他就憋了一口气,笑笑说:“奥,那就请周所长说说情况,我看看能不能试着解决一下。”

  夏文博的话说的也算是够谦虚了。
  但这个周所长一点都不领情,今天说实在的,他就是来给夏文博找点麻烦,立立威,他一直认为,在官场上混,这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自己这所长可不是你夏文博给的,是自己凭借多年的经营混上来的,而且一个所长,也不是你一个副局长可以随便就能任免的,所以今天给你姓夏的长点见识,以后你夏文博在管我东阳所得时候,悠着点,少给老子装大哥。
  “夏局长,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试着解决呢,我们都是你的下属,出了问题领导不出面伸头,让我们下属心凉啊,你要是实在没办法解决了,那我还是直接找文局长算了。”
  我勒个去啊,这话把夏文博就顶了个窝心疼,老子是客气,是低调,你懂吗?你怎么就给老子骨头里头挑鸡蛋呢?日,把夏文博都气晕了,话都说反了,实际人家那话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夏文博心里生着闷气,好一会才说:“那就先说说情况吧?”
  这周所长心中暗自得意,看来小夏局长也是卵一滩啊,自己几句话都把他的气势压下去了,他有些个得意洋洋的说:“那行,给你说说也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