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961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终于醒了啊?我也跟你们一块去,小伙子没少遭罪。”方志强父亲一听说,也是赶紧就起来忙活着。
  “不行叔叔,等下就太晚了,你在家待着吧,等下次早点的时候。”李潇潇坚持着不让他去。
  “那我煮的汤,你带点过去,他要是不能喝,给艳子喝。你也打包一份带回去,还有枣子,我来收拾。”
  方志强本来还想着挂了电话再揩把油的,此情此景,让他只能是欲哭无泪:“特么的老毕,你特么早点醒不行非得挑这个时候?”
  不管怎么样,毕罗春终于醒来,这是个大好事,方志强也还是高兴的,赶紧开着车带着李潇潇去了医院。
  毕罗春醒来的过程也挺有意思,刘艳看天气热,打水给他擦了擦没包扎的胳膊手啥的,然后自己也是累了,擦洗完之后,趴在床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结果头发没有绑好,加上她睡觉也不是很老实,头发撩到毕罗春脸上了。
  然后刘艳迷迷糊糊就觉得有人帮她拨着头发,她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睡,反应过来以后以为是闹鬼了,一蹦三尺高,结果一看眼前木乃伊一样的毕罗春艰难地抬着手,低声叫着她:“艳子……”
  “哎呀我去!你醒了啊,你还认得我!”刘艳激动地在病房里直打转,她看多了韩剧,动不动就车祸失忆啥的,所以还以为毕罗春醒来以后第一句话会问“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的失忆标准用语。
  毕罗春费劲地冲她笑,一笑那脸跟鼻子都要扭一块了:“我做梦梦见你妈说我怎么丑成这样了,死活不让你嫁给我。”
  刘艳眼泪汪汪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嚎啕大哭:“老毕,你是不是还是失忆了?”她以为毕罗春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时候她妈坚决反对他俩结婚把她从上海带走的那时候。毕罗春着急得要命,只能一个劲说:“你别哭,别哭……我认得你呢艳子……”
  方志强跟李潇潇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刚刚给毕罗春做过初步的检查和判断:“暂时看来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等明天再拍个CT确认一下。”
  刘艳脸还红一阵白一阵,为自己闹出来的乌龙。方志强在一边笑得快抽过去了:“还失忆还不认识你?那要是都按韩剧发展下去,老毕他应该是你失散多年的哥哥。哎你咋不让医生顺便帮你俩验下DNA啊,看吻合度是不是250%?”
  “滚你大爷的。”刘艳红着脸一脚踢过去。李潇潇也在旁边硬憋着笑:“别笑话刘艳姐了,老毕当时还重度脑震荡呢,刘艳姐担心他也是正常啊。说的跟你没经历过没害怕过一样。”
  “就是!”刘艳气哼哼地说着,“还一打电话就骂我大爷,感情是破坏你好事耽误你性福了是不?”她一看李潇潇跟方志强一起过来,两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方志强还一脸的无处发泄的神情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方志强顿时不理她了,转过头看着毕罗春:“怎么样?疼不?”
  毕罗春咧着嘴笑,费劲地说着:“你不也试过?能扛得住。”
  “滚你大爷的,你下次再敢这样试试?”方志强晃着拳头威胁着他,一看见毕罗春这样子,他心里头还是挺难受的。
  刘艳还在旁边挤兑着他俩:“哎,你怎么不问问他,货怎么样了?这家伙惦记好多天了,说你一直不醒,按照套路,早该醒了然后拉住他的手问货保住没。”看见毕罗春醒了,虽然身上的伤都还在,可是说话费劲点头脑也都清楚,她心里头石头落了地,顿时又生龙活虎起来。
  毕罗春头脸还肿着,一笑像是个开了口的西瓜:“我知道货没事,强子聪明着呢,我打电话他肯定听得出来,知道我是告诉他我在哪让他报警。再说我那时候还撑着到警车过来我都知道……”
  “那你怎么就不想想,万一我关机了、睡着了没听到怎么办?万一有别的情况怎么办?”方志强寒着一张脸,直接吼了出来。“有半点万一,你让我怎么办?后半辈子天天背着个良心债,你的债卸下了,扔给了我是吧?你以为我能好受?”
  “你到底是有拿自己的命不当命啊!一车货能值几个钱?毕罗春我告诉你,要不是现在你在这躺着不能动,信不信我能把你拉出去挑一顿?”

  毕罗春还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可是当时的情景到底有多惊心动魄,他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一想到方志强心里头就绞成了疙瘩。甚至于跟当年毕罗春走的那次一样生气,还有伤心。
  “你不拿自己的命当命,好歹也想一下叔叔阿姨行么?我去江西的时候去看了他们,死活没敢说你现在是个什么样。你知道叔叔阿姨高兴成什么样子?觉得你现在正经干了一心奔着往前去了,他们也有个盼头。你说要是有个万一……”他说不下去了。
  毕罗春不吭声,好一会才说道:“强子,别生气。我相信你……我以后也不会了。”
  “不是你这样相信的。”方志强恨恨地说着,擦了把眼角不知不觉流下的泪。
  刘艳也在一旁转过头去擦眼泪,这些天她没有一天好受过。
  李潇潇赶紧过来拉住他:“行了强子,不能再怪老毕了,要不是为了你,要是别人的货,他会这么拼死拼活的去护吗?”她转过头去安慰着毕罗春:“老毕,你知道的,强子是担心你。你都不知道这些天他着急成什么样子了。而且你不知道,因为你这批货拿下来,现在整个佳家连着他都出名了,而且现在佳家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所以他其实是想感谢你……”
  毕罗春傻傻地笑着:“我知道的。”

  毕罗春刚醒,身体还特别虚弱,还是需要多休息,尤其他们几个一到一起就都是吵吵闹闹停不下来的,一刻都不能安静。聊了一会之后李潇潇拉着方志强:“强子,我们先回去吧,让老毕他先休息。老毕,我们明天还来看你,你好好休息。”
  “等下。”毕罗春叫着他们,看了看刘艳,有点艰难地启齿:“那个,强子,艳……刘艳她也辛苦了,我这都醒了,你帮我能不能找个护工……毕竟也不方便。”
  方志强愣了下,探询地看了眼刘艳。他很清楚毕罗春这话的意思,所谓的怕刘艳辛苦,都只是借口,最主要的是不想麻烦刘艳,不想两个人太过尴尬。
  刘艳二话不说,冷笑一声:“行啊,醒了反正也就不需要要我了。那就找个护工吧,反正都比我能干。”说着就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走。
  “哎你等下。”方志强一看刘艳这是生气了,赶紧按住她,对毕罗春说着:“当初听说你住院,刘艳二话不说就过来,说是你住到什么时候她守到什么时候。你这么多天睡着,都是她在这守着,你这一醒二话不说就让她走,这也真的让她心里头不好受。”回头又对刘艳说道:“他现在还是病号呢,受过伤内分泌失调激素紊乱,别计较成不?等你亲手把他照顾好了,到时候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大不了打一顿都行是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