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657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还想怎么样?”夏青冷哼一声说道。
  砰!
  我飞起一脚踹在了夏青的脸上,夏青没有反应过来,他哪里想到我说动手就动手……不对,应该是说都没说就开始动手了?
  所以此时的夏青脸上结结实实的被我踢了一脚。
  夏青的整个身体便朝着后面倒去,但是我并没有想让夏青好过的意思,再次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快速的冲到夏青的身边,一只手便将夏青的身体给提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朝着地板上摔去。
  砰!
  夏青的身体砸在了地板上,他都还没来得及感受到脸和鼻梁上传来的痛苦呢,身体上的剧痛便瞬间传来,夏青只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快被我给摔骨折了,甚至五脏六腑都感觉移位了一般。
  这是我的杰作,我自然是不可能让夏青那么好受的。
  夏青都还没有叫出声,我便居高临下的一脚踏在了夏青的脸上,然后蹲下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看着夏青开口道:“怎么?刚才跟我硬气一回,你就觉得我真不敢对你动手了?人还是需要一点自知之明的,骨气是个好东西,你确实需要拥有它,但是这也得分时候。就比如现在,我随时都能够让你生不如死,所以你还是将你生起来的骨气收回去吧。”
  夏青的脸被我给踩在了脚下,这种屈辱的方式让夏青恨不得扑上来与我同归于尽。
  不过夏青此时的身体各处都疼痛不已,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站起身,只能死死的瞪着我以表他心中的愤怒。
  “怎么样?可以好好说话了吗?”我对着夏青说道。
  夏青不语,看来是表示否定了。
  我心中冷笑,然后便从袖子里边掏出了蝴蝶刀。
  结果夏青在看到我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夏青果断开口道:“我……我说!”
  我笑眯眯的将蝴蝶刀在手心里旋转出一个刀花,看来在大多数事情上面,夏青还是不会产生骨气啊。
  毕竟皮肉之苦确实很让人感到难受,所以夏青一看到我掏出了蝴蝶刀,夏青就直接妥协了,毕竟这件事情也不需要夏青有着什么骨气在里边。
  这么想着呢,夏青的心中便好受了许多。
  人嘛,总要给自己所做的事情找一个理由不是?
  我这才将自己的脚拿开,对着夏青开口道:“说吧。”
  夏青站起身,揉了揉自己火辣辣的背部,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这确实是解药……”

  噌!
  夏青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手中的蝴蝶刀闪电般的架在了夏青的脖子上面。
  这直接将夏青给吓了一跳,赶紧再次说道:“这是解药,不过……并不完全。”
  我脸上的笑容变得浓烈了起来,笑着说道:“不错,继续说下去。”
  夏青吞了吞口水,颇为畏惧的看了自己脖子旁边的蝴蝶刀,开口解释道:“这只是用来控制中毒之人的解药而已,真正要将中毒之人身上的毒给解开,还需要另外一种东西。”
  “是吗?那拿出来呗。”我开口道。
  夏青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门口的忠伯一眼。

  忠伯明白了夏青的意思,然后便要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
  不过忠伯身边的络腮胡可不会让忠伯这么轻易得逞,大步一跨来到了忠伯的面前,将忠伯给拦了下来。
  “让他过来吧。”我对着络腮胡说道。
  络腮胡回头看了我一眼,这才让开了自己的身子。
  不过络腮胡也跟在了忠伯身边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生怕忠伯突然对我出手。

  “忠伯,将解药拿出来吧。”夏青对着忠伯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些许颓废,就如同认命了一般。
  忠伯对着夏青点了点头,然后便从自己兜里再一次掏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瓶子,只不过这次的瓶子是黄色的。
  我心想这些人搞的花样还挺多,有必要这么复杂么?
  我将黄色瓶子打开看了看,发现里面也是一颗白色小药丸,与毒药长得倒是一模一样。
  有了前车之鉴,我当然还是不能轻易相信这玩意儿就是解药,谁知道这是不是夏青再一次搞的花样呢?
  “这就是解药?”我对着夏青晃了晃手中的黄色小瓶子。
  “这真的是解药了,你不信搜我们身上,一点其他东西都没有了。”夏青解释道,他现在可没有了刚才的骨气,只希望我不会想不通就将他给揍一顿。
  毕竟夏青可是夏家的大少爷,哪有这种身份的人别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的?传出去夏青的脸面往哪里搁?
  就算这件事情传不出去,夏青本人心中也不好受啊,毕竟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我这样做根本是不给夏青脸啊。
  甚至我还直接将夏青的脸放在地上用脚踩过,这让夏青心中非常气愤,却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我还是不详细你的话,你的人品实在是太差了。”我再次观察了黄色小药瓶一番,然后便对着夏青说道。
  “你……那你想怎么办?我这次说的是真话!”夏青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想到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相信了,难道自己的人品真的差到了这个地步?
  “我自然有办法。”我笑了笑。
  “而且我刚才跟你说过,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放心。”
  夏青还没搞明白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就转过头指着忠伯看着络腮胡开口道:“将这个老头子撵出去,你也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情要办。”
  络腮胡看了我一眼,颇为不放心的开口道:“确定没有问题?”
  “还能有什么问题?”我笑了笑。
  “夏青又打不过我,你应该担心我会不会将夏青给打成残废。”
  络腮胡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夏青,确定夏青确实是打不过我之后呢,络腮胡便将眼神放在了忠伯身上,对着忠伯说了一句出去。
  忠伯抬起头看了看夏青,忠伯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出去的话,夏青肯定要遭受皮肉之苦,想了想然后便对着夏青点了点头,跟着络腮胡一同走了出去,而络腮胡也顺手将套房门给关上了。
  而我则将目光放在了夏青的身上,眼神之中带着戏谑与玩味儿,这让夏青不由得后退了一两部,颤颤巍巍的看着我开口说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很明显,我将忠伯给撵出去,这就代表着我要对夏青动手了。
  而我想要做什么夏青完全不知情,这也让夏青感觉到恐惧无比。
  刚才我将忠伯撵走的时候,夏青很想出声阻止的,他此次出门就带了忠伯一人,要是忠伯都离开了,那么夏青身边岂不是没有一个能相信的人了?
  身处于这种场合夏青本来就感觉到自己很悲催了,忠伯再离开,夏青就更加没有安全感了。
  日期:2016-09-2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